首页> 武侠仙侠> 堕风> 第一百二十二章 暴露

第一百二十二章 暴露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项天见单长空离开此地,心中却没有感到丝毫奇怪,毕竟像这种高手来说,能跟你说这些话,就已经很不错了。而且像这种喜怒无常的家伙,自己还是对其敬而远之比较好。

    既然对方已经走了,那项天自然不会客气,一把将面前的树枝拿过,细细的打量起来。

    通体泛红的树枝约有一米长,上面的宝石浑然天成镶嵌其中,火红色的叶子丝毫没有因为被摘取之后枯萎起来。而且这树枝里面蕴含着极其强烈的火系灵力,隐而不发,入手时只觉得有些温度罢了。

    打量着这根树枝后,项天心中不禁暗道:好可怕的树枝!难怪那单长空敢说这材料是法宝级的,单论这里面的波动而言,竟是超过了自己炼制的星幻流云珠。

    “哇塞,居然是离火树的树枝!那家伙的手笔还真是大方。”就在项天打量这根树枝时,碑灵的声音突然在心中响起。

    “先别说那么多,赶快把这个树枝收进镇界碑里,对你有好处。”

    项天闻言,面色不露,手中的树枝却化为了一道流光,钻进了身体中。

    ……

    一个阴森冰冷的大殿中,幽幽鬼火整齐排在两边,大殿下方则是一面巨型的大铜镜,将下方的一切一一映射出来。

    嗡!

    就在这时,大殿的某一处半空中,忽然有一阵波动传出,旋即就看到一位儒雅男子突兀的坐到了大殿的主座上,闭目假寐起来。

    “怎么,以单堂主的实力,也对那小子查不出什么来吗?”就在单长空假寐不久,大殿的暗处忽然走出了一位蓝袍美艳女子,正一脸冷笑的看着前者。

    单长空对这女子不做任何表情,淡淡道:“查出了一些端倪,不过对我却没什么威胁。”

    那女子闻言,眼中闪过了一丝怒色,旋即好似想起了什么,神色变得有些凄惨,旋即道:“是啊!为了不威胁到你的地位,所有对你有威胁潜力的人都被你下了杀手,就连我们的孩子……”

    “不要跟我提什么孩子,在我的眼里,只有利与弊。”单长空听到“孩子”二字时,声音突然一冷,周围的温度也降了少许。

    蓝衣女子闻言,其眼中闪过一丝癫狂,歇斯底里道:“在你的眼里,只有利益吗!那你说,你当年击败所有的师兄弟,迎娶我进门之时,是不是因为我爹是无极门的掌门,你才这么做的!”

    “白静,你说够了没有!”一旁假寐的单长空,竟“呼”的一下站了起来,只见其眼神冰冷,没有丝毫的感**彩。

    “当年娶你,也是你爹说要找一个配得上你的。我单长空当年力阻玄天宗的攻打,更是在那场战斗中重创玄氏夫妇,玄霸卧床近二十年不得动,其夫人更是透支了生命力,在生下玄霸的孩子后撒手人寰。”

    “若没有我,就凭你爹被玄天宗和金甲宗的宗主牵制,一众长老也腾不出手来,这个八大宗门之首的无极门,早就在那一场战斗中湮灭了。而且我告诉你,这个堂主之位,是我单长空自己打来的,又与你爹何干!”

    白静听完,面色不禁微微泛白,其颤抖的伸出手指指着单长空,一字一句道:“好你单长空,你如今身居高位,竟还好意思对我说这些。那好,我问你,我们的孩子现在在哪?你到底把他怎样了?”

    看着白静那双带有一丝希冀的眼神,单长空的面色冰冷依旧,丝毫没有回答的意思。

    “呦!姐姐怎么生这个大的气啊!空哥怎么做,不需要你来管。而且你要记住,哪怕是你的儿子,他体内也有空哥一半的血脉,所以这件事情你也不必操心。”就在单长空和白静争执不休的时候,一道娇媚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

    “嗯?林淑莹?居然是你!”

    听到这个妩媚的声音,白静先是一惊,旋即仇恨的看向了发出声音的地方,而单长空的眼中则是闪过了一丝波动,旋即隐匿下去。

    “空哥,两年不见,你都快要进阶凝象了。太好啦!只要空哥进阶凝象,就可以寿与天齐啦!”一道惊喜的声音再次从暗处传出,只见一位宫装少妇一闪而出,直接飞到单长空面前,上去就猛亲了一下。

    只见这为宫装少妇玉颈香腮,肌肤如雪,柳叶弯眉,樱桃小口,正是一副倾国倾城的面容。其胸前的饱满几乎裂衣而出,翘臀更是不住的扭动,就这么在单长空身上挑逗着他。

    “莹儿,你不也是抗住了化婴雷劫,晋级元婴了吗。你放心好了,我们的日子还长着呢。”突如其来的变故,并没有让单长空显得有些惊慌,其只是瞥了一眼面前的宫装少妇,便毫无感情道。

    看着主座上的这对狗男女,白静的唇角不禁咬出血来。

    就是这个女人,让原本温文尔雅的单长空变得如此冷血,也正是这个女人的出现,才致使自己的丈夫被她抢去,就连自己的孩子也……

    “林淑莹,你个不要脸的臭女人,赶紧给我滚下来!”见得林淑莹的手已经伸进了单长空的衣服中,白静再也忍不住爆发起来。

    不待林淑莹有所动作,单长空一把将其拉在怀里,任由前者在其身上的动作。

    “你,你,不要脸!”看着这对狗男女愈发的火热,白静的脸颊也不禁浮现出一丝不正常的潮红,后者指着他们半晌,却一直没有说出什么来,最后猛跺了一下脚,恨声离去。

    “咯咯咯。”林淑莹看着白静愤然离去的倩影,不禁传出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而后其又把头转了过来,却发现单长空的衣服不知何时已经再次恢复如初。

    “唉!有时候看到姐姐这样,我的心也有些犯疼啊!”

    林淑莹玉手一伸,将单长空扶到主座上,随后坐在其身上,眉头微蹙道。

    不过对此,单长空却是没有任何动作,就那么毫无感情的看着白静走去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淑莹见此,自知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讨论,随即眼珠一转,朱唇几乎贴在了单长空的耳朵上,柔声说道:“对了,你为什么将那离火树的树枝送给那小子啊?要知道,那可是寒长老几乎用性命去换来的。”

    果然,在林淑莹谈论到这个话题时,原本古井不波的单长空,其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莫明的笑容,旋即说道:

    “那离火树枝对于我来说,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东西,我让寒长老拿的,只是种子罢了。现在东西已经到手,而其中也有这小子一半的功劳,这东西自然就赏赐与他了。”

    “就因为这个?”林淑莹闻言一愣,旋即搂住了单长空,轻拂着后者的面颊,嘟着小嘴道:“他又不是我无极门的修士,你给他这么大的礼,难道不怕他恩将仇报?”

    这时,单长空终于把头转了过来,眼中闪过一丝异色道:“如果是别人,我可能有些犹豫,但是如果是这个小子的话,那他一定会承我的情。”

    “嗯?你这是什么意思?”听着单长空没头没尾的话,林淑莹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禁将前者搂紧了一些,身体也开始扭动起来。

    “好了,这件事不能让别人知道,而你又毫无心机,我不能告诉你。”单长空感受着周身的香气,不禁眉头一皱,旋即无奈道:

    “这样吧!我可以告诉你,我在大厅上见那小子时,其实是第二次。”

    “第二次?”

    “嗯,至于其中变化,这个不能明说。我只能告诉你,那赤女在离开之前,曾说过要抓这小子进行报复。我这么做的目的,一是将离火树枝还与赤女,二是告诉她,我看好这个小子,你动不了。”

    “这第三嘛,就是其被抓时,必然知道这个保命符是我给的,那他一定会对我心存感激,也就能承我一个人情。”

    说到这里时,单长空那儒雅的面庞上突然浮现出了一丝迷人的笑容,将其身边的林淑莹也不禁看得一呆。

    空哥多久没有流露出这般发自内心的笑容了!唉,如果法宝级的材料能让空哥一直这么笑下去的话,那我就是倾尽身家也会在所不惜啊!

    不过,林淑莹也知道,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想当初,自己那倾国倾城的面容,引得多少英雄豪杰的垂涎。只有单长空,在那一代英豪中,对其不假以辞色。在他的眼里,除了白静之外,再没有任何一个女人了。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自己才会这么义无反顾的爱上了这个家伙,也随着他所做出的那番举动,而越陷越深,最终不能自拔。

    我不奢求你爱上我,我只需要一点点对我的感情就够了,哪怕是施舍!

    这些话,只能埋在林淑莹的心中,就这么看着咫尺之遥的单长空,眼神迷离的依偎在他的身上,轻声道:“长空,我累了。”

    单长空闻言,原来的笑脸再次变得冰冷起来。其看着双目微闭的林淑莹,眉头不由的一皱,旋即一把将其抱起,消失在这大殿之中。

    ……

    (未完待续)

    (单长空可以说是影响项天一生的男人,以后还会出现,请大家记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