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竞技> 《综恐:这苦逼的救世主》> 第9章 他的能力

第9章 他的能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闹了一通之后,库比还是跟着苏白白出了门。

此时天色已晚,银行都已经关门了,苏白白只能背着大黑包去自动存款机上存,存了四万八,苏白白留了两千块在包里,以备这段时间的生活。

从银行出来,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苏白白饿得头晕眼花,肚子咕噜噜的叫声就没停过。

库比嗤笑道:“苏二白,注意点形象好不好,你是个女生,女生。”

结果这话还没说完,库比的肚子也跟着咕咕叫了起来,那声音比苏白白肚里的声音要大得多。

苏白白鄙夷地看了他一眼,领着他去了小区门口的饺子馆。

“老板娘,两斤饺子,猪肉大葱馅儿的。”

苏白白估摸着两斤饺子足够两人吃的了,就算吃不掉也可以打包回去,谁知道他低估了库比胃的容量,一斤饺子压根儿就不够库比吃的。

饺子端上来之后,苏白白刚刚吃了两个,库比面前的盘子已经空了。

这点吃的对于库比来说连塞牙缝的都不够,他眼巴巴地盯着苏白白盘子里的饺子,最后终于忍不住出声:“那个,苏二白,再给我来一份呗,这点儿不够吃。”

苏白白:“”

到最后,两人从饺子馆出来的时候,库比已经吃了十斤饺子,他原本还想说这不够吃的,结果在苏白白杀人的目光下,悻悻地闭上了嘴。

在老板娘略显惊悚的目光下,苏白白拉着库比出了饺子馆。

走了十几米之后,苏白白猛地回过头去,眼神凶狠地盯着库比,她咬着牙,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逼出来的:“库比,你怎么这么能吃?”

一个人吃掉十人份的饺子,这真是正常人类能做出的事情么?

就这么一顿饭,库比就吃掉了苏白白将近三百块钱,她觉得自己应该好好思考一下,是不是该把这家伙留在身边,别的不说,养不养得起都是个大问题。

库比斜眼看着苏白白,不满地说道:“你以为我愿意啊,要不这样你解了那个契约,我立马就圆润地滚开。”

被库比这么一堵,苏白白立马就没音了,她压根儿没办法解开那所谓的契约,所以,库比还是得继续留在她身边。

苏白白原以为今晚的事儿只是例外,结果现实却呼啦啦地给她一个大耳刮子。

库比的胃就像是个小型黑洞,怎么填都填不满,不过三天时间,苏白白留在身边的两千块钱就被库比给吃光了。

苏白白欲哭无泪,又取了三千块钱之后,苏白白决定要严格控制库比的食量。

她吃一份,库比吃五份,多了,没有,就算饿着,也得忍着。

面对苏白白这样不人性的做法,库比提出了强烈的抗议,最后却被苏白白残酷地镇压下去。

“苏二白,你这么对我,你一定会后悔的!”

库比撂下狠话,苏白白连个白眼儿都懒得给他。

让他敞开了肚皮吃,她才会后悔的。

库比气得摔了碗,扭头进了卧室,苏白白耸耸肩,不吃最好,省钱,苏白白把库比吃剩了一半儿的饭重新放回来碗橱里,打算让他明早再吃。

收拾完毕之后,苏白白就回去睡觉了,这一夜苏白白睡得极好,等到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苏白白的好心情却完全地被破坏掉了。

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船照射了进来,床上的人醒了过来。

苏白白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昏昏沉沉地坐了起来,过了一会儿,苏白白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为了睡觉方便,她房间里早就换上了厚厚的遮光窗帘,昨晚她睡觉前明明拉好了窗帘的,那这阳光是从哪儿来的?

苏白白的瞌睡虫瞬间跑完了,她环顾四周,发现房间里除了自己身下的床之外,所有的家具摆设全都不见了。

╯‵□′╯︵┻━┻,发生了什么设事情!

苏白白以为遭了贼,急忙起身冲到了客厅,结果发现,沙发椅子餐桌全都不见了,整个客厅里空空荡荡的,没有一点人气。

苏白白愣愣地站在客厅许久,然后她像是想起来什么,一脚踹开了库比的房门,苏白白看到库比房间比她的更干净,她好歹还剩下了一张床,库比这房间什么都没剩下,就连挂着的窗帘都消失不见了。

就算是遭贼也不会偷得这么干净!

“库比,你都做了什么!!!!”

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库比被苏白白这声音吵了起来,他揉了揉眼睛,慢吞吞地从地上坐了起来。

“苏二白,一大早的你发什么疯。”

睡得正香的时候被人吵醒,也难怪库比会发这么大的脾气,只不过他长得太好看了,好看到即使是在发脾气,整个人也透着一股高贵劲儿。

苏白白却没有那心情去欣赏库比的高贵帅气,事实上,她现在满脑子都是怎么把眼前这个帅得冒泡的男人给碎尸万段。

虽然这想法血腥了一点儿,可是却是苏白白真实的想法。

“库比,你对我的房子做了什么?我的家具呢?我的摆设呢?你给我弄到哪儿去了!”

苏白白想起那天在医院时见到的情景,库比身上冒出的绿光,消失的怪物,以及系统对库比的称呼。

吞噬怪。

这家伙可能根本就不是个人类。

库比懒洋洋地坐在那里,仰头看着苏白白,他的皮肤很白,像是温润的白玉一般,凤眼狭长,带着些许邪气,薄薄的嘴唇微微开启,说道:“被我吃了。”

“苏二白,我说了你会后悔的。”

“谁让你不给我吃东西。”

“我饿了,可是什么都吃的。”

“这都怪你。”

房间里变得非常寂静,苏白白瞪着这个帅气的混蛋,嘴角突然勾了起来,露出一抹阴森森的笑容。

“你的意思,一切都怪我咯?”

库比摊手:“难道还能怪我么?”

库比一点都不觉得愧疚,他饿了,要吃东西,苏白白不给他吃,他又不能离开苏白白十五米的距离,所以,只能委屈自己吃一些家具了,话说那些家具可真不好吃,硬邦邦的不说,还有一种怪味儿。

要不是饿狠了,他才不会委屈自己吃那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