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竞技> 《综恐:这苦逼的救世主》> 第64章 梦廊雨

第64章 梦廊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强烈的震动持续了好一会儿,方才停止,苏白白跌下床之后,便被一边儿的玄魁抱在了怀里,因此并没有收到什么太大的伤害。

等到震动停止之后,房间里摆放的东西已经摔碎得差不多了,整个房间里一片狼藉。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这船触礁了?”

苏白白脑子有些短路,即便是刚刚系统说了有异界生物出现,她也没将那和船身震动联系到一起。

玄魁扶着苏白白,说道:“不如我们出去看看到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白白没有异议,出去看看也好,万一船真的是触礁了,他们也好逃走。

三人出了房间,朝甲板上走去,刚刚的震动引起的轰动不小,大家纷纷从船舱里跑出来,聚集在甲板上面,对那场莫名其妙的震动议论纷纷。

“船长,发生了什么事情,船为什么会震动?”

“难道触礁了么?还是发生什么事情?”

“天哪,这艘船该不会像是泰坦尼克一样撞了冰山了吧?”

这些平日里衣冠楚楚,一副高高在上模样的人,到底也只是些普通的人,发生这种不在不在控制之内的事情,大家心里也是没底的很。

这甲板上面的人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苏白白被这群人吵得脑子嗡嗡作响,只觉得整个脑子都似乎大了一圈。

闹到最后,船长的声音从麦克风里传了出来,他说了一大堆深奥难懂的专业术语,最终得出一个船很好,很安全,刚刚的震动只是意外。

这种明显是糊弄人的话,那群号称是上流社会的人们竟然相信了,他们在甲板上站了一会儿,确定船没有在继续震动之后,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苏白白无语地看着瞬间空了的甲板,她总觉得事情好像没有那么简单。

一股若有若无的腥臭味飘了过来,闻到这味道,苏白白只觉得鼻腔里像是被人吹进了辣椒水一般,难受的厉害。

“什么味道,呕”

苏白白趴在栏杆上,吐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这味道简直太挑战人的嗅觉神经了。

苏白白在那儿吐得昏天黑地,玄魁和库比却压根儿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味道?除了海水的腥味儿还有别的味儿么?

库比动了动鼻子,依旧没有嗅到什么味道,为什么苏白白会吐成这个样子,库比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刷的一下变了,他看着站在另一边儿的玄魁,脸色青青白白,许久之后,方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禽兽,你对苏二白做了什么事情!”

玄魁:“?”

苏白白吐了半天,将午饭吐了个干干净净,胃里空了,总算是觉得好受一点儿,她费儿地直起身子,突然间看得眼前那个虚拟的计时器,顿时愣住了。

貌似之前系统发布了什么任务来着。

对了,深海巨兽!

苏白白的脸色变得不大好看。

深海巨兽,只从字面上来看就知道这玩意儿不好对付,何谓巨兽?像蓝鲸那么大?还是更大?可以威胁世界安全的深海巨兽,那该是怎么样可怕的存在?

苏白白觉得,系统的任务似乎越来越难,从千年树妖到千年僵尸再到无限制富江,现在甚至弄出来一个什么深海巨兽,系统真的不是想要折腾死她么?

见苏白白的脸色不好看,玄魁走了过去,半扶半抱地将苏白白揽进怀里。

库比见玄魁那揽人入怀的熟稔动作,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刚刚猜测的那件事情,该不会是真的吧?一定不是真的吧?种族不同怎么繁衍?!

库比刚想说什么,却听见不远处的船舱之中传来人们凄厉之极的惨叫声。

伴随着这惨叫的声音,一阵浓郁的血腥气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嗅到这血腥味,玄魁浑身紧绷了起来,蓝色的眼睛里隐隐染上一丝妖异的血红之色,他努力压抑住心底的本能**,克制住自己不去理睬那诱人至极甜腻血腥气。

听到人们的惨叫声,苏白白的微微一变,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力气,挣脱了玄魁揽着她的手,朝着惨叫声发出的方向跑了过去。

离船舱越近,那种甜腻的血腥气越发的浓郁,与此同时,她又一次嗅到了那种诡异难闻的气味儿。

危险的感觉浮现在心头,苏白白皱眉,站在船舱那里,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右手高举,大声喊道:“saviorower,akeu!”

随着苏白白的喊声,七彩的光芒喷涌而出,将她整个人笼罩在内,透过那光芒,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个纤细的人影似乎在舞动着身体一般。

光芒散去,苏白白身上的衣服已经换成了七彩的霓裳羽衣,她召唤出桃木剑,握在手中,准备好之后,方才走进来船舱之中。

跟着苏白白跑过来的库比无语地看着那个发光的身影,刚刚那到底是什么鬼!

在库比愣神的功夫,玄魁已经从他身边跑了过去,跟在苏白白的身后进了船舱,只留下库比一个人还傻呆呆的站在那里。

库比愣了愣,摸了摸鼻子,随后也跟着跑了进去。

一进到船舱,苏白白便感觉到了不对,整条走廊两边的房间门全都敞开着,那些血腥气就是从房间里飘出来的。

进了船舱,那些尖叫声倒是全部都消失了,像是有人按下了噤音键,再也没有任何声音了,好像刚刚她听到的那些只是幻觉一般,情况变得愈发的诡异起来。

这时玄魁也跟了进来,站到了苏白白的身边,苏白白看了他一眼,然后走进了第一间房间。

这艘船上的房间都是大同小异,格局什么的全都一样,只是摆设不同罢了,房间虽然不大,不过客厅卧室卫生间倒是一应俱全。

客厅里乱糟糟的,苏白白小心翼翼地越过客厅,进了卧室,卧室的情况和客厅一样,也是乱糟糟的一片,显然是刚刚的震动造成的,只是不知道为何,却没有人收拾。

卧室和卫生间是相连的,浓郁的血腥气从卫生间的方向传来,苏白白握紧了手中的桃木剑,一步一步朝着卫生间走了过去。

卫生间的门并没有关闭,里面的情景一览无余。

卫生间里并没有人,墙上地上尽是喷溅而出的血液,那些鲜血还还未凝结,在光滑的墙面上缓缓往下流动着。

血液最多的地方是在马桶那里,整个马桶像是镀上了一层红色的油漆,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见到这些血液,玄魁的瞳孔猛地一缩,整个人蠢蠢欲动,他低头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的苏白白,终是将那渴望压制了下去。

许是因为身上的装备问题,苏白白并没有像刚刚那样吐得昏天黑地,不过脸色却仍旧不怎么好看。

喷了这么多的血,这个房间里的人怕是已经活了,只是不知道他的尸体到哪里去了。

苏白白心中有些疑惑,目光在那沾满血液的马桶上划过,和玄魁一起离开了这里。

库比觉得苏白白和玄魁俩人实在碍眼,没进门儿便转进了另一间房间。

这间房间也是乱糟糟的一片,不过比之前看到的那间要好一点儿,地上的碎片已经清扫到一边儿,显然之前正有人打扫着这间房。

库比穿过客厅,朝卧室走去,卧室的门半掩着,库比想也没想便推开了门,待看到房间里的景象,饶是库比这样神经强悍的,也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卧室里到处都是血,床上,地上,衣柜,都被血浸透了,浓郁的血腥气扑鼻而来,几欲让人作呕。

地上的血液之中,有几块不规则形状的碎肉,看起来像是从人身体上硬生生地撕扯下来的一般。

地板上被血浸透了,根本没有落脚的地方,库比嫌弃地看了一眼地上黏稠的血液,转身准备离去。

刚刚转过身来,便看见苏白白和玄魁两个人从门外走了进来,库比的脸色有些发黑,酸溜溜地说道:“你们俩人跟个连体婴似的”

库比的话还没说完,苏白白的脸色刷的一下变了:“库比,躲开!”

库比反应很快,苏白白的话音还没落,他直接往旁边一跃,在库比离开门口的那一瞬间,一个黑色的东西从卧室里冲了出来。

那东西一击不中,很快便又缩了回去,它来得快,去的也快,很快便不见了踪迹。

这短短的几秒钟,足够苏白白他们看清它的样子。

那是一个类似巨蟒的怪物,身体是黑色的,浑身上下布满吸盘状的东西。

那东西出现之后,房间里那种奇怪的腥臭味儿瞬间变得浓郁起来了,那股怪味儿钻进鼻孔里,苏白白捂着嘴,忍不住又呕了起来。

库比刚刚扑的太猛,头撞到客厅里的电视柜上面,险些晕了过去,也是这样,让他没有看到那个攻击他的东西的样子。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库比捂着头上碰出的大包站了起来。

刚刚在甲板上,苏白白已经将胃里的东西吐得一干二净,此时根本吐不出来,她干呕了半天,只吐出一些酸水来。

“有怪物想要吃了你。”

苏白白的话简单明了,事实上,苏白白很怀疑,那些失踪的人就是被这怪物吞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