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竞技> 《综恐:这苦逼的救世主》> 第54章 梦廊雨

第54章 梦廊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日暮雄虽然激动,可到底记着自己身处什么地方,若是惹恼了青云,不将这药给他,那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陆良成见日暮雄这般模样,心中鄙夷得紧,亏得师傅还说这人来头不小,结果却是这般样子,还不如其他那些来买药的人。

心中鄙夷,面上便带出来几分,漫不经心地将手中的药递到了日暮雄的身上,便转过头不再看他。

药瓶倒手,日暮雄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去,忙不迭地拔了木塞,将那些药丸小心地倒在的手心。

细细地数了一下,却发现这药丸只有十颗,比之上一次的,却要少了许多,日暮雄急忙抬起头,看着坐在那里的青云,小心翼翼地询问道:“青云师傅,为何这次只有这么一些?”

这次他花费的代价,比之前两次更大,结果得到的药丸却缩水了这么多,日暮雄的眼睛发红,他死死地盯着青云,大有他不给个解释,就扑上来找他拼命的架势。

也难怪日暮雄如此着急,他先前落下的头痛之症发作的越发厉害,也只有青云手里的药丸能压制得住,若是没了这药丸,他该如何是好?

空气中那种甜腻的味道越发的浓郁,日暮雄的呼吸渐渐沉重了起来,双眼涣散,身子晃了两晃,直接栽倒在地。

握住他手里的那些药丸落在了地上,白色的地毯趁着那暗红色的药丸,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

青云闭上了眼睛,没有搭理昏倒在地上的日暮雄,陆良成面上浮现出浓浓的烟雾之色,忍着气,将地上的那些药丸胡乱地塞回瓶子里面,放回日暮雄的口袋里,这才拖着他往门外走。

打开大门,直接将日暮雄扔了出去,陆良成盯着日暮雄那张脸,呸了一声,方才关上了门。

要他说,师傅对这日暮雄还是太客气了,既然来求药,师傅说几个,那就是几个,哪里容得了他来置喙?

进了房间,发现师傅已经不见了踪迹,茶几上点着的檀香也被收走了,空气中那种甜腻的香气只剩下若有若无的一丝,陆良成早已经习惯了师傅的神出鬼没,也没多说话,麻溜地开始清扫房间。

好不容易清扫完,门外又传来敲门声,陆良成叹了一口气,认命地跑去开门。

待看清门外站着的那人时,陆良成愣了一下,随即问道:“哥,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陆良才整个人疲惫不堪,也没心情回答弟弟的话,绕过陆良成,进了房间。

陆良成关了房门,急忙跟了进去。

“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你不是去送药了么?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哥,你说句话成不?你是不是要急死我呀?”

陆良成一声迭一声地追问,却得不到任何回应,陆良才看了一眼什么都不知道的弟弟一眼,脸上浮现出一丝苦涩。

无知才是福,他们兄弟二人拜青云为师,也不知道是好是坏,想到青云炼出的那些丹药去向,陆良才的脸色变得越发地苍白起来。

师傅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接连几天都未曾找到富江的踪迹,龙组的人也察觉到了不妥,若是按照特战队那些人的说法,富江应该已经泛滥了,可是除了最开始的那两天之外,他们便再也寻觅不到富江的影子,难道特战队的那群人已经将事情处理完了么?

季泷很快便推翻了这个结论,特战队的人都是r国人,他们同样抵挡不了富江的魅力,如果他们真的有办法消灭富江,也不会向z国求援了。

讨论了许久,仍旧得不出一个确切的结论,季泷决定向上级请示,是否继续待在r国。

上级领导很快便回了信息,让龙组的人在r国多待一段时间,确定了异界生物的问题确实解决掉之后,然后在回国。

领导下了命令,龙组的人只能遵循命令,继续待在r国,不过原本就对这事儿不上心,现在又听苏白白说富江差不多已经全部消失了,龙组的人便更加懒散懈怠了。

r国东京是一所国际化的繁华大都市,好玩儿的地方很多,既然任务已经差不多完成了,难得消闲,龙组的人便结伴出去游玩。

苏白白一直没有收到系统救世完成的提示,哪怕特战队那里标注着富江的红点已经消失,整个人虚拟屏幕上再没有一个红点儿,她的心依旧没能放下。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明明富江已经消失不见了,为什么任务还是没有完成?难道是因为这些富江都不是她消灭的,所以才会如此?

苏白白想不明白,询问系统,系统始终没有回应,所以在龙组的人都出去玩耍的时候,她依旧待在酒店里面苦思冥想。

这些天库比和龙组的人混得很熟,早和程波他们一起出去了,玄魁倒是一直没有离开她的房间,始终陪在苏白白的左右。

苏白白已经习惯了玄魁的陪伴,哪怕他仅仅只是坐在那里,安静得像是空气一般,苏白白仍旧觉得十分安心。

偶尔苏白白也会纳闷,自己怎么就会从一只僵尸的身上感觉到了安心这种温暖至极,正能量爆棚的的感觉,不过一看玄魁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她心中便释然了。

嗯,大概因为长得比较帅的缘故?!

龙组的人一直到了午夜十分方才回来,出去的时候是七个人,回来的时候却多了一个。

被叫到季泷房间的苏白白纳闷地看着躺在地上那个昏迷不醒的男人,疑惑地问道:“季队,这男人是怎么回事儿?”

回答苏白白的是雅白:“白白,这件事儿说起来有些复杂。”

原来今天出去游玩的时候,季泷碰到了自己的一个朋友,那个朋友是个r国人,名叫福田英夫,是r国福田集团的社长。

他和季泷已经有五六年时间没见了,此次遇到,便邀请季泷他们去吃午饭。

季泷和福田英夫的关系不错,欣然应允,一行人上了福田英夫的车。

一切原本没什么不妥,不过是旧日友人的叙旧而已,坏就坏在,吃饭途中,福田英夫的心脏病犯了,众人打算将他送往医院,结果却被福田英夫阻止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白玉瓶子,倒了一粒红色的药丸吞了下去,不过几个呼吸间,脸色便恢复了红润,只不过,举止神态却多了几分妩媚之意。

从福田英夫拿出那白玉瓶的时候,白烨便感觉到不对,那红色的药丸倒出来之后,更是觉得一股阴邪之气扑面而来,然他根本来不及阻止,福田英夫便将药丸吞了下去。

白烨看向季泷,目光在福田英夫手上的白玉瓶子扫过,季泷瞬间便明白了白烨的意思,状似不经意地询问道:“福田桑,不知这你吃的这药是什么?我从前倒从未见过。”

那只这一句话,却像是触到了福田英夫的雷区,他的脸色当时便变了,冷声冷气地说道:“季泷,这和你没有关系,饭也吃完了,请你走吧。”

季泷真没想到福田英夫说翻脸就翻脸,他们两人的交情不错,虽然已经五六年未见面,却时常通信,谁知道,他今天会如此?

刚想说几句话缓和一下,福田英夫却并不理会,脸上的表情越发的阴沉起来,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季泷,好像他刚刚说了什么十恶不赦的话一般。

福田英夫强硬地送客,他们也不好再多说什么,白烨在季泷耳边轻声说那药很有问题,季泷担心友人的身体,用了一些特别的手段,将福田英夫带了回来。

雅白解释完来龙去脉之后,季泷起身,看着苏白白,将握在手中的白玉瓶子递给了苏白白,说道:“白白,你看一下,是否能认出这是什么?”

在回来的路上,龙组的人已经研究过一通,谁也说不出这东西到底是什么,白烨也只是说,这东西属于阴邪之物,其它的东西,却看不出来。

苏白白接过那瓶子,入手处一片温润,玉质细腻,通体洁白,瓶身浑然一体,像是人工打磨出来的,与机器所做的,有些许不同。

用的玉料虽然说不上是上品,不过却也是不错的。

白玉瓶子很薄,隐约能看见里面装着的暗红色药丸,苏白白将木塞打开,倒了一粒药丸在手中。

那药丸不过珍珠粒大小,呈暗红之色,细细闻去,似乎有一种莫名的香味散发出来,苏白白干脆将玉瓶里面的药丸全都倒了出来。

六粒药丸躺在苏白白的手心里面,空气中那种莫名的香味越发的浓郁起来,那些香气似乎有种奇异的吸引力,勾着人想要将它吞入腹中。

玄魁在看到那些药丸的时候,脸色微微一暗,看到苏白白想凑近仔细分辨那味道的时候,伸出手,将那药丸从苏白白的手中抢了过去。

房间里的人俱是一愣,不知道玄魁这唱得又是哪一出,苏白白不解地回头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玄魁,问道:“玄魁,怎么了?”

玄魁没说话,又将苏白白手中的玉瓶拿过来,将药丸重新装了回去,这才开口说道。

“这药是用人的血肉所炼制的。”

此话一出,龙组众人悚然,许久之后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