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竞技> 《综恐:这苦逼的救世主》> 第48章 无耻至极

第48章 无耻至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长这么大,这还是苏白白头一次坐头等舱,和经济舱比起来,确实好的不止一星半点。

头等舱里除了龙组的成员之外,便没有其它的人了,苏白白转念一想,便明白了,这个头等舱,大约是被龙组的人包下了。

空位很多,因此大家都没有坐在一起,库比还在和苏白白置气,跑去和程波挤到了一块儿,两个大男人也不知道有什么好聊的,整个机舱里只听见他们两人叽里咕噜的声音。

苏白白摇了摇头,没去管他,低头看着手中的资料,看到一半儿,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来,抓住了她的胳膊,苏白白吓了一跳,手一松,那一叠资料便掉了一地。苏白白顾不得去捡,扭头看去,只见坐在她旁边的玄魁脸色十分难看,他睁着眼睛瞪着前方,全身紧绷,一只手紧紧抓着座椅,另一只手抓着她的胳膊。

飞机上的座椅哪里经得住玄魁的力量,这么一下子,直接被抓成了碎末,苏白白脸一黑,连忙抓着他的手,压低了声音问道:“玄魁,怎么了?”

玄魁看了一眼苏白白搭在自己身上的那只小手,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不过脸色依旧不大好看。

玄魁不想说,苏白白也没追着问,只是发愁地盯着那断了半截的扶手,这飞机上的东西精贵得很,玄魁弄坏了,也不知道要不要她来赔。

季泷听到这边的动静,侧头看了过来,在看到那已经粉身碎骨的扶手时,眉毛一挑,扫了一眼全身绷得紧紧的玄魁,他只说了一句话:“这月工资没了。”

然后便低下头继续看着手中的资料。

苏白白的脸一下子便垮了下去,整个人蔫蔫的,玄魁低头低头看了一眼垂头丧气的苏白白,眼神微微一动,开口道:“扣我的,别难过。”

苏白白瞄了他一眼,没吭声,扣你的和我的有分别么?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飞行,飞机到达了r国。

龙组的人下了飞机,直到出了机场,也没见到r方来接机的人。

一个小时过去了。

龙组的人站在机场的大门口,看着熙熙攘攘的人人群,脸上的表情十分难看。

程波的脾气最暴躁,原本就不想来r国,现在又是这个样子,他的火气冒了上来,恨声说道:“季队,我们回去吧,r国的这群人,也太过分了,他们把我们当成了什么?”

季泷的面色也不大好看,只不过他身为队长,考虑的要更多,r国这次的事情,已经危及到了本国,若是不在r国解决掉,等到蔓延到z国的时候,会给本国带来更加大的灾难。

r国必定也想到了这一点儿,所以才会如此有恃无恐。

又过了一个小时,一辆破旧的金杯车停在了几人面前,一个胖墩墩的人影从车上跳了下来。

“你们就是龙组的吧?我是特战队的吉田广野,实在对不起,路上堵车了。”

这个叫吉田广野的男人嘴里说着道歉的话,脸上却没有丝毫歉意,反而隐隐带着一种傲慢的味道。

这r国的人,也当真无耻的紧,哪怕已经到了现在这种地步,明明是他们哭爹喊娘地求着他们来的,现在的样子,却像是他们上赶着来帮忙似的,来接机的就只有一个人,这个吉田广野秃顶矮个,长得贼眉鼠眼,说话的时候眼睛一个劲儿地转,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吉田广野和季泷说话的时候,语气虽然恭敬,可是态度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他们千里迢迢的赶过来帮忙,接待的车子就只是一个破歪歪的金杯车,简直就是赤果果的侮辱。

也亏得季泷涵养好,才没有当面翻脸,倒是郑丁他们几个,皆是一脸愤然的神色,这些r国人,也当真不要脸了,这是笃定了他们是会尽心尽力地帮助他们么?

之前与外国交涉的一直都是天字组的人,因此吉田广野对季泷他们并不熟悉,如果不是他们身上穿着的那标志性的黑色绣金龙制服,恐怕他还认不出他们。

寒暄了几句,吉田广野便让他们上车,前往特战队总部。

上了车,他们才发现,这个金杯车里面比外面更加寒碜,一个车里,出了正副驾驶有两个座位,后面的地方只是放了几个小马扎而已。

这下子,即便是季泷这样涵养极好的人也忍不住动了怒。

“吉田先生,这就是你们特战队的待客之道么?”

季泷说的话还算客气,若是换了苏白白被这么羞辱,早就挥拳头上去了。

吉田广野的脸皮已经厚到了一定地步,既然敢开这车来,这说辞早就想好了。

“实在是对不起,季队长,你不知道现在r国的情势有多严重,特战队的其他成员都去对付那异界生物的,车子也全被他们开走了,所以,我们只能用着后勤拉货的车子了,希望你们多多包涵。”

吉田广野操着一口怪音怪调的汉语说道。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他们折回去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季泷看了一眼坐在驾驶座上一脸抱歉之色的吉田广野,眼眸中似有黑色的风暴在涌动。

“吉田先生,不要挑战我们的耐心。”

“这次的事情我们不是非帮不可。”

这两句话一说出来,吉田广野的脸色变了变,脸上的肌肉紧紧地绷了起来,使得那张难看的脸看起来更加的丑陋。

“季队长,还是请你们上车吧。”

吉田广野没有接话,只是硬邦邦地扔下一句话,便没有在吭声。

季泷回头看了一眼苏白白他们,示意他们上车,龙组的人忍着气上了车,坐在了小马扎的上面。

刚刚坐稳关上车门,便听见发动机轰隆作响,金杯车缓缓地行驶了出去。

几个队员相互对视一眼,对着r国人的厌恶感又上升了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