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竞技> 《综恐:这苦逼的救世主》> 第37章 于心不忍

第37章 于心不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毛小方他们师徒三人都是极好相处的人,这几天苏白白被照顾得极好,她对这几人十分感激。

苏白白身上的伤只是些皮外伤而已,休息了几天便好得差不多了。

相处得时间长了,她和洛可可也混熟了,两人的年纪相差不大(苏白白认为的),自然是有许多共同话题。

用洛可可的话来说就是,这山上统共住了仨人,其中俩还是男人,通常来讲,出了吃饭的时候三人还能有话说,大多数时间,都只是鸡同鸭讲而已。

对于洛可可之前所过的生活,苏白白深有感触,她和库比,大抵也就是这个样子的模式。

说起库比,苏白白倒想起一件事儿来,不管是在玄魁的墓室之中,还是在毛小方这里,她都未曾见到库比的踪迹。

许是因为系统的关系,苏白白和库比之间有种说不明道不清的联系,她模模糊糊得感觉到,那家伙还活着,只是却不知道他现在哪里。

苏白白只当这个世界还是她之前所在的世界,库比没被玄魁抓过来,那便是没什么危险,因此便也将他放在了脑后,只是待身体彻底好了便回去。

只是苏白白压根儿就没想到,自己所在的世界,根本就不是原来的世界。

苏白白一直惦记着自己上大学的事情,伤势刚刚好了,便去找了毛小方辞行。

在苏白白提出要回h市上大学的时候,毛小方的脸色变得十分古怪。

“现在虽说战争已经结束,只不过你一个小姑娘家独自一人上路实在不妥。”

“成华大学,我从未听过这个学校。”

毛小方的话让苏白白的心渐渐冷了下去,那些一直被她忽略掉的诡异之处渐渐地浮现出来。

“现在是哪一年?”

“195x”

苏白白真没想到,她自己竟然会被玄魁带回了六十年前,既然这是六十年前的世界,那么这个毛小方,很可能就是苏白白小时候听得那个故事里面的茅山大能者毛小方。

能见到只存在故事中的前辈,若是在平时,苏白白说不定还会兴奋一把,只是现在这种情况,她真没什么心情来膜拜前辈。

游魂一般回了自己的房间,苏白白将自己锁在了屋子里面,闷在床上思考着自己接下来要怎么办。

她稀里糊涂地来到六十年前,在这个她爷爷还是个青少年,他老爹还没出生的时代里,苏白白只觉得前途一片迷茫。

不属于她的世界,她该何去何从

迷茫了没半天,锁着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暴力踹开,正陷在自己思绪中的苏白白被这一声巨响吓得连人带被从床上滚落下来。

洛可可若无其事地放下踹门的那只脚,嫌弃地看了一眼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的苏白白。

“说吧,我刚刚出去一会儿,你这是出了什么事儿?躲在屋子里装什么忧郁小姑娘?”

两人混得熟了,对对方的性子也颇为了解,苏白白现在这样子,实在是和她平时的画风完全不同。

苏白白废了半天劲儿才从被子里钻出了,被洛可可这么一打岔,她心里的那些迷茫也散了一些,左右已经成这样了,在想不出回去的办法的时候,先在这儿住着再说吧。

“没什么,只是中午吃多了而已。”

洛可可:“呵呵。”

这些天,山下发生了僵尸伤人的事件,苏白白随着毛小方他们几人下山去查探。

苏白白看着地上死状难看的尸体,脸上的表情十分沉重。

马凡见苏白白这样子,以为她是见不得死人,于是好意让她去一旁休息一下。苏白白摇头拒绝了,目光盯落在地上的那些尸体上面,没有做声。

直到处理完北瓦村的事情,回到山上,苏白白的心里依旧很不舒服。

毛小方他们只是直到作恶的是僵尸,苏白白却已经凭借着那些尸体身上残存的气味,知晓了这只僵尸是谁。

千年僵尸王,玄魁。

这些天,苏白白一直回避着关于她和玄魁之间的那段记忆,她甚至不知道,当自己重新和玄魁遇到的时候,会不会向之前那样毫不犹豫得对他下死手。

得回了那段记忆,苏白白才知道,之前与玄魁的战斗全是自己单方面的出手,而玄魁只是抵挡,却从未还击。

他下不了手杀她。

这个结论让苏白白的心里十分难受,脑子里一时浮现出玄魁对她的好,一时又是富华家园那些被玄魁咬伤而变成僵尸的人们。

这些交替的记忆画面险些让苏白白崩溃,最后她干脆将那些画面全部屏蔽了。

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再说吧。

苏白白想要逃避这个选择,第二天发生的事情,却逼迫得她不得不做出选择。

不过一夜之间,昨天还鲜活的生命变成了一具具形容可怖的尸体,北瓦村的村民们全部被人咬死,身上的血液被吸食得一干二净,死状惨不忍睹。

苏白白站在一具幼小孩童的尸体面前,她怔怔地看着那张已经变成一片灰白之色的稚嫩脸庞,脸上的表情慢慢地冷了下去。

怎么可能原谅,这么多的人命,一夜之间被毁得一干二净,连这么小的孩子,他都不曾放过。

怎么可能原谅?怎么可能心软?她是人类,是被选中的救世主,他是僵尸,是被系统判定的会毁灭世界的异界生物,哪怕他对她再好,那又能怎样?

苏白白脸上已经是一片冷凝之色,她和毛小方他们一起,将北瓦村的居民全部挪到一处,一把火烧光了。

被僵尸咬伤的人,会重新变成僵尸,他们只能这么做。

火光熊熊燃起,映红了半面天空,苏白白站在那里,看着被大火焚烧殆尽的尸体,眼睛里的光芒慢慢地暗了下去,一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