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竞技> 《综恐:这苦逼的救世主》> 第33章 平淡生活

第33章 平淡生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苏白白是人类,和玄魁这样的僵尸毕竟不同,他可以一直生活在地底墓室里面,哪怕几百年不见阳光都没有问题,而这个人类小姑娘,就不行。

墓室的湿气很重,哪怕有厚厚的被子裹着也抵挡不了那湿气,苏白白很快便病倒了。

一直在用功疗伤的玄魁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苏白白的情况,等过了一天时间,却没有听到那个小丫头咋咋呼呼的声音时,玄魁方才察觉到不对劲儿。

玄魁走到苏白白的床边儿,撩开床帐朝里面看了过去。

苏白白整个人裹在被子里,脸上透着不正常的红晕,呼吸已经变得十分微弱,像是随时都要断了气一般。

生病这种事情,对于当了僵尸许多年的玄魁来说十分陌生,玄魁伸出手,放在了苏白白露在外面的肌肤上,只觉得手下的温度烫的吓人,他虽然不知道苏白白怎么了,却也明白,她现在的情况很不好。

杀人这种事情,玄魁做的很顺手,可是救人,他真的不会,除非将苏白白变成僵尸。

这个念头在脑子里一闪而过,很快便被玄魁抛在了脑后,他不想将她变成僵尸。

好在玄魁还知道人类中有大夫存在,苏白白现在这样子,大夫应该能治好吧。

于是玄魁出门晃了一圈,趁着夜色跑到了几十公里外的一个小镇,抓回了一个年纪一大把,胡子花白的大夫。

任谁在睡到半夜的时候,睁开眼看到一个青灰色的人影站在自己床头时,也会被吓破胆子的。

那大夫年纪一大把,头一次见到了只在传说中存在的僵尸,一张老脸瞬间便成了一片惨白之色,若不是他胆子还算大,早就被活生生的吓死了。

传闻中僵尸都是嗜血食人凶残无比的存在,可是眼前这个面容可怖的僵尸却和传闻中的完全不同。

它对他的态度还算客气,让他收拾了药箱和它走一趟。

难道僵尸不都已经死了么?难道死人也会生病?

老大夫的疑问在进到墓室,见到那个躺在床上的小姑娘的时候得到了解答。

原来这个僵尸找他来,是为了给这个小姑娘来看病,只是不知道这个小姑娘和那僵尸又是什么关系,以人血为食的僵尸不但没有吃掉她,反而为她请来医生治病。

知道了僵尸的目的之后,老大夫反而不那么害怕,这个僵尸面相虽然凶恶了些,不过看它对待这个小姑娘的态度,只要他治好了这小姑娘,这个僵尸应该不会伤害他吧?

明白自己的安危全部都系在这个小姑娘的身上之后,老大夫治起病来是尽心尽力。

一番诊断之后,确定了这个小姑娘不过是受了风寒,只要熬两贴药吃过就好。

“这墓室里太过湿冷,小姑娘的身子骨弱,长时间被湿气入侵,以后少不得会落下些病症,这人啊,还是有阳光才能健康些。”

治好病之后,老大夫习惯性的唠叨了几声,说完了,才猛然想起眼前这个人可不是他平常看病时候的那些病人家属,顿时噤了声,偷偷摸摸地瞥了它一眼,见它没有露出吓人的样子,这才松了口气。

他虽然年纪大了,可是还想着多活几年,死在僵尸嘴里,可不是什么好死法。

确定了病情,开过了药之后,那僵尸却没有将老大夫给放了,说来也是,你总不能指望一个杀人如麻的僵尸来煎药和照顾病人,所以这事儿自然交到了老大夫的手里。

玄魁将主墓室旁边的一个墓室单独开辟了出来,作为老大夫熬药做饭的地方,对于玄魁的做法,老大夫一点异议也没有。

他也不敢有什么意义,谁敢和一个僵尸讨价还价?

好在照顾病人的活计也还算轻省,那个小姑娘的体质也不错,不过吃了两天药,便恢复了健康,只不过这场病到底是伤了元气,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

小姑娘醒来之后,老大夫便被送回了镇子上,那僵尸临走前的那一眼让老大夫觉得毛骨悚然。

这件事儿被老大夫烂在了心里,一直带到了棺材里面,都没有和任何人透露过。

苏白白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墓室之中,墓室中残留的怨气让苏白白明白了墓主人的身份。

千年僵尸,它竟然还活着!

苏白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这个地方的,她想起自己昏迷前的最后一幕,她被那千年僵尸死死抱住,两人一起坠入了黑暗之中。

想必,她就是在那时候被这僵尸捉住的。

刚刚醒来的苏白白,脑子里还有些昏昏沉沉的,还没将事情弄清楚,便听见门外传来的脚步声,于此同时,一股极其浓郁的灰色烟雾弥漫在空气之中。

苏白白的脸色一变,召唤出了桃木剑,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摸了过去。

将老大夫送回去之后,玄魁又赶了回去,走到一半儿,他想起老大夫说的那些话,跑到山林里捉了两只兔子回去。

刚刚进到主墓室,玄魁便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儿,他猛地朝旁边让了一步,险险的避开了那致命的一击。

那个这些天一直跟在他身后撒娇的女孩,此时正满面寒霜的看着他。

“受死吧,僵尸!”

苏白白大喝一声,挽了一个剑花,朝着玄魁刺了过去。

玄魁眼中的温情瞬间消失不见,从她的剑刺向他的这一刻开始,他便知道,那个会甜甜的叫他爸爸的女孩,已经不见了,眼前的这个人,是想要要他命的敌人。

玄魁没有留守,一只手抓住了苏白白刺过来的桃木剑,另一只手直接朝着她的面门刺了过去。

玄魁看到女孩的瞳孔蓦然紧缩,在他黑色的指甲到达她眼前的时候,女孩双眼一闭,直接晕了过去。

玄魁:“”

苏白白只晕了一会儿,便又醒了过来,她慢吞吞地从地上爬起来,仰着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得玄魁,瘪了瘪嘴,哭了起来。

“呜呜呜呜,爸爸坏,爸爸不喜欢白白了。”

无故躺枪的玄魁:“”

╯‵□′╯︵┻━┻,这又是什么神展开!说好的相爱相杀,不死不休呢?我都下定了决心要弄死你了,你又弄这么一出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