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竞技> 《综恐:这苦逼的救世主》> 第32章 新的世界

第32章 新的世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得知那个小姑娘被埋到了废墟之下后,季泷调来一队特警,帮着清理废墟,寻找苏白白的下落。

到了这种时候,事情的真相已经很了然,他们的怀疑是对的,这几次消灭异界生物的人就是苏白白。

季泷觉得,就凭苏白白的能力,她应该不会这么轻易地死去,只是事情的发展却远远超出了季泷的预料。

他们已经将废墟清理的干干净净,可是却没有发现苏白白的踪迹,就连库比所说的那个千年僵尸的尸体也没有找到。

他们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没有留下任何踪迹。

苏白白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眼前一片黑暗,没有一丝光亮,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朽的气味。

除了知道自己叫做苏白白之外,她脑子里没有任何的记忆。

苏白白呆呆的坐在那里,茫然地看着眼前得黑暗,许久之后,只听见耳边传来轰隆隆的响声,橘色的光芒驱散了这一室黑暗,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那光亮处。

那人背着光,苏白白看不清他的样子,只觉得他身上有一种让人安心的力量,苏白白仰着头,静静地看着他,直到那人走到她的面前站稳,苏白白突然就笑了。

“爸爸。”

那人伸出的手突然就顿住了,他低头看着那张纯真无暇的面孔,原本准备掏出她心脏的手却怎么也插不进去。

恍惚间,他想起许多年之前,也有一个女孩依偎在自己怀里,甜甜的叫着阿爸。

许久之后,他慢慢地放下僵直的胳膊,转身准备离开。

橘色的光芒清楚的照亮了他的面孔,青灰色的皮肤,蓝色的瞳孔,这人赫然便是之前的千年僵尸。

原本打算杀掉苏白白的千年僵尸不明原因的停手了,而逃过一劫的苏白白却根本不晓得见好就收,眼见着这个人即将走出去,原本坐在那里的苏白白有些慌了,她急忙忙地从石棺上面爬起来,跌跌撞撞地朝着千年僵尸扑了过去。

“爸爸,爸爸,你要到哪里呀?”

被抱住腿的千年僵尸:“”

玄魁是个僵尸,是一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蓝眼僵尸,变成僵尸的日子太过久远,他差不多已经忘记了自己身为人类时候的记忆,现在他只是一个僵尸,一个以人类血肉为食的僵尸而已。

每隔百年,玄魁都会选择沉睡百年,醒来之后进食,然后继续沉睡,时间对拥有永恒生命的他来说没有意义,朝代变迁发展对他也没有意义,只要有人类存在,就已经够了。

第六次醒来的时候,他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虽然这里的人穿的很奇怪,住的房子也很奇怪,不过,这些却并不妨碍他进食。

结果这一次,吃到一半儿的时候,他却碰上一个硬茬子,到了最后甚至让人爆了头,差一点就丢掉了性命。

更加让玄魁觉得郁闷的是那个用桃木剑刺穿他脑袋的女道士跟着他一起回到了他的大本营,并且不明原因地黏上了他。

说好了的不死不休呢?╯‵□′╯︵┻━┻,你一个道士叫我做爸爸是怎么回事儿?

玄魁很郁闷,他就不该一时心软,留下这么一个让自己心塞的敌人。

很多次,玄魁引着这小姑娘出了他所居住的墓穴,在她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溜回来,以为自己已经摆脱了这个麻烦的玄魁还没高兴多长时间,第二天这小姑娘便又重新回到他的身边。

面对着那张漂亮的小脸上控诉的表情,玄魁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恐吓,威胁,他试过无数的办法,结果这小丫头就是不肯离开他,到了最后,玄魁也没了脾气,将她留在了身边。

作为一个吃饱了就会进入休眠期的僵尸来说,养一个人类实在很麻烦,尤其是这个人类还是一个没有记忆,除了会叫他爸爸之外什么都不会做的姑娘。

渴了饿了不知道自己找东西,只会趴在他睡着的棺材板上面喊爸爸,墓室在地底,难免会有些蛇虫鼠蚁之类的东西,这小姑娘的胆子已经小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哪怕见了个蚯蚓都要咋咋呼呼叫上半天。

玄魁有时候也怀疑,这家伙到底是真失忆还是在假装,这折腾人的手段简直已经突破天际。

玄魁所在的墓室是属于一个古代王爷的,这个墓室很大,陪葬品也很多,已经变成了僵尸的玄魁对这些价值连城的陪葬物没有什么感觉,胡乱地堆在一个房间里面,至于王爷的尸骨以及和他一起殉葬的那些变成了骷髅的人全部被扔在了另一个墓室,安放王爷尸骨的主墓室被玄魁所霸占。

苏白白怕黑,不敢一个睡,非要和玄魁一起挤在同一个棺材里面,结果被炸毛的玄魁义正言辞地拒绝了,面对着要哭不哭的苏白白,玄魁认命的跑出去,花了一天时间为她弄回来一个架子床,放在了他的墓室之中。

“爸爸,好冷。”坐在光板床上的苏白白可怜兮兮的看着玄魁。

然后,玄魁出去了一天,扛回了几床被子。

“爸爸,好黑。”裹着被子坐在床上的苏白白忽闪着大眼看着玄魁。

玄魁盯了她好大一会儿,然后转身去盛放那些金银珠宝的地方扒拉出一盒子夜明珠嵌在了墓室的顶部。

“爸爸”

苏白白还想说什么,已经到了忍耐极限的玄魁冷冰冰地说道。

“闭嘴,睡觉,否则把你扔出去。”

苏白白乖乖的闭上嘴,没敢再吭声,玄魁躺在自己奢华版的石棺里面,合上眼睛,闭目养神。

身为一只僵尸,其实并不需要睡觉,玄魁闭上眼,也不过是为了恢复之前伤到的元气而已。

之前的战斗直接让玄魁的功力至少少了几百年,只是他没有第一时间把那个害他至此的家伙给撕碎了,反而像个老妈子似的忙前忙后的伺候,玄魁觉得,一定是之前的那一剑伤到了脑子,否则,他不会做出这种给自己找碴的事情。

“爸爸。”

“嗯。”

“我喜欢你。”

玄魁:“”

说好的和邪恶势力战斗到底的呢?小道士,你到底还没有底线?

虽然心底吐槽的厉害,玄魁那张狰狞可怖的脸却便得柔和了起来。

傻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