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竞技> 《综恐:这苦逼的救世主》> 第21章 午夜司机

第21章 午夜司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莫名其妙的男人走了之后,苏白白在病房内又待了一会儿,确定那个大有来头后台极硬的男人不会再回来之后,苏白白干脆地离开了病房。

苏白白出得了病房,却出不了医院,在医院门口,苏白白被护士小姐拦了下来。

这批人是被特警送进来的,他们的医疗费用上面已经出了,上面的人交代过,只要他们想出院,随时都可以,只不过这小姑娘身上还穿着医院里的病号服,想走也得把病号服给脱下来。

苏白白这才想起来,貌似她把这一茬给忘记了,悻悻得回了病房,苏白白翻遍了病房,也没找到自己的衣服,苏白白想了想,大约是因为她昏迷过去的那段时间,被护士换掉了。

衣服没找到,不过苏白白却找到了自己的带着的背包,苏白白掏了钱,买了护士小姐自带的一套换洗衣服。

换上了护士的衣服,苏白白走出了医院。

夏日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苏白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回头看了一眼灯火通明的医院大楼,脑子里似乎闪过什么东西,苏白白没有抓住,便将它抛到了脑后,走出了医院的大门。

送他们来这里的人倒是大方,这医院时市里最好的私立医院,环境清幽,极其适合人养老,不过环境好了,相应的这交通条件便不行了,此时已经晚上九点钟了,这边儿的公交车已经停止了运行,又因为刚刚下过一场大雨,出租车也是极少,苏白白走出了很远,才打到了一辆车。

上了车之后,苏白白报了地址之后,便没有在说话,低着头在想些什么。

出租车司机是个五十多岁的光头男人,那男人见这么一个年轻的小姑娘上了车,看她的眼神便有些不对了。

这条路十分偏僻,马路旁有许多小树林,小树林里黑黝黝的一片,路灯昏黄的灯光似乎根本无法穿透那黑暗,那一片小树林像是潜伏在夜色中的巨兽一般,等待着吞噬着生灵。

车子缓缓得停了下来,司机悄无声息地下了车,摸到了后座。

正在闭目养神的苏白白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猛地睁开了眼睛,车子停在马路上,驾驶位上却已经没有了人,苏白白一惊,察觉到耳边的呼吸声,她猛地回过头,却看见刚刚还坐在前座的司机正死死地盯着她看。

苏白白倒吸了一口冷气,脑子里突然浮现出这么一副场景。

寂静的夜晚,空无一人的公路,单身的少女,邪恶的司机,以及第第二天报纸上会出现的头版头条的新闻:少女白xx被发现暴尸荒野,死状惨不忍睹。

那司机见苏白白依旧是波澜无惊的样子,心中浮现出一丝诡异的念头,貌似这个小姑娘并不怎么害怕?

这个念头很快便被司机压了下去,怎么可能不害怕?她不过是故作镇定而已,他做这种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了,每一次,那些女孩那个不是又哭又叫,拼命祈求,他喜欢看她们那绝望的样子,欣赏她们卑微着祈求他放过她们一条生路的模样。

给她们希望,又将这希望狠狠碾碎,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觉得满足了。

蒲扇般的大掌朝着女孩纤细的脖子抓去,他几乎已经可以想到当他在他身下绝望挣扎祈求的样子,只是想到这一点儿,他便觉得兴奋不已,眼睛霎时间染上一片通红之色,犹如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一般狰狞可怖。

车内的空间狭小,根本就施展不开,另一边的车门已经被那司机锁上,根本没有办法逃脱,似乎除了被司机抓住,便在没有别的办法了。

眼看着那细嫩的脖子即将被他握住,司机似乎都能感觉到那细化柔嫩的触感,一抹奇异的笑容浮上他的面颊,油腻的面孔因为这抹笑容而让人觉得恶心欲吐。

“啊~~~~~~~”

那司机捂着软塌塌垂下去的胳膊,凄厉地惨叫出声,豆大的汗珠顺着肥腻的面颊流淌而下,脸上的肌肉因为疼痛而不住得颤抖着,好像随时都会掉下来一般。

“你这个贱人,你做了什么!!”

胳膊痛的厉害,司机说话都有些断断续续的,整张脸因为疼痛而扭曲,显得更加的狰狞可怖。

苏白白摊手,面上一副纯良无害的模样,无辜地说道:“我什么都没有做!”

苏白白这模样,不知道刺激到那司机的哪根神经,他挥舞着完好的那只手,朝着苏白白的脸上上砸了过去。

钵大的拳头在苏白白眼前十厘米处,便再也无法前进分毫,一只看起来软绵绵的小手,就那么轻飘飘地挡住了司机愤怒之下的一击。

苏白白摆摆手,可惜地看着那司机,说道:“这年头真是是个人就可以当坏人了。”

司机气得发疯,拼命得想要挣脱苏白白的桎梏,可是那只看起来软绵绵毫无力气的手却像是铁钳一般,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直到此时,司机方才猛然惊醒,他似乎遇到了硬茬子,司机的脸瞬间变得一片惨白,整个人止不住得颤抖了起来。

“求求你,我上有老下有小,千万不要杀我啊!!!”

挣脱不得,司机瞬间便换了一副脸,拼命得开始求饶。

我擦,这司机脑子有坑么?刚刚明明是他对她意图不轨,现在弄这么一出是想闹哪样?

苏白白没有说话,握着他的手却猛地加大了力气,只听见噼里啪啦一阵渗人的响声,司机的那只右手彻底变了形状。

“啊啊啊啊!!”

比刚刚更加嘹亮的惨叫声响彻夜空,苏白白被他这惨叫声叫得头皮发麻,想也不想得掰下来车把手塞到了司机的嘴里。

惨叫声戛然而止,那司机双眼一翻,整个人抽搐着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