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竞技> 《[综]第二食堂》> 第65章 彩虹蛋糕05

第65章 彩虹蛋糕0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你不是不怕驱魔师的吗?”

绯渊一想,“也对哦。”魔兽和驱魔师本来就不是一个圈子的,驱魔师虽然有点能耐,但是在她眼里看来,有威力但是不够致命。想到这里,绯渊不停的懊悔,还想出门耍个帅,结果帅不过三秒,一见温越就露了怯。

这也不能怪她,魔兽其实是十分容易慌乱的生物,想当年她刚刚被艾斯特录取,兴高采烈的去上学,先是被学校外连片生长的食人花给吓了一跳,然后跳过学校内的各种陷阱,奄奄一息的爬到教室准备报道。

就看见隔壁座位上坐着个魔猎手少年冲她不怀好意的笑着,刹那间,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虽然事后那位魔猎手同学坚称他只是友好的和新同学打招呼而已,但绯渊还是拒绝和他沟通,并且哪怕在自己那位变态导师的威胁下也咬定牙,坚决不和魔猎手有任何交际!

她是知道温越这个人的,光是从童话团那里就听了不少,但是近距离见面这还是第一次。不过她并没有立刻走过去,而是靠着墙,准备扯把椅子拉过来坐下。

但是大学的椅子都不是独立的,都是安装在后排桌子前的折叠椅而已。她也管不了那么多,撸袖子准备直接拖桌子,结果发现桌子是钉在地上的。(唐且晚自习的教室是可以容纳一百人的小型阶梯教室。)

一拖还没拖动,绯渊瞬间尴尬了,对面两个人一直在看着她,这下更尴尬了,她正准备用力气去拉,唐且及时开口,这才避免了晚自习教室被破坏的危险:“好了,先过来吧,找你过来是有事情要请教你。”

“请教?”绯渊难以置信的指了指自己,“我吗?”

“嗯。”唐且指了指温越,介绍道:“这位就是我的辅导员,他有些事情想请教一下别人。”

唐且又跟温越介绍:“这位是绯渊,是我的朋友,她是艾斯特学院的学生,应该可以帮助你。”

“艾斯特?”温越也是听过艾斯特的名声的,其实也有不少驱魔师会去艾斯特念书,只是文家要求严格,从来不允许自己的家族成员在外学习,所以他对艾斯特的了解也仅仅是一些片面而已。

“是的,我现在是艾斯特的四年级生,你好!”绯渊朝温越敬了个礼,作为艾斯特的学生她是非常自豪的,而且她是她们学校校长的脑残粉。

“请问你了解地狱吗?”

“非常了解先生!”绯渊十分自信的说道:“我选修了地狱系的所有课程,并且分数很高,先生。”

“那请问你了解地狱女郎身上的毒素吗?”

“当然了解,地狱女郎身上特有的毒素专业术语为hetlashddsiwea,惯用称呼为欲毒,这种毒素存在于地狱女郎身上的每一个部位,同时地狱女郎也将此作为他们的工具……”绯渊对地狱女郎是非常的了解,几乎是照本宣科的将所有教科书内容全部背了下来。

“请问欲毒的中毒症状是?”

“中毒症状就是利欲熏心,理智丧失,刺激中毒者的欲=望面,医学上的表现就是瞳孔颜色变黑,并且眼睑处伴有黑色毒素,普遍成线状。”绯渊一口气背完,意犹未尽的看着温越:“需要知道解毒方法吗?”

“……麻烦了。”

“解毒方式分为两种,一种是送医院,医院现在有专门的仪器可以剥离这种心毒不过仪器太昂贵,并且驱动需要使用高级月光石,成本太大。

另外一种就很平民了,首先需要刺激中毒者的其他情绪,等到情绪突破欲毒的控制后,在配用曼珠沙华煮后送服,一副需要三朵曼珠沙华作为原料,连服三天,接着晒会儿太阳就好了。怎么有人中毒了吗?”

“非常感谢。”温越想到文祁特地带回来的曼珠沙华,没想到成为了他自己的救命良药,

“等等,是真的有人中了欲毒吗!”绯渊也顾不上忌讳,一个箭步上前,“我可以去看看吗!”

还没等温越回答,唐且帮着他说:“绯渊现在不是时候。”

“啊……”现在不是时候吗……”绯渊很无奈的叹口气,这些知识她都只是在课堂上看过,完全没有实践经历呢。“好无聊啊……学长你把我叫来就是为了这个事吗?”

“对了,老板让我跟你说,这两天你不要过去了,黑山老妖刚从地狱出来了,也不晓得是听到了什么传言,整个人都炸毛了,好像在找什么仇人似的,看样子要在高斯市呆好几天呢。”

“黑山老妖回来了?”唐且下意识的看了看温越,温越听后,跟绯渊再次道了声谢,然后迅速的离开了。

绯渊被温越的速度吓了一跳:“天啦,学长你们辅导员每次用这个方式离开,其他人都不会感到惊讶吗?”人类的承受能力真是越来越高了呢。

唐且倒是顾不上解释这个问题,“具体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一点。”

“说起来我还要问你呢,学长,那个树精遇见你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怎么了?”

“现在啊,到处都在谣传,说树精是被一个驱魔师杀掉的,据说还是灰袍驱魔师呢,你大概不懂级别啊,灰袍挺厉害的了,然后树精在地狱也听到这个消息了,一回人间就生气了,真的是特别特别生气,然后就到食堂来了,她质问老板是不是他为了逃脱罪名,于是故意把驱魔师扯进来的。”

唐且一阵默然,其实雍容就有点这个意思吧。

“然后呢?”

“老板可霸气了,直接一撸袖子拍桌子,说你要是不信就自己去找证据,泼脏水的事情上谁都会做,把他惹急,谁都没有好果子吃。”绯渊说的十分的激动。

唐且瞟了她一眼:“撸袖子拍桌子是你自己加的吧?”

“咳咳……艺术化,艺术化,这不是为了衬托老板伟岸的身姿嘛。”

“说重点吧。”

“重点就是黑山老妖瞬间就不说话了,他说会抓到那个驱魔师过来对峙的,然后就走掉了,老板跟我说这下有的闹了。”

“那个黑山老妖怎么能够找到那个驱魔师呢?”

绯渊一听,用一种学长你真可爱的表情看着他:“学长,这里是人间啊,人间才是黑山老妖的大本营,真的是到处都有她的属下啊,黑山老妖说了前几天高斯市有人感受到了灭灵炸弹。哦,学长你肯定也不知道灭灵炸弹是什么,我跟你说啊……”

唐且打断她:“我知道,你继续。”

“哦……学长你最近学了不少东西嘛,就是有人感受到了灭灵炸弹嘛,灭灵炸弹就是驱魔师的特用武器,你说在高斯市,还用灭灵炸弹,刚好那个时候树精到了高斯市,你说……这个炸弹对付的……是谁呢?”

“可是,你们之前不是说因为宝珠月的事情,不少驱魔师盯着这里吗?那就有很多种可能了呀。”

“不不不……”绯渊连连摇头,“盯着这里的那都是驱魔师协会派来监督的,一般不会动手,而且现在驱魔师协会动手限制很多的,所以应该不是派来监督的人。而且灭灵炸弹也不是所有驱魔师都能用啊。”

绯渊这些天都过的挺无聊的,难得有个话题可以聊聊,她一下子脑洞大开,想出了各种可能,她干脆坐到了讲台上面,一只手搭在唐且的肩膀上,“你说会不会是黑山老妖自导自演弄了这处,树精其实是假死?他就是想找借口去找驱魔师的茬?”

“你最近小说看多了吧?”

“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嘛。反正我是觉得最近这格局越来越乱了,说不定驱魔师协会真的要倒啊,学长你这个老师是不是没有通过审核??”

“嗯。”

绯渊研究了一会儿,“看起来实力很强啊,怪不得敢带莱顿这个班。”

“莱顿其实还好吧。”同学了这么久,唐且对莱顿的看法也有点改观了,的确除了作息时间和大家不一样外,莱顿每一个方面表现的都很无懈可击,虽说唐且现在还是不怎么主动和他接触,但是观点差不多洗白了。

“……呵呵……”绯渊仿佛听到了什么最好笑的笑话,“学长你逗我,你是想跟我说当年凭借着一己之力灭了吸血鬼猎人克莱家族全族,让克莱家族在吸血鬼猎人历史上彻底消失的莱顿·布鲁赫其实还不错?”

就因为之前莱顿跟她说自己也读过艾斯特,这让她十足收到了惊吓,回学校之后她特地去问了一个关系很好,消息也很灵通的学姐,学姐告诉她,莱顿的确原来是艾斯特的学生,而且还属于成绩不错的尖子生。

但是读到一半的时候,莱顿就被退学了。

听说当时的退学罪名给的其实很官方,大致就是不守校规,宣扬不良风气之类的。

但是就在莱顿被开除的第二天,震惊各位面的克莱家族惨剧就被发现了。

“所以说啊,学长有时候你还是太天真了,我们对莱顿的态度,并不是厌恶也不是可耻于他的行为。”绯渊说的特别坦然:“我们只是害怕,害怕自己会被他弄死而已。而不是像你一样懂道德去判断他的行为对不对,没什么对不对的,不是莱顿弄死吸血鬼猎人,就是吸血鬼猎人的银质手枪多一道划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