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竞技> 《[综]第二食堂》> 第49章 曼珠沙华蒸面茶01

第49章 曼珠沙华蒸面茶01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就凭你们几个半吊子?”姥姥眯着眼,嫣红的嘴唇微微上扬,“也不看看自己到底几斤几两重,就来碍我的事?”不见她有任何动作,帕皮诺却说了一句小心,抱着匹诺曹快速的离开原地。

其他人听了帕皮诺的提示,也纷纷离开,说时迟那时快,几根坚韧粗壮的树藤从地中暴起,钻出来毁灭性的盘绕能够碰到的一切事物,凡是被绕住的东西,都在树藤用力碾压间化为了齑粉。

“嘛嘛,果然年纪大了就是脾气不好。”匹诺曹惊魂未定的趴在帕普诺的怀中,“姥姥你的皱纹都要出来了。”

女人都是在乎外表的生物,姥姥听后下意识的摸了摸额头,所覆上的肌肤光环平整,根本没有一点皱纹的影子。

“你这个小木偶竟然敢骗我?”怒火中烧,姥姥咬牙切齿地操控着树藤攻击他们。

他们之中攻击力最高的是花子,其余的话算是各有绝技,但是单打独斗1v1的还是差多了,换个通俗易懂的解释就是——他们适合群殴,不适合单挑。

艾米丽被树藤的攻击弄得手忙脚乱,“啊啊啊……你们没事吧?我快撑不住了!花子!花子你在哪里啊!”

“你们还真是愚蠢啊。”姥姥毫不吝惜的嘲笑他们:“明明知道我是什么本体,还敢往树上站?”

听到她这么说,众人望向树顶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花子就已经被树上弯弯绕绕的树藤给缠住了。

“太狡猾了啊我去!凌柯你根本就没有跟我们说清楚这人的来历好吗?!”

凌柯也在躲避着攻击,她抽空艰难的回答:“我都告诉你们她是黑山老妖……”

还没等她说完,匹诺曹就喊道:“我们不看都不看的好吗!再说了聊斋里有说黑山老妖是树吗?”

“你让我说完好吗!我没说她是黑山老妖,她是黑山老妖的手下,树精姥姥,就是那个在兰若寺让女鬼诱惑书生的姥姥!再说了,要是真的是黑山老妖来了,你们根本撑不过三秒钟。”虽说现在她和树精是敌对,但是黑山老妖是他们圈中道行最深的几位,她还是要维护一下她们圈子的尊严的。

“我去,你到底在帮谁说话?!”爱丽儿趁着局势混乱,跳到了花子被困的书上,困住花子的树藤又粗又厚,任凭爱丽儿怎么生拉硬拽都没有办法对它造成伤害。

她不由得焦急道:“这该怎么办啊?”

花子沉稳的提醒爱丽儿:“爱丽儿,你用海水来浸泡树藤,说不定会有用。”

“哦,好的!”她双手合掌,再此打开时,掌心多了一个小小的水球,泛着洁白的泡沫,她将水球按在了树藤上,水球接触到树藤的瞬间就融了进去。

“怎么样?”爱丽儿紧张的问花子:“有用吗?”

“你让开一下。我可以出来了。”

爱丽儿依言让开,困在花子身上的树藤瞬间被爆开,花子挥舞着那把与她身形相当的大斧头,“她的实力很高,我也许打不过。”

“打不过?”爱丽儿一想,“要不然我们通知雍老板?”

“雍老板赶过来肯定来不及,而且……他不一定会帮忙。”

的确,雍容也算是名声在外,最大的特色就是自恋和爱财,而且他对情感看的不是很重,只要是和他没关系的人,死在他面前,他的眼睛可以眨都不眨。

“可是……小哥不是食堂的员工吗?雍老板不是出了名的护短吗?”

“你想想看。”花子想的很透彻,“为了救一个员工,和黑山老妖做对?”匹诺曹是新人不知道情况,他们几个在这里呆久了的人哪里不知道,雍容和黑山老妖一直都是竞争对手,两者并不是势力间的斗争,而是商业上的对抗。

雍容管理的第二食堂,与黑山老妖手下树精姥姥经营的兰若寺客栈。是位面间的两大服务业巨头,不过两者的经营范围略微不同,兰若寺客栈以住宿为主,餐饮为辅,接待的客人多为山精野怪,魑魅魍魉,是三教九流的聚集地。

而第二食堂相对而言就比较高端上档次,消费也高一些。

“他们两个不和也不是十年二十年的事情了,黑山姥姥不是一直眼红食堂吗?你说雍老板会给她由头吗?”

“这……有关系吗?”爱丽儿显然是一时理解不了这么多弯弯绕,迷糊了。

“算了。”花子叹口气:“你想想,就算是雍老板愿意来,时间也来不及了。”

这次树精姥姥公然在他们看管的地盘虏人,未免太明目张胆了,简直是啪啪地打他们的脸啊。

“那该怎么办?!”爱丽儿脑子乱的很,她们也很少遇到这种事情,被抓的还是和他们关系不错的熟人,当然不能不救了,可是也不能为了救人把自己的队员搭上呀。

“你冷静点,说不定会有转机的。”看到爱丽儿的表情,花子决定试一试,看能不能偷袭成功,“我再试一试,你帮我打掩护。”

爱丽儿一听,立刻点头答应。“好!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仇恨拉的妥妥的。”

“等等。”花子拉住正准备冲出去的爱丽儿:“你千万别弄什么变身的梗了。”

“为什么呀?变身能够拖住很多时间呢。”变身指的是爱丽儿由普通人类形态转变成人鱼公主形态的慢动作过程。(该过程自带柔光bg)

“可是……对方是个女人。”

“啊?”为什么爱丽儿觉得今天花子说的话她都听不懂呢?

“总之不要这么做了,换别的方法。”

“好吧,我知道了。”爱丽儿点点头,总听花子的话是没错的。

爱丽儿跑出去大喝一声,瞬间吸引了树精的注意力:“那个……什么姥姥!你这么做就不怕被驱魔师协会杀掉吗!”

“驱魔师协会?”树精骄傲的仰起头:“没有了文隘的驱魔师协会何足怕矣?那些什么白袍灰袍那些没用的东西还不如你们呢!”

花子趁着这个时机,已经悄悄地潜到了树精的背后。

树精的后背完全暴露在了她的面前。

她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斧头,一脚蹬地正准备冲上前突击时,一只带着皮手套的手毫无征兆的捂住了她的嘴。

耳边响起了一个温润好听的男声:“小姑娘,我劝你这个时候不要冲上去,因为只要你靠近她五米之内,没等你的斧头砍中他的,树精埋藏在地底的鬼见青就会迅速爆破,散发的毒气,只要你闻了一点点,五脏六腑就会被融化。”

“唔……”花子不习惯有人离他这么近,准备挣脱背后人的桎梏,明明这个人只是轻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而已,她却发现自己怎么都挣脱不开。

“你……唔……到底是什么人。”花子拼命的挤出了一句话,她能明显感觉出来眼前这人的实力同样深不可测,明明话语很温柔,但是给她的危险感比树精要高得多。

“我啊,按照树精姥姥的说话,我就是个没用的东西呢。”

“你想干嘛??”尽管花子强装镇定,但声音还是忍不住的微颤。

“我啊?别担心,我不会伤害你的,今天我的目标和你是一样的,你们是要救被她抓住的那个男人吧?”

“是,他是个普通的人类。”

驱魔师这个职业,其实也很奇妙,所有驱魔师本质上都是人,在一开始,驱魔师这个体系还未建立时,人类其实有各种职业变相担任着驱魔师的职责。

例如可以开光物件,为人求来平安的得道高僧,可以画符炼丹的道士,再比如能够掌握与灵魂交流的赶尸匠,又或者是能够参透五行,执掌堪舆的风水先生等等……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能力的结合,最终形成了不同流派的驱魔师。

不管攻击方式,所属流派再怎么变,所有驱魔师的宗旨是不会变的,即——除魔正道。

保护人类是他们和谐的思想,这一点经常被其他生物吐槽,有非人类就评价驱魔师协会其实是人类自卫队。

“是人类呀。”花子感觉到背后的男人轻笑了一声,似乎是看透了她心里打得主意,“既然是人类那当然要出手了,这样吧,我的武器攻击范围太广了,你现在去跟你的同伴说,让他们离开,稍后我会将那个人类送回去,他是什么身份。”

“他是x大的学生,我们是在x大定点居住的ss级居民。前段时间刚去驱魔师协会进行了认证。”花子说得又快又急,“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们的居民证明就在我的口袋里。”坦白身份对双方都有好处,驱魔师协会与非人类有过约定,凡是信用级别达到s级别,除了几项行为被发现后当场格杀。

其余都是需要带回协会进行审判才能处理。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们,算是高斯市的名誉居民了,放心我不会对你们下手的。”

花子还感觉对方摸了摸她的头,“好了,快去告诉你的伙伴们吧。”花子感觉身体一松,对方松开了手,她回头看到的是一个俊朗的青年,眼睛是天生弯弯备具亲和力的笑眼,秀气的外表并不是关键,花子注意到的是这个男人身上穿着的是驱魔师标准的职业装。

长袍的颜色是浅灰色。

这是灰袍的象征……

好强的实力,年纪轻轻就能考核到灰袍。

男人看花子愣在那里,歪歪头问:“怎么了?还不去通知吗?我已经在四周埋下灭灵炸弹了哟。”

花子一听,什么疑问通通放到脑后,拔腿就跑。

灭灵炸弹,是驱魔师研究的武器中杀伤力和攻击范围都位于前排的一种。

造价不菲,并且灭灵炸弹的操纵也是需要一定的实力的,所以它被限制使用,只有灰袍以上的驱魔师可以使用。

再不跑快点,命都没了!

花子倒不担心唐且,因为灭灵炸弹对人类是无效的,甚至人类感受不到灭灵炸弹的爆炸。

爱丽儿这边正在心里犯嘀咕呢,自己跟树精打了半天的嘴炮,怎么还不见花子动手呢?

其余人也在犯嘀咕,爱丽儿今天是没吃药吗,忽然开始打嘴炮了?

“够了,跟你们废话也只是在浪费我的时间。”树精姥姥也察觉到了气氛不对,“早点解决你们,才是正经事。”

一看她要动手,所有人全部严阵以待,消失许久的花子忽然从一边冲了出来,张嘴就是:“快走!”

大家都傻了:“啥?”

“不管小哥了吗?”

“会有人来的,来不及了,我们先撤。”

虽然大家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都选择相信花子,准备撤退。

树精见这莫名其妙的神发展,还以为是对方故意设下的阵:“追了这么久,现在放弃?你他么逗我吗?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这肯定是你们的诡计,不过你们的小伎俩太差了,就算杀回马枪也没用的。”

花子招呼凌柯一起跑,临走前回头盯着树精看了几眼,留下一句:“保重。”

其他人不懂含义,但也跟着刷起了屏。

“保重!”

“好走!”

“壮士走好!”

“就此别过!”

还没等树精反应过来,这帮和她亲切践行的人,都跑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树精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地上的唐且,“抓的人也没被换掉啊。”

“花子,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我们要跑了。”

花子带着其他人一口气跑了几里路,艾米丽按捺不住疑问问道。

所有人都看着花子,等着她给出一个解释。

花子张了张嘴,地面忽然一抖,远处传来了一声轰鸣的爆炸声,剧烈的音波几乎冲击到了耳膜深处,直击大脑。

“因为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