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竞技> 《[综]第二食堂》> 第21章 红糖炖凤凰蛋09

第21章 红糖炖凤凰蛋09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今天唐且一起床便感觉不太对劲。

寝室外的走廊安静地宛如午夜十二点,他躺在床上都能听见隔壁水房水龙头里的水珠一滴滴的滴到水池里的声音。

他们寝室的三个室友昨天晚上都已经走了,唐且起了床,收拾了一下准备去第二食堂吃饭。

雍容也早早地坐在了柜台,他今天穿了一身黑底银边的唐装,衬着他皮肤细腻“早上好,放假不回去吗?”

“嗯,不回去了。”

雍容沉思了一会儿,手指在柜台上不住的点着,似乎很是不安,“那刚好,晚上你加一会儿班吧,那开目草的钱就算了。”

开目草的价格其实雍容之前和唐且算过一次,按每个月扣两百块钱得一直扣两百年,“老板你这是想让我去送死吗?”

“呵呵。哪能啊。”雍容抿嘴一笑,“你死了我去哪里找像你一样聪明能干拿钱又少的临时工?”

唐且面无表情:“老板你这么说我真感动。”

“不客气,你以后就更加努力的工作来报答我吧。”雍容拍拍唐且的肩膀,一脸我很重用你的表情,“好了,我们把话题扯回来,今晚过来加个班,有人订包厢了。”

食堂有包厢唐且是知道的,不过当初绯渊介绍的时候并没有带他去实地考察。

“包厢在哪里?”

“哦,在那里。”雍容指了指柜台对着的墙壁,“等客人来了就能打开了,包厢什么的还是食堂本身控制的,我们没办法掌控,具体位置在哪里也要看食堂的心情。”

“看它的心情?”

“嗯,今天晚上有社团在这里订了一桌饭,大概七点钟开始,怎么样有时间吗?”

“这个不好说,下午辅导员要找我有事。”

“你辅导员叫什么?我在这里呆了这么多年,基本每个辅导员我都认识。”

“他叫温越。”

“温越。”雍容想了想:“这名字倒不是很耳熟,新老师吗?”

“听说刚来没几年吧。”眼看话题越扯越偏,唐且及时把话题收住了,“老板,社团在这里订餐,是正常人还是……”

雍容听后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觉得有什么社团可以把所有能看见我们食堂的正常人聚集在一起的?”

唐且过了一会儿给出一个答案:“考古协会?”

“你还不如直接说盗墓算了,你们学校也没这些协会,也别瞎想了,今晚你就能看见了,你尽量赶过来吧,让别西卜去招待他们的确是有些不靠谱啊。”

说到别西卜,这位仁兄上班的时间的确是非常的任性,基本是看自己心情,经常会把【人不在】的牌子摆在柜台上,所以绯渊不得已需要常常充当一下打菜大妈。

见到这种情况,唐且也明白为什么要找一个兼职了,店里最稳定的两个工作人员一个是老板雍容,一个是锅炉房负责人锅炉爷爷,大堂服务根本没有人。

雍容补了一句:“对了,别西卜今天也不会来,所以请务必赶过来。”

“他好像很忙的样子?”其实唐且觉得别西卜这个职位完全是没必要的,只是端个菜而已,又不需要他装盘摆盘,什么都是现成的,只需要搭把手端一下,何必要专门找个人守在那里,还要多发一个人工资呢?

“是挺忙的,毕竟是地狱的二把手,当魔王也不容易嘛。”雍容看了一眼唐且,说:“你是不是很疑惑为什么别西卜会来这里工作。”

“有一点。”

“开店嘛,总得照顾很多问题的,要是有人来砸场子怎么办?各个关系总得疏通一下嘛,像招绯渊之前,我也和他们学校校长打了招呼,像锅炉爷爷就是幽灵界那边,而别西卜就是地狱那边了,有他们在,万一出了什么事也好说话嘛。”

“那为什么是别西卜?从他的气度来看,他并不适合……”

雍容不禁赞叹道:“你的判断力还不错,的确,从身份上来说别西卜不合适在这里工作,但是从能力上说,他却是最合适的。你是中文系出身,应该会学外国文学吧。”

“我们正在学。”

“那七宗罪知道吗?”

“你是指□□、暴食、贪婪、懒惰、愤怒、妒忌、傲慢?”

“对就是这个,你也知道你们人类就是喜欢胡思乱想,特别是喜欢把不了解的东西安上自以为是的定义,这七个特质就被你们安置在了七个恶魔上,不过你们这次还算靠谱,分的还挺对的。”

“别西卜……”这样的设定唐且在其他作品里也是看过的,“我记得贪婪对应的是玛门吧?”

“对,你觉得别西卜对应的是什么呢?”

“既然是跟吃的有关系,那就是暴食吧?”

“嗯,当时我向那边发出了邀请后,所有恶魔都共同推举了别西卜过来任职,反正我要的只是身份,形式主义而已,所以就给他在窗口上班了。跟他签的合约也挺随便的,反正是无限期的。”

“我明白了,那老板你录取我和人类有联系吗?”

“你?”雍容摇摇头,“我和人界暂时还没有联系过这个,再者说了,像你这样能进来的,一万个人里也难得有一个,就算找也得找像驱魔人那样的吧?驱魔人你知道是干什么的吧?”

他点点头,顾名思义,一听就明白了。

“现在人界驱魔人的组织倒是越来越强大了,你也提醒我了,改天去和他们联系一下。我之所以录取你吧,一是卖一个面子给莱顿,二是的确缺一个干实事的人,三吧,是食堂的意思,你也知道他很珍惜客人的,能留一个就留一个呗,你那房间怎么样?”

“挺好的。”唐且注意力放在了食堂的意思上,“老板你能和食堂沟通?”

“沟通谈不上,但是它有什么意愿会自己想办法告诉我的,比如这个学期刚开学,它想抢占市场,它还怂恿我去给其他食堂的菜下药。”

唐且只想扶额,果然食堂的执念就是制霸x大。

“你晚上一定要来了啊,万一辅导员问你什么急事,你就跟他说你在打工,大不了你把他带来,我跟他好好聊聊。”

“您不会是想把他吓傻吧?”

“吓傻到不至于,让他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就行了。好了,就这么说了,你做事吧。”

在食堂工作到中午,吃了午饭,又忙了会儿,等到下午两点半,唐且和雍容说了一声,去温越的办公室报道。

他是踩着点的敲了温越办公室的门,这还是唐且第一次去温越的办公室,办公室不大,里面两张桌子,靠门的那一张是温越的,另一张桌子的老师没有来,程建文也没有来,不知道这孩子是来迟了,还是不打算来了。

“报告!”

“进来。”

唐且进去时打量了一下,一张桌子靠在墙角,在前面一点摆着温越的桌子,门对着的就是窗口,窗台上摆着几盆长势可观的多肉。办公桌对着的墙摆了两个档案柜,里面放置着各种文件夹和档案袋。墙上还有些什么优秀班集体的锦旗之类的。

“唐且来了啊。”温越一开始在用电脑,看唐且来了,先把文件夹给关了。“辛苦你了,放假还要让你过来整理文件,程建文刚刚给我打电话说有些不舒服,所以今天就你一个人。”

“没事。”

“我们也正好接着这个机会聊一聊,我们到目前为止都没聊过呢。”

今天温越把唐且叫过来也就是为了整理学生的档案,包括入党申请书之类的,两个人一边整理,一边就聊了起来,主要还是温越问,唐且答。

“你是哪里人?”

“h市的。”

“那离这里不是很远,怎么不回家呀?”

“家里没人,回去也没意思,不如就在学校呆着。”

“家里没人?你父母工作很忙吧?”

“挺忙的。”

“父母做什么的?”

“我跟我爸很多年不联系了,干什么的我不知道,我妈是开服装店的。”唐且委婉的形容了一下张芸的生意。

“不联系?你们家是……”

温越问的很委婉,唐且回答的倒是很坦然:“他们在我小时候就离异了。”

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他的每一任班主任(都是女的)在听到了唐且的家庭情况时,都会对他表达出额外的关怀,就算是批评都会温柔一点,生怕自己再给这个单亲家庭的孩子心头增加一丝阴霾。

唐且对这种善意的特殊对待已经习惯了。

不管他不认为温越会因为这个对唐且多加照顾。

果不其然,温越听后只是点了点头,说:“你妈妈也不容易。”意思颇有劝解唐且理解一下张芸。

唐且自然是回答:“我明白的。”

这个话题就被温越搁下了,他又问了一些关于班上的问题,唐且也如实回答了,这些事情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就算他不说其他同学也是会说的。

档案的东西很乱很负责,他们俩一直整理到六点钟才弄好。

温越看时间花了这么长,也挺不好意思,于是提出请唐且一起吃个饭。

“不用了,老师,我等下还有点事。”

“哦……我听梁浩然说过,你现在在打工对吧?”

唐且打工的事情也没瞒着室友,梁浩然是学习委员几乎天天来办公室,温越知道也不奇怪。

“嗯。”

“在哪里打工?安全吗?”

唐且沉默了一番,说:“在一家很安全,福利很好,专员专供的餐饮店上班。”

“那跟同事相处怎么样?”

“挺好的。”除了他同事一个长着六只手,一个是来自地狱,一个是力大如牛的暴走萝莉,老板刚坑了他两百年的债务之外,一切都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