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 复苏崛起> 第二百一十九章 碾压 【求订阅】

第二百一十九章 碾压 【求订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微闭的双眼瞬间睁开,一股恐怖的气势瞬间爆发开来,神色之间满是阴沉之意。

    好一会,这股恐怖的气势才缓缓消逝,楚翌强压下心中的焦灼,沉下心来继续着身躯内血色能量的炼化。

    而此时,在这处峭壁之外,原本秩序井然的这处基地已是混乱不堪起来。

    数道高大的蛮人身影肆掠于这座基地之中,一道道恐怖的气息交织,笼罩了整个基地城池。

    在这股恐怖的宗师之势下,修为尚浅的基地将士连做出动作都困难,甚至不少将士连动弹都是问题,被这恐怖的宗师之势死死的压制着。

    全盛宗师之威,第一次显露于共和国将士眼中。

    屠杀,一场肆无忌惮的屠杀!

    在这异时空,全盛状态下的蛮人宗师,向这座基地驻守的所有共和国将士宣告着一个不可违逆的真理。

    宗师之下皆蝼蚁!

    无边的血色洒满了这座城池,残存的共和国将士就好似飞蛾扑火一般,奋勇而上,却又黯然凋零,就连稍稍阻挡一下肆掠的蛮人宗师,都只是奢望……

    一道道悲壮的高呼声清晰传入耳中,楚翌的神色也愈发冰冷起来,无边的杀意充斥了这座闭关密室。

    在这个时候,楚翌第一次感觉时间过得如此之缓慢,每一分一秒都是难以言喻的煎熬,这份煎熬之下,整个身躯都不由微微颤抖起来。

    技能面板上的能量再次疯狂涌入体内,加速着这血色能量的炼化,本是缓慢的蜕变瞬间提速起来。

    一分钟?还是一小时?

    楚翌不知道,终于,煎熬时刻终止,身躯仿若打开了某个枷锁一般,磅礴至极的力量感充斥身躯,难以言喻的恐怖气息溢散开来。

    整个闭关密室似乎都难以承受这股气势一般,石壁脱落,堵在洞口的巨石瞬间炸裂开来。

    这座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的峭壁中间位置,在一声沉闷巨响之中,光滑的峭壁上陡然出现了一个大凹坑,碎石飞溅,烟尘滚滚。

    一道有异于蛮人宗师的恐怖气势也随之笼罩了整座基地城池。

    无声颤鸣,一道刺眼至极的刀光于天空之中闪烁,眨眼之间,刀光便已降落,伴随着一声金铁交鸣之声,一名肆掠的蛮人宗师,已是喷涌鲜血倒飞而去……

    轰!

    与此同时,一声沉闷巨响也随之响起,地面都已炸裂,楚翌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野之中。

    原本肆意屠杀的数名蛮人宗师也瞬间停止了动作,忌惮至极的目光紧盯着持刀伫立的楚翌。

    没有言语半句,楚翌目光缓缓环视了一眼遍布基地各处的血色之景,神色已是有若万年寒冰一般冷冽,汹涌的杀意毫不掩饰的锁定着这几位蛮人宗师。

    “你们该死!”

    声音冰冷刺骨,下一秒,伫立身形陡然膨胀起来,眨眼之间,一个高达十余米的巨人便出现在了所有人视野之中。

    庞大的身形之下,原本高大的蛮人此时也好似幼儿一般,数米之长的战刀已是高高举起,闪烁着冷冽寒光的刀锋带着毁天灭地的恐怖气息直劈而下。

    砰砰砰……

    一声声碰撞声响彻山脉,那原本有若神魔一般的蛮人宗师纷纷倒飞而去,鲜血洒落,似一阵阵血雨一般。

    碾压!轻松至极的碾压!

    在体内还未溢散的血色能量与人族战体的加成之下,几名宗师初期的蛮人强者就好像脆弱如幼童一般,完全没有了之上的威风模样,被楚翌肆意的吊打着。

    刀锋再次降下,视野之中,这名蛮人宗师的神态清晰可见,楚翌坚信,这一刀落下,这名蛮人宗师,必定死亡。

    但在看清楚这名蛮人宗师的模样之后,楚翌也不禁心头一跳。

    “赵寇!”

    思绪飞速转动,汹涌的劲力却是下意识的收了几分,刀锋偏转,只是将赵寇击成了重伤,却也无性命之忧。

    在近乎碾压的绝对优势之下,这场战斗,结束得很快,却也没有留下一名蛮人,几名重伤的蛮人宗师狼狈的逃窜而去。

    悬浮于空,楚翌就这般默默注视着那几名逃窜离去的蛮人宗师,直到这几名蛮人宗师彻底消失于视野之中,再也感知不到丝毫,楚翌才缓缓的降落于城墙之上。

    与此同时,一抹血渍也于嘴角渗出,楚翌脸色瞬间苍白如纸,双手无力的撑在墙垛之上,支撑着身躯的站立。

    身躯内那还未彻底炼化的血色能量已然完全失控,在身躯内肆无忌惮的冲击席卷着。

    “不要过来。”

    声音嘶哑而又带着几分颤抖,楚翌艰难的抬起手制止了靠拢而来的寇封还有一众基地将士。

    技能面板上的暖流疯狂涌入体内,死死的护住身躯内的各个要害部位,但这股失控的血色能量流依旧肆掠,疯狂的冲击着身躯各处,整个身躯内部,已然成为了一处战场。

    僵持交织!

    楚翌面容都已扭曲,坚硬的木制墙垛早已被握得粉碎,留下两个手掌大小的缺口,死死支撑的身躯更是剧烈的颤抖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道颤抖的身影早已成了血人,在地面留下了一大滩血色,血水渗着地面缝隙滴落,几近将这段城墙染红。

    烈阳高悬,在基地一众将士担忧的目光之中,这道颤抖的血色身影陡然高高跃起,怒声如雷鸣,血色刀光甚至彻底盖住了那刺眼至极的烈阳。

    伴随着一声惊天巨响,一道数百米之长的狰狞裂缝贯穿整座密林,人为的将这处原始密林分成了两半。

    砰!

    一声巨响,只见那血色身影已是跌落地面,就在众将士担忧之际,清晰的脚步声也突然在这弥漫的土尘之中传出。

    那道血色的身影也慢慢的再次显露于众将士视野之中,只不过神色之间的苍白已然消失不见,那一道道伤痕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直到再次飞跃而起,出现在城墙之上,这道身影,却也完全看不到之前的那副重伤模样,已然彻底恢复了正常之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