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 复苏崛起> 第一百四十九章 死于话多

第一百四十九章 死于话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隐藏于黑暗之中,楚翌毫无动静的伫立在假山巨石后。

    直到视线范围内,巡逻队伍再次消失,楚翌才有了动作。

    深吸了一口气,紧握刀柄,光明正大的走出了这片黑暗。

    毫无疑问,刚迈出黑暗,瞬间就有几道目光聚焦而来。

    面色如常,直接无视了这些聚焦而来的目光,楚翌步履不急不慢,朝着后院出口走去。

    百余米距离,不过片刻,楚翌便走出了后院。

    刚踏出后院,视线之中,一支巡逻队伍迎面走来。

    心头一跳,没有丝毫异常动作,楚翌硬着头皮继续走着。

    兵甲碰撞声愈发清晰,巡逻而来的蛮人将士近在眼前,整个人已经紧绷到极点,战刀紧握,已然处于了蓄势待发状态。

    踏踏踏……

    步子很是平稳,楚翌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这些蛮人士卒打量自己的目光。

    为首的一名蛮人将领还对着自己点了点头,似是相识一般。

    头皮发麻,楚翌立马挤出一丝笑容,点头示意。

    庆幸没有交谈,交错而过,楚翌还未来得及松一口气,身后突然响起的一道声音又立马让楚翌将心提到了嗓子眼。

    “长焦,等一下。”

    停下脚步,转身,楚翌疑惑的看向那名蛮人将领,没有说话,但眼中询问的意味很是清晰。

    “百夫长有事找你,你等下记得去一趟。”

    注视着那名蛮人将领,楚翌脑海中飞速转动,一个个念头推测闪烁。

    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得到楚翌的回答,那名蛮人将领摆了摆手,才率领着士卒继续朝着后院方向走去。

    直到这支巡逻队伍消失在了视线范围内,楚翌才松开了紧握着刀柄的手。

    手心已经满是汗水,晚风拂过,早被汗水浸湿的衣裳带着丝丝凉意。

    定了定神,楚翌瞄了一眼前方的走廊,没有丝毫停顿,对比着脑海中记忆的地图,朝着府中大门走去。

    驻守族长府的蛮人士卒显然是属于章尉的亲卫心腹力量,互相之间,大都认识。

    一路上,多次遭遇蛮人巡逻队伍,也没有谁过来盘查一下。

    大都不过点头示意一下,便交错而过。

    人的惯性思维莫过如此……

    哪怕府中大门,在楚翌出示了身份令牌之后,随意的编造了一个借口,便轻松的走出了族长府。

    夜晚城池,和白天一样,糟杂热闹。

    一座下品巫部,十余万蛮人。

    迁徙工作无比繁琐,哪怕有着临时收编的黑水战师配合,也不是短时间能够完成的任务。

    街道上随处可见拖家带口的蛮人,还有一队队看似护卫实则押送的蛮人将士。

    扫了一眼街道上的繁忙场景,楚翌刚准备迈动步子,一道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了视线中。

    “变幻之术不错。”

    似赞赏一般,立于楚翌前方,章尉淡淡的说了一句。

    瞳孔收缩,已经来不及去想到底是哪里出了破绽,楚翌紧盯着眼前的章尉,手掌缓缓握住刀柄,能量血刀翻涌,一丝冷冽的杀意缓缓逸散开来。

    “我要是你,就不会做出愚蠢的事情来。”

    瞟了一眼楚翌已经紧握刀柄的手掌,章尉看上去完全太在意一般,扫了一眼街道上值守的一队队蛮人士卒,随意的说道。

    “你觉得你能逃出吾之手掌心?”

    说完,章尉停顿了一会,却是第一次认真的打量起楚翌来。

    片刻过后,章尉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玩味之色,紧盯着楚翌,一字一句的说道:

    “或者,你想让我见识一下巫神体的威势?”

    话音落下,下一秒,章尉脸上玩味表情定格,眼中满是惊骇。

    只见一道血色刀芒冲天而起,云霄破碎,有如九霄雷霆一般,以不可匹敌之势,从天而降!

    “轰……”

    一声惊天巨响,百余米街道,已然破碎,刀芒冲击之下,绵延的建筑似豆腐一般轰然倒塌。

    漫天烟尘之中,楚翌大步走出。

    步履迈动,手中战刀随意的丢在地面,落地瞬间,战刀便好似玻璃一般,成了碎片。

    目光搜寻之际,手中又突兀的出现了一柄战刀。

    不过片刻,目光便锁定了一处坍塌建筑的角落。

    身形闪烁,眨眼之间,便出现在了这处坍塌建筑之前。

    “怎么可能……”

    已然奄奄一息,章尉双眼死死的盯着持刀走来的楚翌,似乎根本无法相信这个结果一般……

    没等章尉将话说完,大跨步之下,刀光从天而降,身首已然分离。

    头颅翻滚,瞪大的双眼依然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死于话多。”

    战刀入鞘,弯腰捡起章尉腰牌,楚翌冷冷的瞟了一眼地面滚动的头颅,脑海中不禁冒出了这几个字。

    目光扫视了一眼仍未散去的漫天烟尘,随后猛的一拳击在一旁的建筑之上。

    伴随着一声轰鸣,建筑轰然倒塌,将章尉尸身掩埋。

    身形闪烁,刚跑动不过十余米,一股莫名的危机感陡然涌上心头。

    锵……

    战刀瞬间出鞘,身形变幻,刀光横扫。

    视线之中,只见章尉尸体方向,一抹血色极速窜来。

    冷冽刀锋与血色碰撞而过,但这抹突然出现的血色却仿佛无影无质一般,刀锋格挡没有起到丝毫作用,好似虚幻一般,穿过刀锋,眨眼之间,便已窜入了身躯之中。

    战刀还处于横劈状态,楚翌的面色却也瞬间阴沉了下来。

    咔嚓……

    甲胄撕裂,目光瞬间聚焦在血芒窜入的胸膛部位。

    一个拳头大小的血色符文已然印刻在了胸膛之上。

    盯着这个血色符文,楚翌面色阴晴不定,深深的看了一眼地面上章尉的尸身,心头不由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霾。

    踏踏踏……

    这时,街道上,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至近的传来。

    “砰……”

    手掌拍在胸膛,伴随着沉闷的响声,面色瞬间苍白,一丝血渍从嘴角渗出。

    披头散发,神色狼狈,楚翌艰难的朝着烟尘之外走去。

    视线之中,这片建筑残骸附近,一队队蛮人士卒极为迅速的围拢过来。

    踉踉跄跄,走路都有些不稳,此时的楚翌看上去已是一副重伤模样。

    “什么情况?”

    完全没有理会楚翌的“伤势,”一名蛮人将领一把抓住楚翌衣领,神色焦灼,质问道。

    “属下……不……不清楚……”

    “咳咳……”

    鲜血再次从嘴角渗出,楚翌艰难的咳嗽起来。

    “快!过去!”

    粗暴的把楚翌推开,这名蛮人将领显然已经很是焦急,对着身后的一众蛮人士卒大吼了一声,便提着武器便冲进了还未散去的烟尘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