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 复苏崛起> 第一百零九章 万字大章求订阅

第一百零九章 万字大章求订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还未靠近那处被恐怖凶兽踏平的山脉,楚翌就被在外围侦查警戒的将士拦下,再一次的感受了一次将士们的警惕之心。

    通过繁琐的检查,楚翌才得以放行,没有丝毫停顿,便朝着那处已经消失的山峰直奔而去。

    穿过茂密高大的树林,映入眼帘的场景就仿佛被隔绝的两个世界一般,原本数千米之高的山峰已然被凶兽巨足碾成了一个极为平缓的山坡,方圆数千米范围内皆是一片狼藉,

    蛮兽尸体,成片成片倒塌掩埋的树木,碎裂山峰崩塌形成的一座座土坡……

    “情况如何?”

    快步走上前,看着这处地域忙碌的一众科研人员,楚翌对着寇封问道。

    “正在搜查,还没有消息汇报上来。”

    “你看到了那两头恐怖的怪兽没。”

    “看到了。”

    楚翌点了点头,看着这数千米的一片狼藉,说道:“有点不敢相信。”

    寇封苦笑着说道:“我都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

    楚翌扭头看向寇封,问了一句。

    “你觉得,蛮人中有没有这么恐怖的存在?”

    “不清楚。”

    寇封摇了摇头,停顿了一会,才说道:“不过应该没有,有的话咱们现在估计也没机会站在这里了!”

    “但愿吧!”

    叹了一句,两人也有些沉默起来。

    只要是知情人都很清楚,现在的战争,人类的种族存亡之战,对整个异时空而言,连微不足道都算不上。

    瑶谷平原,数千万蛮人生活的地方。不过是断苍山脉的一处山谷而已。

    这个神秘的世界,有多么恐怖,谁也预料不到。

    甚至人类都不敢有太多过激的动作,突变的时代,种族存亡危机面前,能够维持住与蛮人的战争,就是再好不过的局面了!

    “司令员,有发现!”

    急促的声音打破了这份沉默,一道身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什么情况!”

    寇封立马问道。

    “发现一处血泊,可能是那凶兽留下的!”

    “走!”

    听到这个回答,寇封对着楚翌说了一声后,便立马朝着所发现的地方飞奔而去。

    “什么情况!”

    赶至发现凶兽血液的地方,看到围拢在一起的一众科研人员,寇封走上前下意识的问道。

    “司令员,情况有些不对劲。”

    还没等寇封看清楚所谓的凶兽血模样,一旁科研人员的声音便立马响起。

    寇封下意识的问了一句:“怎么了?”

    “这血泊很诡异。”

    “只要稍微靠近血泊范围,整个人就会出现轻微的幻觉,越靠近血泊,幻觉就会越重。”

    “现在还不清楚情况,我们不敢贸然靠太近。”

    听到科研人员的解释,楚翌走上前,看向前方约水缸大小的血泊,血泊颜色诡异,妖异的红芒有如水波荡漾一般,不停地闪烁着。

    即使相隔数百米远,似乎仍然能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压抑气息,有些糟杂混乱的嘶吼声充斥耳边,让人有些头昏脑胀。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没?”

    走到楚翌身旁,寇封看向血泊问道。

    “没有。”

    楚翌摇了摇头,目光聚焦在那一滩血泊之上,沉默了一会,才说道:“我去看看。”

    说完没等寇封回答,楚翌瞟了一眼技能面板上的能量,便迈开了脚步,往血泊走了过去。

    走了没几步,楚翌就不由感觉意识有些恍惚,一阵阵巨吼声清晰的环绕耳边,脑袋都有些晕乎乎起来。

    停下脚步,楚翌调整了一下精神状态,对身后紧盯着自己的众人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后,才迈开脚步,继续朝着血泊靠近。

    一步,两步,三步……

    距离血泊越近,幻觉也越来越重……

    轰!

    突然,一声炸响陡然于脑海之中响起,挺立的身躯都有些站立不稳起来,意识也随之一阵模糊,不过瞬间,待清醒过来后,一道顶天立地的巨猿身影充斥了整个眼帘。

    吼……

    巨猿一声怒吼,暴虐的双目似乎穿过了时空的界限,看向了楚翌。

    巨手探出,遮天蔽日,有如泰山压顶一般,朝着楚翌笼罩而来。

    咔嚓咔嚓……

    恐怖的压力笼罩全身,身躯都仿佛支撑不住一般,不停地嘎吱作响。

    楚翌艰难的抬头看向那落下的巨手,死亡的预感瞬间涌出,巨掌一旦落下,必死无疑!

    “啊……”

    青筋暴起,楚翌面部狰狞,技能面板上的能量飞速涌入体内,猛的一声大吼后,人族战体显化而出,失控的身体再次回到掌控之中。

    在巨手落下之际,整个人暴起后撤,有如弹射一般,庞大的身躯失控的朝着后方摔落而去。

    砰……

    一声巨响,强大的冲击力直接将后方的巨石撞得粉碎,碎石四溅,烟尘之中,楚翌艰难的站了起来。

    “咳咳……”

    抹了抹嘴角的血渍,看着前方的那一片血泊,楚翌眼中闪过一丝后怕之色。

    “有些莽撞了!”

    暗自警醒之时,寇封和一众科研人员也连忙冲了过来。

    “没事吧!”

    “没事!”

    艰难的站起身,楚翌指了指前方的那处血泊,喘息粗气说道:“那血泊你们不要靠太近了,很危险!”

    “什么情况?”

    寇封立马又问了一句。

    “凶兽,幻觉中会出现那头巨猿凶兽,极度危险!”

    “那滩血泊应该是那巨猿凶兽受伤所留下的!血液中应该是残留着巨猿凶兽的意志气息之类的……”

    “司令员,侦查部队汇报。”

    楚翌话说完,一名军官的汇报声便响起。

    寇封扭头看了一眼那名军官,问道:“有什么发现?”

    “报告司令员,侦查部队汇报,方圆约十里的范围内未曾发现任何蛮兽踪迹,而且,蛮兽似乎不敢进入这片区域。”

    听到军官的这个汇报,寇封不禁一愣,随即立马问道:“怎么说!”

    “有多支探查部队在往外围侦查之时,遭遇蛮兽,不敌撤退至这个十里范围后,蛮兽便不敢追击了,部队进行了多次实验,结果也都是如此。”

    “蛮兽,不敢进入这个方圆十里的范围内。”

    听到这个消息,众人不由都下意识的看向远处的那滩血泊,毫无疑问,导致蛮兽不敢踏入这处地域的原因,就是眼前的这滩诡异的血泊。

    “目前等级高一点的修炼药剂原材料都是什么?”

    突然,楚翌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寂静。

    话音落下,立马就有一名科研人员回答道:“蛮兽!目前f级以上的修炼药剂原材料皆是蛮兽血液,等阶越高的蛮兽血液制造的药剂效果的越好。”

    “那么……”

    楚翌紧盯着前方的血泊,幽幽的说道:“若是这滩血液制成修炼药剂……”

    话音落下,寇封立马对着身旁的军官下达了命令。

    “赵峥,立即赶回蓝星,将此事汇报给湘北指挥部,请求科研力量支援!”

    待到寇封下达完命令,楚翌沉吟了一会,才扭头看向寇封,问道:“这里距离基地有多远?”

    “不到十里!”

    话刚说完,寇封就立马反应了过来,瞪大了眼睛说道:“你是说……”

    楚翌点了点头,盯着前方的血泊说道:“方圆十里的范围,足够基地正常秩序之下的运转了!”

    “确实!”

    “不过,基地是安全了,以后要想轻松的诱杀蛮兽可就是从前那么简单了。”

    “我们不可能永远倚仗科技。”

    说完楚翌沉默了一会,目光注视着远方的异时空丛林,缓缓的说道:“我快要突破了。”

    “等这次回蓝星突破至武师后,我想从这里去一趟瑶谷平原。”

    听到楚翌的这句话,寇封摇了摇头,说道:“太危险。”

    “仅仅是根据地质专家的推测,这里距离瑶谷平原至少有着数千公里之遥远,要穿过这数千公里之远的丛林,太过危险。”

    “而且,刚突破至武师,筋骨才刚开始淬炼,也还不能完全掌控,身体变幻也容易露出马脚……”

    “现在还只是想法。”

    楚翌笑了笑,说道:“具体实施还需要一段时间。”

    “而且前往瑶谷平原也需要一个极为周密的计划,不急于一时。”

    “我听说第六研究院便是专门对蛮人进行研究的,等突破后我就先去那里待一段时间,详细了解一下蛮人的情况。”

    “确实需要一个周密的计划。”

    “不过上面会不会批准你这个想法还是另外一回事。”

    听到这句话,楚翌摇了摇头,目光注视着远方的丛林,百余米之高的大树却是让人有种渺小的感觉,一如人类面对神秘强大的异时空一般。

    渺小脆弱。

    “会的。”

    “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

    话音落下,安静了许久,寇封的声音才响起。

    “你没必要这么做的。”

    笑了笑,楚翌叹了一句。

    “没有什么必要不必要。”

    “去一趟而已。”

    ……

    基地练武场。

    在寇封特意安排的单独修炼室内,楚翌破天荒的没有进行修炼,盘膝坐在修炼室中央,目光紧紧盯着视野之中的技能面板。

    炼体呼吸法:炼肌(4999/5000)

    能量:3356

    距离突破至武师只有一步之遥,而能量,看上去也是一个颇为充裕的数字。

    楚翌却迟迟没有修炼,跨过近在眼前的关卡,进行突破。

    楚翌心中有种不祥预感,这次突破一定又会是艰险至极,或许,那种必死无疑的感受又会出现。

    技能面板中看上去颇为充裕的能量,似乎有点不怎么保险。

    念头转动,楚翌毅然起身,几步走出修炼室。穿过关卡重重的地下基地,便再次朝着这处异时空丛林飞掠而去。

    这一次,楚翌却也没有了之前的放肆轻松,而是又回到了最初踏入异时空的那般小心翼翼。

    经历了那场恐怖凶兽大战引发的蛮兽暴动过后,这处丛林中的蛮兽,显然也经历了一场优胜劣汰。

    弱小的低阶蛮兽几乎已经见不到踪迹,高阶蛮兽占据了这片山脉。

    原本已经彻底探查摸索清楚的蛮兽分布,也变得混乱起来,在这般情况之下,楚翌也不敢托大,小心翼翼的穿梭在丛林之中,有如一名潜藏于阴影之中的盗贼一般,一击不中,远遁千里……

    不过这般混乱之中的小心,也让能量获得的速度大大减缓,没有了之前那飞速的增长,一连十余日,楚翌就穿梭在这座山脉中,寻找着各种自己可以猎杀的蛮兽。

    湘市北部郊区复兴纸厂。

    早在一年之前,部队就突然接管了这处工厂,全面戒严了附近的相关道路,就连市政原本计划修建的绕城高速都因此而改变了路线。

    这件事在当初还引发了较大的波动,但随着时间流逝,也慢慢成为了过去,没有再引起一丝波澜。

    正午,烈阳高照,戒备森严的工厂依然平静,原本工厂低矮的围墙也早就被改造成了高大的城墙,城墙各处,随处可见警惕巡逻的将士。

    “一号潜伏哨汇报,有大型车队开往工厂……”

    工厂警戒通信系统内,一道声音打破了通信系统内的寂静。

    城墙上,听到汇报,孙涛抬起手中的望远镜,看向远方高速路上直奔工厂而来的车队。

    中巴车,军用吉普指挥车,东风大卡……

    “上面通知车队到达的时间是不是这个点?”

    透过望远镜注视着远方极速行驶而来的车队,孙涛的声音响起。

    “是,按照上面的通知,车队预计12时左右到达,正是现在这个时间点。”

    “好。”

    放下望远镜,孙涛的命令声也在通信系统内响起。

    “各通行哨卡注意,确认车队相关通行证明后,可以放行。”

    下达完命令,孙涛便立马率领着几名军官快步走到了城门处,准备迎接着车队的到来。

    “营长,这次来的是什么人啊?”

    站在城门处,一名军官有些好奇的对着孙涛问了一句。

    “我也不清楚,但从车队规模来看,规格估计不低。”

    “营长你净说些没用的。”

    听到孙涛的回答,军官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来这里的人,哪次规格低过。”

    听到身旁军官的吐槽,孙涛脸颊忍不住一阵抽搐,确实,自从被调派驻守这处研究院后,以往难得一见的大人物就成了地里的大白菜一样,一天见一个,几乎都不带重复的……

    当远处的车辆轰鸣声越来越清晰,众人的目光不由都聚焦在了缓缓行驶而来的车队上……

    车队中间位置的一辆中巴车内,见到前方清晰可见的城墙,一名挂着少将军衔的军官立马起身,走到了中巴车后方的一处座位前,看向座位上翻阅着文件的老将军,轻声说道:

    “首长,已经到了第六研究院了。”

    “嗯。”

    听到军官的声音,老将军将手中的的文件放下,稍显苍老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将士们有没有选择退出的。”

    “没有。”

    军官立马回答道:“没有一个将士选择退出。”

    “没有一个退出嘛……”

    老将军自语了一句,眼中闪烁过一丝追忆,最终才缓缓的说道:“一定要安排好将士们的家人,用最好的待遇对待他们家人……”

    ……

    车队停下,一道道人影从车辆里走下,早已习惯了迎接上级视察队伍的孙涛等人却陡然感觉有些不对劲。

    完全没有半点上级视察队伍的样子,下车的人很多,但却诡异的没有一丝交谈声响起,一个个皆面无表情的沉默着,气氛瞬间压抑到了极点。

    忍不住的和身旁几名军官对视了一眼,孙涛此时也有些忐忑起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敬礼!”

    正在忐忑之际,当看到车队中间位置中巴车里走出的老将军身影后,孙涛心头一颤,下意识的大吼了一声。

    唰……

    整齐划一的军礼瞬间面向了走下中巴车的老将军。

    将星璀璨……

    这个时候,孙涛才有些明白这个词语的意思。

    共和国硕果仅存的老将军暂且不说,其身后小心跟随着的十余道军装身影,皆是一片耀眼的将星。

    咕隆……

    孙涛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原本已经挺直的身躯又不由自主的坚挺了几分,笔直的伫立在城门处,目不斜视,有如一座雕塑一般。

    直到人群全都走进了城门,进入了研究院内,迎接的孙涛等人才不由松了一口气。

    “营长,我现在很好奇,这研究院里面到底有什么?”

    “连老将军都过来了……”

    “我也想知道。”

    孙涛点了点头,看向身旁的军官,认真地说道:“要不你去问问?”

    ……

    弓箭:小成(2543/10000)

    刀法:小成(8953/10000)

    炼体呼吸法:炼肌(4999/5000)

    人族战体:初级(328/1000)

    能量:7895

    山脉中,看了一眼技能面板上史无前例的能量数字,楚翌便将目光再次看向自己所处的这片丛林。

    原本基地部队探查区域的最外围,距离基地有着数百里之远。

    此时的这片丛林蛮兽不多,只有着为数不多的高阶蛮兽存在。

    而这片丛林里的低阶蛮兽,也早就化为了刀下亡魂。

    “蛮兽领地意识强烈,除了觅食,一般很少离开领地……”

    “蛮兽对气味极为敏感……”

    “丛林里……”

    默默地捋了捋这些日子在丛林里得到的经验,然后深深记忆于脑海之中。

    思虑了许久,楚翌却是不由暗自摇了摇头,自己能够如此顺利的在这片丛林里猎杀蛮兽,不是因为自己有多强,也不是运气有多好。

    全靠着脑海中那张不知道多少将士用生命侦查出来的详细地形图,才能提前避免掉许多危险。

    “数千公里丛林……”

    转身看向南方那一眼望不到头的丛林,楚翌目光闪烁,停顿了一会,身形便朝着基地方向飞掠而去。

    一路疾行,随着距离基地越来越近。视线范围内也多出了许多小心翼翼在丛林里侦查着的将士身影。

    唯一庆幸的便是这些日子于丛林里猎杀蛮兽,也与不少队伍有过碰面,倒也没有经历太过繁琐的检查。

    没有浪费多少时间,丛林中的基地便已经出现在视线之中。

    仅仅不过在丛林里待了十几天,这处简陋隐蔽的基地便已经变了一个模样。

    原本茂密的树林已经被清空了一大片,可以清楚的看到正在不停忙碌着的将士们,一个类似于古代军队营寨模样的基地已经出现了一丝雏形。

    远处,还可以看到正扛着着一根根巨大原木飞奔而来的将士,显然,这种木头,便是目前这座营寨的主体材料。

    在基地内忙碌的人影中搜寻了一会,楚翌便锁定了正在巡视着的寇封,身形闪烁,不过瞬间,便到了寇封身前。

    下意识的,寇封便一拳挥出。

    足以掀飞一辆装甲车的庞大力量却没有引起丝毫波动。

    握拳,用力。

    “啊……疼疼疼……”

    “快松手……”

    寇封的哀嚎声顿时响起。

    松开握着寇封拳头的手,楚翌笑着看向身前猛甩手的寇封:“这才几天,动作这么快?”

    “真踏马的疼,骨折了!”

    “你得赔偿,三十支血色黎明药剂,不然这事没完……”

    猛甩着手臂,寇封对着骂骂咧咧的说着。

    “给你六十支,这只手给我握一下。”

    “去你的,你离我远点。”

    听到楚翌这句话,寇封立马跳了起来,瞪着眼睛看向楚翌。

    “你咋这么歹毒!”

    “行了行了。”

    无奈的摆了摆手,楚翌指了指空地上忙碌的士卒们,问道:“这是准备建一个营寨将这附近包围起来?”

    “对。”

    揉了揉拳头,寇封无力的回答了一句。

    “以那滩血泊为中心,建立一个地面基地。”

    “原来的那处地下基地,将作为附属暗中分基地使用。”

    看向远处将士们运输着的一根根巨大的木头,楚翌问道:“用那个能行吗?”

    “那是侦查队伍在f2区发现的一种树木,被科研人员命名为沉态木,这种树木无论是硬度还是其他方面。”

    “一点都不逊色于高硬度的混凝土,只是砍伐比较麻烦而已……”

    “用这个当做地面基地的建筑材料,算是绰绰有余了。”

    “毕竟,要是一旦发生什么意外情况,基地的防御能力有多强,并没有太大作用……”

    对这句话,楚翌也有些无法反驳,事实确实如此,目前这座基地看似顺利的运转,其实不过是在刀尖跳舞。

    稍有不慎,或许,覆灭,就成了这个基地的唯一结果。

    思绪转动,楚翌又问了一句:“那个凶猿的血液效果如何?有什么发现没有?”

    “目前毫无进展,连最起码的靠近都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已经有好几名科研人员牺牲在那血泊的幻觉中了。”

    “不过对蛮兽的恐吓效果倒是不错。”

    “我们进行了多次实验,哪怕是d2区那头可能为五阶之上的蛮兽,也不敢靠近这里丝毫。”

    说到这,寇封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指着这外围的空地。

    “你能想象得到那种就站在蛮兽面前,近在咫尺,蛮兽却不敢靠近丝毫的场景嘛!”

    对那种画面,楚翌不由觉得有点搞笑,毫无智商存在的蛮兽,其生存本能竟然如此敏锐!

    楚翌似有所感的说了一句:“要是能模拟凶猿的这种恐怖气机,那我们不是可以在这山脉中畅通无阻了!”

    “第七研究院就是专门研究蛮兽的,这点,你得去问他们!”

    “那还是算了!”

    楚翌摆了摆手,有些无奈地说道:“我是真的不想和那群研究院的打交道,每一个都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了!”

    “哈哈!谁让你是人类中武道修为最强的!”

    “我倒是想体会你那种待遇,但修为低,去了都没人鸟我啊……”

    寇封笑着打趣了一句后,又突然说道:“最近又设立了一个全新的研究院,你应该还不知道吧?”

    听到这句话,楚翌缓缓的说出了两个字。

    “第九?”

    “对。”

    点点头,寇封说道:“第九研究院,主要负责对觉醒者的研究。”

    觉醒者!

    楚翌沉吟了一会,问道:“觉醒者的话,现在外面什么情况?”

    “不清楚,我也和你一样,与世隔绝了……”

    “不过部队的话,其他地方我不清楚,首央山驻守区在公布觉醒者消息后,不过数日,就有了数百名觉醒者主动上报备案了!”

    “现在我这个基地,也有五名觉醒者。”

    说完寇封似乎有些感慨,叹了一句。

    “相比普通人,觉醒者优势太大了!”

    笑了笑,对寇封的感慨却是有些赞同。

    觉醒者,分为身体觉醒,和天赋觉醒。

    身体觉醒,则为力量,速度,体质这几个方面的变化,而仅仅是第一次觉醒,所获得的那方面超凡力量,普通人要修炼半年,乃至更久时间才能获得……

    天赋觉醒,则更加罕见诡异。

    战斗直觉的变化,对某种武器的天才掌控,乃至短时间内提升全方面修为的某种状态……

    而且觉醒者觉醒后,通常其修炼资质都会直线上升……

    相比普通人,觉醒者确实算得上是天之骄子了!

    “不过其他觉醒者再变态,也没有你变态!”

    说着,寇封又忍不住对着楚翌吐槽了起来。

    “你那战体状态,可是目前已知所有觉醒者中最为变态的……”

    “如果真的有主角配角之分,我觉得你肯定就是那主角了……”

    “天赋逆天,修为一骑绝尘……妥妥的主角模板啊……”

    “以后,我就抱你大腿了……”

    果断的抬起腿,伸在的寇封面前。

    “来,抱一下!”

    ……

    时隔近一月,穿跃空间裂缝,回到蓝星。

    熟悉的防御圈映入眼帘,不过相比首央山空间裂缝处的严密防御,这里的防御显然薄弱了些许。

    不同于目前首央山对神秘力场的死守,这里处空间裂缝连接的异时空丛林,远离蛮人,而且就算蛮人发现,也难以于跨越数千公里丛林发动一场大规模的入侵战争。

    再加上这处空间裂缝连接的异时空,目前也成为了共和国的重要物资来源地,每天都有着数量庞大的异时空各类物资运送回来。

    故而湘北驻守区对力场之内的防御也没有那般严防死守,只有着数道永备防线包围着空间裂缝,防御重心转为了力场之外。

    车辆轰鸣声毫不停歇,整个空间裂缝前,已然变成的一个巨大的交通运输枢纽站,没有在空间裂缝前停留,楚翌迅速的让开了道路。

    各种异时空的资源被基地士卒从空间裂缝源源不断的运送而出,搬上早已等待的各型重型运输车……

    瞄了一眼前方空地排得满满当当的重型运输车,楚翌心头也稍稍安定了些许。

    车辆还能于神秘力场之内使用,就说明神秘力场那种诡异压制距离到达极点还有着比较远的一段距离。

    “首长!”

    这时,裂缝前方的一辆重卡旁,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首长,您是要回指挥部吗?”

    见到楚翌的身影,徐滔匆匆的从重卡旁跑了过来。

    “对,回湘北指挥部。”

    点点头,楚翌看向那辆满载着某种矿物的重卡,声音也随之响起。

    “你不是基地侦查部队的嘛,换单位了?”

    “没有没有。”

    徐滔连忙回道:“现在基地变得安全了,物资运输数量也增加的许多,我们大队是临时过来帮忙的。”

    “等指挥部派遣过去的支援部队过去适应情况后,我们估计就回侦查部队去了。”

    听完徐滔的回答,楚翌指了指空地上密密麻麻的重型运输车,说道:“你们这些物资都是运到哪里去?”

    “很多地方。”

    “物资不同,运送至的地方也不同。”

    “我现在负责运送的是乌铁矿,也是目前异时空开采数量最多的矿物,每天都有几百车要送至湘北水城的冶炼厂……”

    “据说这种乌铁矿便就是蛮人那种黑色甲胄的主体材料……”

    听着徐滔的讲解,楚翌扫视着那些重型运输车上的各种各样的异时空物资,心中对现如今的形势也慢慢有了一个清晰的脉络。

    突变的时代,人类要经历一段可能比较漫长的积累期……

    ……

    “这重卡现在是第几代了!”

    重卡轰鸣,楚翌坐在重卡副驾驶,问道。

    “我听他们运输部队的人说,这卡车,已经改进了三次了。”

    “现在应该是第三代吧!”

    紧握着方向盘,徐滔回答了一句后,又立马说道:“首长,要出神秘力场了,车的速度会有些变化,您坐稳了。”

    “嗯。”

    将目光看向前方路边显眼至极的标示牌后,楚翌身体不由紧绷起来。

    “轰……”

    重卡驶离神秘力场,原本巨大的轰鸣声陡然拔高,这辆庞大的重卡,就好像瞬间卸下了所有货物一般,车速上升了不止一个层次。

    巨大的推背力就好像飞机升空一般,楚翌瞄了一眼汽车仪表盘的车速,原本极为缓慢的三十迈速度眨眼之间已经变成了五十迈。

    没一会,在徐滔的操作下,车速又慢慢的恢复平稳,经过数道严密的检查口后,才驶上了检查口之后的一条高速公路匝道上。

    “高速公路已经被接管了?”

    目光打量着车辆前方空旷的高速公路,楚翌随意的问了一句。

    “是。”

    “不止这一条高速公路,基本上每条运输路线都被接管了。”

    车辆在高速路上飞速行驶,楚翌注视着窗外路边掠过的树木,当看到路边几个偷偷摸摸的人影后,嘴角却是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

    “这些闲慌的人多吗?”

    指了指路边几个好奇兴奋的打量着高速公路上重卡的身影,楚翌笑着问了一句。

    顺着楚翌所指,看到前方路边那躲在树林中的人影后,徐滔却也是忍不住笑了笑。

    “蛮多的,每天都可以看到挺多的。”

    “虽然部队早已发布了通告,但也阻挡不住一些百姓的好奇心,而且高速公路跨度这么长,我们也不可能完全戒严。”

    “指挥部早已下达了文件,正常情况下,只要他们不进入高速路,就不用管。”

    “听说上次有几个主播作死跑到这里直播……”

    ……

    一路随意的闲聊着,不过一个多小时,重卡便到达了湘北指挥部,楚翌下车后,重卡又再次启动,继续朝着目标地点驶去。

    “首长!”

    走到指挥部通行关卡处,警戒的士卒敬礼后立马说道:“首长,请出示通行证。”

    将口袋中皱巴巴的通行证交给士卒检查后,又在士卒的指引下站在了一道检查仪器前,直到仪器的身份确认的声音响起,才被放行。

    进入指挥部,没有丝毫挺停顿,楚翌便直奔湘北指挥部的附属研究所而去。

    一到研究所,说明情况后,便立马被兴奋的科研人员有如众星捧月一般,请到了研究所内专门的修炼室之中。

    一如突破至武者之时那般,没一会,身上也挂满的各种小型的检测设备。

    没有担心什么,楚翌知道,以目前的科技水平,最多检测一下突破之时的身体状态变化,至于技能面板上的能量,想要检测出,却是不可能。

    “我准备好了!”

    定了定神,楚翌才看向房间外一众忙碌的操作着各种设备的研究人员。

    “首长请您稍等一下,正在测试设备,马上就好。”

    “好!”

    回答的一句,楚翌便静下心来,缓缓的调整着精神状态,等待着这场突破的开始!

    没过一会,科研人员的声音便响起。

    “首长,已经测试完毕,您可以进行突破了。”

    武师!

    两个字瞬间浮现于脑海,楚翌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摆出了修炼姿势。

    和突破至武者之时一样,一开始修炼,那股难以言喻的沉重压力便陡然降临。

    第一式,第二式,第三式……

    呼吸炼体法持续,楚翌却陡然有一种感觉,自己仿佛在逆天而行,整个世界都在排斥着自己……

    轰!

    不过做到第二十四式动作,脑海中便陡然一声炸响,笼罩全身的沉重压迫瞬间上升了数个层次。

    嘎吱嘎吱……

    在这般沉重的压迫之下,浑身筋骨都在颤抖,不停地嘎吱作响,一丝丝鲜血从毛孔中渗出,足以抵挡机枪扫射的身体表皮也随之炸裂开来……

    不过瞬间,修炼室中央,楚翌已然又成为了一个血人!

    呜……

    难以言喻的剧痛充斥着整个身躯,丝毫不停歇的刺激着敏感至极的神经,楚翌压抑至极的呜咽声也在修炼室中响起。

    呼吸都有些紊乱,楚翌努力的无视着身体内部的剧痛和那笼罩全身堪称恐怖的压迫,用仅存的理智调整着身体的状态和呼吸。

    第二十六……

    第二十七……

    动作从未有过的缓慢,以往的顺畅至极,在此时,每一个极为细微的动作都变得无比的艰难起来,时空都已凝固,似乎是在和整个世界对抗一般。

    时间持续,第三十式!

    脑海中那无法形容的巨响再次轰鸣,有若一把巨锤从天而降,直击脑门。

    震荡!

    意识都有些模糊起来,修炼室明亮至极的灯光似乎也在闪烁,慢慢变得昏暗起来。

    动作停滞,颤抖,在修炼室外提心吊胆紧盯着楚翌的一众科研人员看来。

    或许下一秒,修炼室中的这道血色身影就会倒下!

    “……生命特征正在消失,心跳……”

    一名科研人员急促的汇报声也响起。

    “到极限了嘛……”

    意识模糊之间,楚翌心中却满是苦涩。

    终究还是抵挡不住!

    下一秒,心念一动,技能面板上的能量有如山河决堤一般,奔涌进入了身躯之内。

    春风送暖,万物复苏。温暖的能量潮拂过身躯的每一个角落,修复着伤痕累累的身躯。

    更有一股能量直接冲入脑海,有如秋风扫落叶一般,那震荡轰鸣的巨响瞬间驱逐得一干二净,滋润着已经到达极限的精神状态,已经逐渐模糊的意识也慢慢的清醒过来。

    在修炼室外的电脑屏幕上,楚翌原本已经直线下降的生命体征,也陡然呈直线上升起来,一降一升,在屏幕上留下的一个显眼的v形线条,同时也看傻了一众都已做好心理准备的研究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