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 梦元界> 第三卷 第八章 胖子,你走吧

第三卷 第八章 胖子,你走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小多看着胖子忽然变得冷咧的眼神,赶紧闭了嘴,一动不敢动。

    过了不知多久,小多感觉自己的腿都要麻了。忽然听的身旁不远处“啊,嗷”的惨叫。那一瞬间,小多觉得自己吓的头皮都要被掀开了。

    胖子一把抓住小多,嗖的就奔了出去。三五个呼吸的功夫,他们俩刚刚休息的地方闪出来五个人影。

    “老大,皮三死了。是荒血藤。”

    被称作老大的人走到一棵树旁边,看了看树干上脚印的深度,一拳击在树干上。那一人合抱的大树‘吱呀’一声,从中而断。

    “跟我追!”

    胖子带着小多,一口气跑了一个多小时。

    到了一株大榕树旁,胖子将小多一把甩到茂密的气根中。说了句,“藏好!”,自己脚尖在树干上点了一下,翻身隐到树上去了。

    小多赶忙把自己往里面藏的深一些,紧张的看着他们跑来的方向。

    不一会,那边便传来的声音。一个影子刚闪了出来,脚还没落稳,就被半空中突然出现的草叶卷了过去。

    小多瞪大了眼睛,看那草叶飞快的生长着,顺着那人的脚腕一圈圈缠绕上去。整个过程飞驰电掣,不过两三个呼吸,刚刚那人就成了木乃伊。撕心裂肺的惨叫和呼救把小多吓的心跳都要停了。

    那草叶拖着木乃伊,往茂密的深绿中缩回去。这时树丛中忽然出现一把大刀,朝那草叶砍去。

    那草叶仿佛知道这刀的厉害,松开木乃伊,避开了这一下。这大刀的主人也闪了出来,看着地上蠕动的同伴,目眦尽裂。大喊一声“小倪!”,冲过去就要救她。

    那草叶刚刚得手,自然不肯再让回去。只见它陡然变大了几倍,颜色从嫩绿变成了暗紫,叶面上也生出道道尖刺。粗壮的叶子盘旋而立,如巨蟒一般。

    那人影大吼一声,浑身蓝光一闪,泛起阵阵水元素之力,霎那集中到宝刀之上。

    眼看那大汉冲到那灵植身前,挟千钧之势朝着紫叶重重的劈下。小多仿佛看到滚滚洪水砸在那草叶之上。那草叶巨蟒也完全不示弱,或缠或绕,或刺或挑,处处都招呼着那人的要害部位。

    双方你来我往,斗在一起,金铁之声相交,几个呼吸的功夫,周围的植物就被破坏的干净,露出昏黑的地面。

    约么百十回合,终究是海族之人技高一筹,一刀将那巨蟒草叶斩断一截。那草叶情知不妙,慌忙退走,消失在茂密的绿色之中。

    那海族之人见紫叶退去,也不追赶。立即跑到木乃伊旁边,割开草叶,将里面的人拉了出来。

    就这么一会的功夫,被救之人身上的衣服都已经消失,皮肉破烂,有的地方甚至见到了骨头,好像被什么东西的强力腐蚀过。

    小多看见这一幕,胃里又是一阵翻腾。

    那用刀的海族之人,是个大汉。他抱着同伴,大声喊叫着她的名字。“小倪,小倪!”

    忽然,榕树顶上疾疾射出一道红光。那海族大汉处在悲痛之中,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闪。

    他身上陡然亮起一层蓝光准备硬接。却没想那红光擦着颈边射了过去。与那防御的蓝光擦起一阵火花,射到身后泥土里不见了。

    胖子的声音子在树上响起:“海族的杂种,我已经放了你一命。今日老子过节,手上不愿沾血,赶紧给我滚!”

    那海族之人手一挥,大刀便自地上飞入他手中,转瞬间,那蓝光已经遍布刀身。“陆族的龟孙,躲躲藏藏。就你那点道行还敢妄言放我一命。老子今天不把你劈成十八块,就不姓昆。”

    胖子说:“哼,不识好歹。此处距离长水已远,水元素稀薄了一半。一身本事还剩几成?”

    果然,这话好像说到了那海族心里。此处距离长水已远,他追来之前,看过胖子在树上留下的脚印,对方修为比自己差了一个档次。不过当前环境不利,自己刚刚又和紫溶草战斗过,现在最多跟对方旗鼓相当。

    他刚有一丝犹豫,忽然想起自己带来的五个同伴,已然全部遭了那些植物的毒手。现在只剩自己一人,今天就算同归于尽,也定然要报了这仇。

    想到这,一股怒火在大刀上爆发,盈盈如潮水般的蓝光窜起两三人高,朝着树上劈去。这海族修士拿不准胖子的准确位置,这一刀先把他逼出来再说。

    忽然,榕树中同样升起一道绚丽的红光,与那蓝光撞在一起。两光相撞,不分上下,一股冲击波碰撞而起,气浪传到小多脸上,刮的他生疼。

    正待那海族又要动手,刚刚被捆成木乃伊的海族忽然醒了过来。“咳咳咳,救,救我。”

    “小倪!”那海族修士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将她抱起。“别怕,大哥在。”接着一个闪身,带着那个木乃伊冲进了身后那片浓绿。

    这片雨林又恢复了原来的宁静。小多藏在树中,没有胖子的指示他不敢乱动。

    又等了很久,胖子还是没有声音。小多有点耐不住了,偷偷探出头来。却看见胖子正靠着大树在打坐。

    小多赶紧跑了过来,“胖子,胖子你没事吧。”

    胖子却没有回话,还是在那里打坐。小多估计胖子应该是在刚刚的战斗里受了伤,心里一阵发慌。

    他不敢动胖子,四周看了看,爬到胖子背靠的树上去放哨。除了这个,他也不知道做什么才好。

    约么过了半个钟头,胖子面色变得痛苦,吐出一口浓血。那血落在地上,竟把地上的泥土都灼烧起来。

    胖子睁开眼睛,倚着树干喘着粗气。

    小多赶忙从树上下来,蹲在胖子身前。“胖子,你还行吗?”

    胖子睁开眼睛瞄了一下,看见是小多,又闭上眼睛。说:“行个屁,你看我像是行的样子吗?”

    说完胖子就像个死猪一样靠在树上。

    小多帮不上什么忙,只好在旁边守着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过了好一会,胖子支着膝盖把自己撑了起来,对小多说,“走,这里不能久留。”

    小多问了几句胖子的情况,胖子硬撑着,给了小多几个笑脸。可小多看得出来,胖子并不怎么好。

    他身上的挂带只剩下一条,一身武器,也没剩下几件。若不是胖子能够分辨出那些灵植,替他们料理了五个人,估计两人现在已经变成肉干了。

    两人一前一后,继续向雨林深处行进着。胖子的灵活度明显比之前差了许多,速度自然也之前慢了不少。

    两人约么走了一个多钟头,胖子找了个地方,两人坐下休息。

    小多看着胖子的眼神有些感激,有些不忍,也有些忧郁。

    胖子挤出一个微笑,从腰间掏出一个地瓜样的东西给他。

    小多摇摇头。

    胖子皱了皱眉头,强塞给小多。

    小多说:“我不吃,你留着吃吧。”

    胖子说:“给你吃你就拿着,磨叽什么。”

    小多目光下垂,看着地面,摇了摇头。

    胖子说:“呦,得了厌食症了啊?”

    小多根本没理胖子的玩笑话,说:“胖子,你走吧,你别管我了。”

    胖子愣了一下,把小多的那一半放在他身边,没理他,自己吃了起来。

    小多眼眶有些红了,指节被捏的发白。双方陷入了一个诡异的寂静中。

    胖子吃完了,抹了抹嘴,伸了个懒腰。说:“咋了,自尊心碎了一地啊?”

    小多垂着头,不说话。

    胖子用胳膊肘捅了捅小多。

    小多说:“胖子,你走吧。”

    胖子说:“呦呵,这是来脾气了啊?”

    小多也不说话,只是垂头看着地面。

    胖子看小多没动静,拔了一根身边的草秆,咬在嘴里。靠在背后的树干上,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胖子说:“哎,小多,你说,我把你当兄弟不?”

    小多还是没理他。

    “哎,问你话呢啊。”

    小多被这句话问的有些不明所以,只是点了点头。

    胖子说:“你的意思,我懂。有时候,我也会想,我是不是傻。咱们认识时间并不长,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多问:“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胖子的草秆嚼的没味道了,又拔下来一根,换上。

    胖子想了想,说:“这话怎么说呢?嗯,从头说吧。我小时候,家世不错。家族在当地有些名气。家里对我管教很严格。怎么吃,怎么喝,怎么睡觉,都要管。”

    “我很小的时候,他们就给我请了很有名的老师。老师也很严格,一拳一脚,一板一眼。连和小伙伴玩耍的时间,都是被严格限制的。我小时候就是生活在这些条条框框之中。”

    “也许是我天性的问题,这样的一切都被安排好的生活实在是快把我逼疯了。”

    “后来我尝试偷偷跑出来,却总被抓回去。我爸会先揍我一顿。然后我妈会让我站在她面前,跟我谈几个小时大道理。”

    “你能理解吗?我也不知道怎么表达的更清楚。总之,我只有不断的吃东西,才能稍稍找到些安慰。”

    胖子伸出手,正面反面自己看了看。

    “所以我就这么胖了,嘿嘿。”

    “修炼的时候,我会故意出叉子。比试的时候,我会故意受伤。”

    “因为这些事,我没少挨板子,可我还要那么做。你知道为什么吗?”

    小多终于不再盯着地面,回头疑惑的看了看胖子,摇了摇头。

    “因为这样,我觉得我还是我自己。我还有自由。”

    小多说:“就因为这个?”

    胖子说:“就因为这个。”

    小多问:“哪怕你明知道不对,也要那么做?”

    胖子说:“是啊,有时候觉得自己很奇怪。但我这么做的时候,我会很开心,我感觉我终于活过来了。”

    “我一直偷偷攒钱,攒了九年。三年前,我托人在外面买了个地窖。两年前我终于找到个机会,跑了出来。把自己藏在里面。”

    小多说:“所以你就再没有回去过?”

    胖子说:“没有。”

    小多说:“有时间回去看看他们吧,他们一定很想你。”

    胖子说:“嗯,等我到了真身境,我就回去。我爸说,如果我能到真身境,他就再不逼我了。”

    小多说:“你爸爸是为了你能长生。”

    胖子说:“得,你跟我妈一样。每次都跟我说这句。你可别说了啊,我都懂。”

    小多说:“我要是再能见爸爸一面,就好了。”

    胖子说:“你怎么了?”

    小多说:“我是个孤儿。”

    胖子说:“对不起。”

    双方忽然都沉默下来,只剩下风吹树叶的沙沙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