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 梦元界> 第二卷 第十四章 吃货养成记

第二卷 第十四章 吃货养成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二卷第十四章

    梦界,荒芜之地。

    又是那个梦,那个做了七年多的死亡之梦。撞向汽车前排座位以后,小多便又到了这一片荒地之上。

    她疯狂的奔跑着。那管镇静剂可以麻醉她的肉身,但却没法控制她的灵魂和精神。她不知道秋兮出了什么事,但她绝不想再躺在那,等最坏的结果再找上自己。

    她大口呼吸着,冒烟的喉咙吼叫着让她停下来,她听不见,只是向前跑。她分不清楚驱使着她的是恐惧还是希望。就像她努力想逃出那间病房一样,她分不清自己是在挣脱束缚,还是在逃避现实。

    突然,小多在地面的裂缝里绊了一下,跌了出去,在地上滚了几圈,仰面朝天。小多恰好看见那双色天空,半金半紫,楞了一下,哇的哭了出来。

    老天啊,你到底在干什么?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啊?我只是一个小人物,我只是想过平平淡淡的生活,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啊?为什么我能见到那些该死的紫光,为什么不让我和父母一起死了啊?

    为什么你让我活过来,又把我的秋兮抢走了?

    哭的累了,小多缩成一团。若从高空看去,这无边无际的龟裂大地,就像她此刻的内心,一切生机都被剥夺,碎裂成千百块,触目惊心。

    不知过了多久,小多爬了起来,向前行去。

    小多沿着地面的碎土块,步伐机械。就像在空荡荡的内心中行走,一片荒芜。她不知道为什么要继续沿着土块行走,前方的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长陵,长陵还有什么意义?去打铁吗?那战争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求长生吗?父母都不在了,秋兮也不见了,自己独自活着?那样孤独的活着还不如死了。

    也许是因为习惯吗?还是命运?

    想到这,小多都被自己逗乐了。这实在是莫大的讽刺。九玄子那个不靠谱的老头,说自己的精神有多厉害,灵魂有多厉害。他等了无数年终于收到自己这么个徒弟。我呸!

    不知道哪里生出来一股无名的怒火,小多停住脚步,掐着腰。大声骂道,“你个二货死老头,你知道个屁!我父母没了,现在秋兮也没了,你t搞了个坤德塔,你教我毛线了啊?搞个sb迷宫,你t脑袋进了shi!”

    “你个sb老天,你t眼瞎吗?我哪里得罪你了?你把我的地球都t弄烂了,到了梦界还是这么个鬼地方。你t是不是弱智?你t是不是sb?”

    “命运?去t的命运。老娘现在不信t的狗屁命运,命运就是t的狗屁。你t赶紧把秋兮给我还回来。你听见了吗!你t狗屁sb,大sb!”

    “你t说话啊,sb老天,你t说话啊!sb命运,你说话啊!你t的不说话是吧,你t的不说话是吧?”小多用脚踩着地面,不停的踩。挥舞着稚嫩的指甲,朝天空抓去。

    打累了,小多坐在地上。看着地面被她踩得多出来的几条裂纹,心里有些解气,更多的,却还是那些悲伤。

    许久,小多站了起来,继续向前走去。。。这片龟裂的大地仍然丝毫未变。只是小多曾经蜷缩成一团哭过的地方,泪水渗入大地,好像略微有些不一样。

    一脚踩空,小多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失重。她调整姿态想保持平衡,却‘吧唧’一下,狗吃屎的姿势摔在地上。从上方望下去,就像是平底锅里的煎蛋。

    小多摔到了鼻子,爬起来的时候,涕泪纵横。

    白胖子守在那里,距离上次和小多分开,又是第三天。前两天胖子很难过,小多周期性的消失,马长生也不见了踪影。

    他总是一个人等到失望才离开。这次终于把小多等来,虽然那人影只是一闪,就‘吧唧’摊在了地上。

    胖子没去管小多是怎么出现的,也许是自己看花了眼。他满腹哀怨的走到小多身边,刚要发作,却看见小多这个惨样。那股怨气好像就去了大半。

    小多抬眼望见胖子,刚刚心里无限的酸楚涌了出来,扑进胖子怀里就哭了起来。

    旁边被‘吧唧’声吸引过来围观的同门看着他们,心里又想到‘人族真可以,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思玩仪式感。’

    胖子表情惊恐,棉花糖一样的手悬在空中。抱也不是,推也不是。害怕的说,“林兄,不要这样,不要这样,除了这个,咱们怎么都行。我不说你玩物丧志了还不行吗?”

    小多根本不管胖子说什么,不依不饶的哭了半天,把白胖子的红制服弄湿了一大片,更像是被尿过。。。

    流了无数眼泪之后,小多意犹未尽的抬起头(胖子的肚子实在是舒服,软软暖暖的),又在上面蹭了蹭脸,说到,‘我怎么样了,我把你怎么样了’。嘴巴噘的老高,可把胖子的脸吓的更像是惨白的馒头。

    看着胖子的表情,小多突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这混蛋又把自己当兔子。羞愤之下,伸手便掐。

    胖子嗷的一声叫了出来,挣脱了小多,赶忙检查起自己受了虐待的胳膊。声音也气的变了形,叫道,“你怎么跟个女人一样!变态!”

    旁边几个同门看着他们,心里更加确定了人族见面打招呼的奇异。

    小多看着白胖子,自顾自的又眼泪汪汪起来。这是自己唯一的朋友了,除了白胖子,她几乎是一无所有了。地球,自己再回地球的时候,是不是还要被管子插在床上。她不敢再回到那个房间,她怕秋兮的噩耗传来。

    想到这,眼泪又啪嗒啪嗒的流下来。

    “林兄,别这样,别这样,我不说你了还不行吗?”,胖子说。

    小多嘴唇还撅着,微微颤抖。白胖子被她看的有点发麻,说,“林兄,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啊。你怎么了这是?你说,除了那件事,我什么都答应你。”

    小多眨了眨眼,说,“我要串串。”

    胖子下意识的往后一闪,说,“没有!”

    不一会,胖子看着小多好像又要哭出来的表情,不忍心的问道。“为啥?”

    “今朝有酒今朝醉。”小多说。

    胖子听了,楞了一下,忽然回忆起自己是从什么时候说起这句话的。

    那时自己还小,身边的朋友一个个离去。胖子做了各种努力,可却什么都改变不了。终于有天,胖子发现,无论自己怎样,生活好像永远都是反复无常。

    他拿起攒下的馒头(原本是要留给小朋友的,想让他们不要离开自己。),一口气吃了三个。摸着自己撑圆的肚子,白一楠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满足。便说了这句“今朝有酒今朝醉”,从此也变成了一个吃货,这样的感觉让他无比的踏实。

    再看向小多的时候,胖子好像发现了当初的自己。他从令牌里拿出一跟串串,地给小多,没有丝毫犹豫。

    小多接过串串,大口大口的咀嚼了起来。像个孩子一样开心。她看了胖子一眼,一下子笑了出来,说“真好吃”。接着又大口大口的咀嚼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