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 梦元界> 第二卷 第十三章 秋兮出事了

第二卷 第十三章 秋兮出事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个恐怖组织劫持了秋兮。他们给翟家发来了一份录像。录像非常简短,几十秒。

    劫匪把秋兮捆在一个椅子上。秋兮说,“我很好,你们不用担心”,然后笑了笑。

    接着,匪徒说了一些威胁的话。大意是让翟家最近老实一点,如果不老实,将永远见不到他的孙女。

    秋兮在他背后,用手指,眼睛配合着,做了一连串微小的动作。好像在传递着什么信息。然后录像就结束了。

    翟老爷子非常的愤怒,一方面是愤怒孙女被劫持,另一方面,则是自己被要挟。

    翟家最快速度调取了国大所有的录像。秋兮的六个保镖在不经意间,被两个口罩男子放倒,手法非常的专业。另一个口罩男子藏在树后,两下控制了秋兮,给她脖子上打了一枪,拖到了车上。

    那六个人都是退伍的特种兵,个个都是以一当十的好手。能把这些人废掉的,绝对不是什么等闲之辈。他们背后,一定有人。

    翟老爷子下了命令,“排查,所有的人都不要漏掉。”

    他知道,那几个不入流的恐怖组织,绝对没能力做到这些。一定是有哪个势力在给他们撑腰、提供帮助。

    与自己不对付的几个势力,他都清楚。最可能的就是那三家。他们其中某家若是单独动手,那就洗干净脖子等死吧。如果是其中两家联合,那倒是可以让他正视一点。但要是三家联手,那可就有点麻烦了。

    不过,敢动我的孙女,无论是谁,都必须付出十倍的代价!

    秋兮的五哥认出来她的手势。那是秋兮小时候发明的。因为那时候她经常拉着五哥调皮捣蛋,经常不能出声,于是就有了这一套东西。

    秋兮表达的很简练,‘我很好,你们不用担心我。帮我照顾好小多。她得了怪病,睡着之后必须得被人叫,才能醒过来。记得一定帮我叫醒她。’

    知道了内容的翟洲是又好气又好笑。自己这个孙女啊,都成了别人砧板上的鱼肉,还在说这些话。

    他给翟国峰打了电话,交代了一下小多的事情。便着手安排调查的事情去了。

    小多醒来的时候,看见的是一群人,一群花花绿绿的人。

    一股不祥的预感在心中升起。强忍着灵魂的疼痛,小多张了张嘴,却只是发出一丝丝沙哑的声音。护士给她喂了点水。

    过了一个小时,小多终于赢得了身体的控制权。现在她的《九玄愈灵术》越发纯熟,她却丝毫没有喜悦。相反,她很慌张。

    她向守在自己身边的大汉和护士投去询问的目光。所有人却都是一脸紧张。一个重拳砸在小多心里,‘秋兮出事了!’这个念头轰的一下在小多脑子里炸开。

    “秋兮呢?”小多问道。

    两个大汉对了个眼神。高个子老张有些慌张,答道,“那个,小,小姐出门了。让,让我们叫醒你。”

    “哦。”,小多回道。

    这是小多听过最愚蠢的谎话,可她没有拆穿。或者说她不敢拆穿。

    小多躺在床上,双耳轰鸣。

    从在国心院相遇,到现在,七年了,她们从来没有分开过。原来都是小多早早醒来,擦干眼泪,叫醒秋兮。后来她有了梦界的经历以后,是秋兮叫醒小多,小多再看着她擦眼泪。

    就这样,过往的七年,两人好像每天都是哭哭啼啼的见面,可他们很快乐。

    今天谁都没哭,但是却惊慌失措。

    很久,小多只是盯着天花板,那苍白而一无所有的天花板就像她空荡荡的内心。本来有一肚子的话要跟秋兮说,现在,她什么都忘记了。

    白胖子的事情,马长生的事情,战争的事情,地下溶洞的事情,火红衣服的事情,所有事情,通通忘记了。

    取而代之的,无数个秋兮在小多脑子里跳动着,她们在笑,她们在闹,她们在跟自己说话。

    突然间,小多觉得自己的床铺破了个大洞,她感觉自己在下坠,不停的下坠。

    生活崩碎了。与七年前一模一样。与自己一觉醒来,就突然失去了父母那一刻一模一样。

    小多的嘴唇颤抖起来,身体也跟着颤抖起来。。。

    护士吓坏了,叫来了医生。医生给小多做各种检查,不断翻着小多过往的病例,眉头皱成了麻花。高个子老张拿着手机向领导汇报情况。。。这一切都看在小多眼里,可她好像又是个失明的人,双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好像跟这个世界的连接都断绝了。

    她在迷失,脑子里却很清醒。她不敢继续询问秋兮的事情,她害怕得到最恐怖的答案。

    她被欺骗过。七年前,她在急救室里醒过来的时候,医生护士都告诉她,她的父母没事。他们也在养病,不久就会来看她。

    日子一天天过去,父母却始终没有出现。她心里那个‘最坏的可能’在不断的发酵。她不敢去想,不敢去问,怕最终成真。

    然而,到最后,她等来的,真的是那个最坏的结果!那一刻,她所有的世界都破碎了。

    现在,同样的恐惧折磨着小多。她的耳朵里响着‘嘤’的鸣叫声。护士在她身上贴上各种检测用的贴片,在她的手臂上插上管子。(这是翟国峰的意思,他要求医院保住小多。医院虽然不知道该怎么保住小多,但却知道怎么样表现的很努力。)小多像失去知觉了一样,好像对疼痛也没了反应,只是盯着空白的天花板。

    “小多,加油”,“小多,有我呢”,“小多,不要理那个无聊的男生,看他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傻了吧,二货”。。。以往与秋兮的各种回忆占领着小多的大脑。

    而在大脑的一个微小的角落里,“秋兮出事了!你再也见不到秋兮了!”,这个丁点大的声音,开始成长起来。

    这两个截然相反的东西相遇了,不断厮杀,小声音渐渐占了上风。

    小多躺在那,盯着天花板,一动不动,脸上留着泪痕。

    突然,她坐了起来,扯开那些障碍往门外冲去,“我不要在这里等!我要出去!”。那些歇斯底里的动作扯开她身上的线路和管子,鲜血飞溅。

    老张他们两个大汉把她扑倒在地,那四肢却还在扑腾。护士给她打了一针大剂量镇静剂,才场面控制住场面。

    失去知觉的小多被捆在床上,像极了录像中的秋兮。窗外的狂风把柳树撕扯的沙沙乱叫。高个子老张双眼通红,身上早已经被冷汗湿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