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 梦元界> 第三十二章 九玄子

第三十二章 九玄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无边的黑暗中行走,需要的不是体力,而是继续前进的勇气。小多右手扶着墙壁,不断的前行着,很多时候,那些勇气都是被逼出来的。小多觉得自己有点能够理解秋兮了,理解她为什么能够心无旁骛的专心执着与自己的目标:要么是被逼的走投无路,要么就是跨越过死亡吧。

    小多想着,感悟着,好像已经忘了自己还在无边的黑暗中行走。自己已经走了不知道多久,无法回到令牌空间中,无法看见任何东西,无法闻到任何气味。两耳已经发昏了,偶尔能够听见一些沙沙的声响,自己都无法判断那是真实的,还是幻觉。除了手掌上传来的冰凉的石壁的感觉,自己好像已经完全的与世界隔绝了。自己甚至觉得自己感受不到一切了,自己已经死亡了。那时候,小多突然万念俱灰,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一切归于虚无,一切都停止了,自己与这个世界再没有联系了?

    小多也不知道自己在这个状态中多久,她的手掌在石壁上已经擦出了血痕。。。一切恍若未觉。直到她忽然想起秋兮,想起秋兮跟自己说过的要离开这个世界的决定。秋兮说,‘这个世界已经再没有什么能够回应自己的了。赵明非走了,这个世界在没有什么能够回应自己了。’这不恰恰正是现在自己感觉吗?这个念头刚起,小多觉得自己的脑海中炸响了一声惊雷。一股电流涌向全身,那些失去的感觉突然又回来了。小多突然止住了脚步,自己当初劝说秋兮的所有的话,全部重放出来,一遍一遍的流转。。。

    小多靠着墙壁,慢慢滑坐下来。记忆的潮水向自己涌来,那些失去的感觉潮水一样的像自己涌来,那些感觉变得更加凝练,更加清晰。。。现在想想,自己当初劝秋兮的那些话,多么幼稚啊。一个连生死都已经看淡的人,又如何会被生活束缚住呢。那来自生活的,感官的束缚,又凭什么再束缚住自己呢?突然间,小多觉得眼睛明亮了起来。四周的景象一下子全部涌入脑海,原来这就是灵魂感知吗?

    那些景象虽然不很清晰,但朦朦胧胧的,能看清四周的样子。自己在一个环形的隧道中,怪不得,自己一直走一直走却走不到尽头。前面不远处左转,就可以进到内环,然后再这样走,这样走,就能走到内部了。更多的细节,小多已经看不清了。她非常的兴奋,一个失明之人重见光明的兴奋,一个绝望之人看到了希望的兴奋。胸中压抑了太久的浊气被一口喷出,她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跳起来飞快的向前面的岔口跑去。。。

    离岔口不远的时候,小多又听见那沙沙的声音,她停下脚步,努力的看着。这绝不是幻觉,是真实的声音,她现在无比的相信自己。小多停下脚步,努力的延伸着自己的感知范围。原来是这样!自己刚刚感知到的入口被移动的石墙封住了。这沙沙声,原来是石墙移动的声音。原来是这样,这些入口竟然也会变化。真不知道是谁建造的这里,真是鬼斧神工啊。这也是小多心情大好,若是平常的时候,看见这么坑人的设置,不咒骂上几次就怪了。她可是忘了,如果不是自己领悟了灵魂感知,自己在这里真不知道要出什么后果呢。

    马长生就是这样的遭遇,这家伙越折腾越往花瓣海的底部沉去,真不知道后面还有什么在等着自己。这香气也越发的浓郁,那些花瓣接触到身体,就像是接触到了女孩子的肌肤,温温柔柔,软软滑滑,真是快把马长生急死了。吃奶的力气都已经使出来了,可全打在了棉花上。真是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马长生每动一下,就好像被众多美女抱在怀里搂紧了一下,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坤德塔啊,你放过我吧,成就真身之前,元阳之体不能破啊。。。

    白胖子比马长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他发现的早,可自己毕竟不是鱼。白胖子被鲨鱼追着满世界游。他已经顾不得这么大的运动量是有强烈减肥效果的这个顾虑了。自己的肉重要,可是命更重要。胖子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游的更快。不知不觉间,自己刚刚领悟的水元素驾驭之法,熟练了许多。。。

    小多终于从外环进入到了核心的位置。尽管这里还是漆黑一片,但她已经不是瞎子了。不过这灵魂感知虽好,可消耗也相当大,每次小多使用灵魂感知之后,都觉得虚弱的喘不过气。尽管如此,小多还是非常的开心,像个好奇宝宝一样,稍稍积聚起来一丝魂力,就拿出来用用,看看周围。她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蝙蝠,这种感觉太奇妙了。

    核心位置是个小广场,小多站在广场上,隐约能看到中心位置立着一个建筑。走近之后,发现是一个碑装似的物体。她的灵魂感知只能模糊的辨认出碑面上的一些灵纹,那些灵纹实在太难懂,以小多现在的灵魂感知,想看清其中的一个局部,也是不能。小多伸出手去,触摸着那些灵纹,好像比令牌空间内的灵纹更为玄妙。还没等她进一步体会。一道声音突兀的从石碑之中响起。

    “没想到,真的有生灵可以听到我的这段话。老夫名为九玄子,恐怕等你听到这段声音,这世间也早已经没有关于我的信息了。你也不必强求知道我是谁,知道了反而会成为你的心障。能来到此处,说明你只是一个凡灵。而以区区凡灵之肉身,竟然可以拥有与仙灵相当精神和灵魂。哎,这真是不可思议之事啊。老夫这段话,也许有生灵能听到,也许,老夫是自欺欺人,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生灵听到吧。”

    小多震惊的四周张望着,在他的灵魂感知里,这声音的的确确就是从这石碑中发出的。“九玄子,九玄子老先生。。。”小多心里想着,只觉得这个声音好像有有些熟悉。。。对了,就是自己学习灵魂烙印时,听到的声音,没错的,应该就是这个声音。

    那一段声音过后,过了好一会,下一段声音才继续响起。“咳咳咳,老夫放弃最后的机会,花了一千纪元的时间,逆天而算,终于让老夫算出一丝可能。哈哈哈,痛快,痛快!如此,死而无憾。”说到这,声音又结束了。

    小多自己摸不到头脑,边等边想‘肉身凡灵,说的就是自己吗?这老先生不知是何方神圣,竟然足足花了一千纪元?我长陵历史,也不过270纪元。小马哥说,一纪元是梦界的一亿年。我家乡世界的宇宙年纪,好像也才130亿年,也就是130纪元。这老先生不知算了什么,竟然算了这么久。’

    突然,石碑又发出了声音。“咳咳咳,老夫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这灵魂一事,乃是生而有命。老夫散去毕生修为,独创一法,名曰《九玄愈灵术》,可帮你在凡灵时期,抓住那一丝可能,达到仙灵的水准。不过想在凡灵时期就越过真灵,直达仙灵的水准,哪有那么容易。所谓不破不立,欲修炼此法,必须先让灵魂受伤。欲在凡灵时期就抵达仙灵之境。老夫也不知道你的灵魂需要破碎到什么程度再修炼,才能有效。简单一算,怕是亿万中也无一吧。哈哈哈,如此说来,老夫费尽心血,又干了件蠢事。那又何妨?老瓜皮和臭猴子笑话我老九,哼,随他们去笑话吧。那两个老混球已经是木鱼脑袋,亿万纪元后,老夫必定笑到最后。”

    “老夫将此法复制一万份,散落梦界之中,有缘者得之。即使老夫真的做了一件无用功,那也没有关系。至少,这法门对一切灵魂受伤之生灵,皆有效果。算是造福子孙吧。怎地不比那两个木鱼脑袋强得多。哼哼”那声音到了此处,又停了下来。

    小多听了忍不住好笑,‘这老人家,一把年纪了,还跟老朋友赌气,真是个老小孩啊。原来这九玄愈灵术,是这老先生所创吗。如此说来,他也算是我恩师。’想到此处,对着石碑恭恭敬敬跪下,回忆着入长陵门时所行大礼,又对着石碑恭恭敬敬拜了一遍。拜完之后,一股热浪从心底涌起。‘我在梦界也算有师傅了吗?’

    小多知道在梦界,有个最基本的常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跟地球华国古时候是一样的说法。小多是个孤儿,对于双亲,最是珍重。现在自己多了个师傅,虽然师傅现在可能已经不在了,但师傅在亿万年之前,就呕心沥血为自己独创了秘法,想到此处,不免的内心一阵翻涌,一股热流从眼眶中涌出。

    感慨了半晌,终于,那倒声音又响起了。“哎,灵魂属命,老夫以命换命,尚能与天争来一份九玄愈灵术。可这精神意识属运,生灵之运由生灵自己主宰,所谓众生平等,哪怕以老夫之能,也无力为之。真不知道一个普通凡灵,要经受何种磨难,才能有仙灵般的精神能力。怕是还未成仙灵,便先成了亡灵。哎,如此说来,老夫所做一切,真的如老瓜皮和臭猴子说的那般,皆是枉然吗?”说到此处,这声音又停止了。

    小多一边听着,一边思考着。‘难道说,我能成为九玄子师傅的徒弟,意思是我已经有了仙灵一般的灵魂力和精神力?不,不可能吧。虽然不知道师傅所说的仙灵有多么的厉害,但自己可是小白一个,哪里有什么本事?’小多还没有琢磨清楚,那道声音便又响了起来。

    “就算老夫真的算错了,又能怎样。毕竟我走了一条我喜欢的路。难道还要向前人一样走那条死路吗?徒儿啊,有你也好,没有你也罢。老夫还是要把自己的路走完。我把自己所余修为,连同自身,尽皆凝成此塔,取名“归藏乾坤连德”。便是为你铺平后路。如若你真的出现,此塔也好保你顺利成长,不至于夭折。老夫的灵纹炼制之术,哪怕是一百个臭猴子和老瓜皮绑在一起,也及不上我的十分之一。哈哈哈哈。此塔炼成之后,不便公之于众,否则必给你招来杀身之祸。如果你灵魂和精神都达到那苛刻的要求,认主令牌之时,便能激发我遗留的信息,按照我的指导,你的令牌会成为进入核心真塔的钥匙。这令牌我做了无数,没有人会怀疑你的令牌与他人的不同。老夫也就能做这些了。若你真的听到了这些,便是老夫的第三个弟子,这归藏乾坤连德塔,便是老夫赠与你的礼物吧。为师将毕生所学尽皆放入此塔之内,当你学成之时,你也就用能力拥有此塔。一日未成,一日莫要张扬。切记切记。”

    “哎,也许你真的不会出现,那此塔也可为亿万生灵造福,就当是我老九为这梦姐做了点善事,哈哈哈哈。臭猴子,老瓜皮,你俩一把年纪了,怎么还掉眼泪。成什么样子。我们三个争了一辈子,如今我老九先走一步,哈哈哈哈哈,我去也”

    小多听到此话,刚刚染红的眼眶再也抑制不住,泪水奔涌而出。对此塔又拜了三拜,心中翻腾着无数思绪。突然,又有一阵声音响起,不过明显比刚才弱了许多。

    “徒弟呀,为师炼完此塔。还剩一丝丝力气。就这么呆着慢慢消散,实在太没意思。偶然之下,我忽然想到,如果你真是这样一个水的要命,又身怀无穷潜力的凡灵,很可能你连灵魂感知都不会。否则你一定早早成了真灵,哪还会苦苦磨炼精神意识呢?所以,为师用剩下的这点力气,在这里随手造了个小迷宫,省的你听到为师的声音之前太过无趣。祝你玩得开心!”

    小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