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 混元仙佛> 第三百零三章 解除封印

第三百零三章 解除封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他被暗杀却没有死?那他为何抛妻弃子,来到西魏的偏远地带当一个小小佛寺的住持?

    此刻,幕毅感觉他和师傅的秘密,越来越近了。现在他已经差不多断定他的师傅就是萧综。

    唯独不清楚的是,他的师傅这么会身怀煞气,为何从淝水禁地将他抱会?而这颗无骨舍利子又是什么来历了?

    “前辈,萧衍最后一次来这里,有留下什么东西吗?”幕毅再问道。

    “最后一次他来到这里的时候,他的修为已经减弱,意志不比当年。在于老夫的较量中,他落败了。

    因而,老夫能窥探到他的梦境,但在他内心的深处,还有另一层梦境。那梦境极为古怪,老夫不能探查。当时老夫将这道梦境偷出,藏于老夫体内,但现在在这道封印之下,也不能将它取出了。不过,这道东西很神秘,以你的实力根本无法探查他留下的梦境。”蜚兽慢慢说道。

    “哈哈哈......原来如此!”幕毅听言,他随即明白了,“原来他将你最后一次来此地,就是为了在你的体内留下这道梦境!毕竟,他连死了之后都能将你封印,又怎么会被你侵入到他的梦境之中!”

    “年轻人,你这话是何意?莫非当年他是故意败给老夫的?也是特意让老夫将那神秘的梦境偷走了?”蜚兽惊讶问道。

    “那是自然,传闻萧衍后半生都在忏悔中度过,他苦修佛法就是为了洗脱身上的罪孽,而在所有皇子当中,他最为愧欠之人就是萧综。

    恐怕他最后一次来此地,是为了给萧综留下一样东西,那东西就是在你的偷走的梦境里面。”幕毅缓缓地说道。

    “萧衍特意来此,就是为了让老夫偷走他的梦境?!”蜚兽惊呼道,“原来如此,他知道那带回来的尸骨是假的,或许感应到那萧综还活着,所以他特意让老夫偷走梦境,就是等待萧综有朝一日,过来取?”

    “没错,如果真的是这样,那破开这道阵法的,就只有萧统一人!”幕毅暗道,既然那梦境是留给萧综的,而又藏在蜚兽的体内,那这东西就只能让萧综拿走。

    这一刻,幕毅也终于明白了,他为何能够触碰到这道连陈霸先都不敢靠近的长剑。

    “年轻人,你只是天师修为就能靠近这把长剑,是因为你是萧综弟子?”蜚兽惊疑说道。

    幕毅没有回话,他再次靠近这把短剑。

    这时候,他全身激发出释尊六道的力量,金色灵力从他身上益发而出,六尊佛陀之像出现在他身后。

    “释尊六道,这是萧综天刹舍利子的招数?年轻人的体内,似乎没有这颗舍利子......”蜚兽心底暗道。

    幕毅在佛寺中,师傅传授这一招已经十多年了,在不知不觉中,他体内蕴含着大量的天刹舍利子气息。

    这一刻,在蜚兽的后背上,幕毅再次紧握那道长剑,他身后六尊佛陀之像极速化为一道道金色灵光注入道他的右手中。

    忽然间,有一阵金色灵光流入长剑之中,这一刻,幕毅紧握着这道长剑,却没有迸发出雷火。

    “果然这道封印时为萧综准备的!”幕毅心底暗道,他右手凝聚最强的力量,奋力地拔出这道长剑。

    “啊啊啊.........”蜚兽一声痛喊,一阵蓝色的血液随着长剑喷涌而出。

    “前辈,你没事吧!”幕毅惊呼道,他连忙停下来了。

    “呼年轻人,还真的让你见笑了,如果连这等痛苦都承担不了,那老夫就不必奢求自由了!年轻人,快将这道长剑拔出来吧!”蜚兽大喊道。

    在他沧桑的声音中,流露出一种雄浑的力道,刚才的颓势转眼间消失不见了。

    “年轻人,动手吧!”蜚兽大喊道,他的斗志忽然间被幕毅激发了。

    “哈哈哈,前辈,那你可忍着点,晚辈就不客气了!”幕毅心中大喜,他双手握紧这道长剑,奋力地将其拔出。

    这道长剑已经封印数十年之间,早已和蜚兽的身体融入一体,然而幕毅的金色灵力沿着长剑注入到蜚兽体内,快速将那血肉和长剑割除开来。

    一阵阵蓝色的血液不断地从长剑上涌出,蜚兽的身体颤抖不已,但蜚兽却不发出一阵痛喊声。

    这道长剑极为沉重,又被妖兽的血肉黏住,幕毅拔出的速度非常缓慢,他额头冷汗不断溢出,他不敢丝毫松缓。

    “蹦”

    一道声音猝然响起,那到长剑脱体而出,一道蓝色血液水柱瞬间从长剑留下的伤口出喷涌而出,幕毅身体一晃,往后退开几步,他立即站稳身体。

    “封!”幕毅右手一挥,立即将蜚兽的伤口封住。同时间,幕毅快速融入道家玄灵之力,为蜚兽治愈伤口。

    良久后,幕毅才收回功法,他的身体早已累得虚脱,都难以站起身来。

    “前辈,可还安好?”幕毅长叹说道。

    但久久的,幕毅没有收到蜚兽的回音。

    “前辈?”幕毅再次唤道,但同样的,周围极为安静,这时候,他发现那蜚兽的身体变得极为冰冷,体内的妖气迅速散去。

    “该不会是.....”幕毅心底忽然慌了,难道说这蜚兽挨不过这道疼痛?他身影一闪出现在那蜚兽的前方。

    幕毅一指按在那蜚兽的眉间,融入一道神识,他发现在那蜚兽的体内依然还有神识存在。

    “年轻人......老夫还死不了......”那蜚兽沉重地说道,他双眼都无法张开,忽然间昏睡过去了。

    而此刻,那妖兽身上的封印锁链随着这把封印长剑被取出,所有的封印都已经解开了。此时,幕毅望着这把长剑,那长剑上刻着一道道神秘的符文。

    若不是他体内有天刹舍利子的力量,他的修为就算是帝师之列,也无法破开这道封印,这把长剑的封印力量之强可见一斑。

    “这应该也是一件天级甚至是顶级的封印法宝,留着今后会有大用。”幕毅心底暗道,他快速打上几道封印,随即将其收入体内。

    “现在蜚兽的力量已经几乎全无,得带它先离开此地。如今解除了封印,他的力量应该也会慢慢地恢复。”幕毅心底暗道。

    他曾经定下的诺言,现在也算是实现了。

    此行也超乎了幕毅的预料,他本以为会与蜚兽的梦境抗争一回,突破之后才能与蜚兽前辈交流,解除自己心底的疑惑。

    但没有想到,他直接把这只蜚兽整个地带走了,而且还有那道封印长剑,如今他也进一步了解到他师傅的秘密。

    “前辈,就先委屈你了。”幕毅心底暗道,他双手掐诀,随即将这只蜚兽庞大的身体慢慢地包裹在一道阵法内,随后收入到他体内。

    “也该离开了!”幕毅暗喜道,这一趟的收获,远超乎他的预料。

    他的身体快速飞向那地面,转眼间,幕毅出现在昭玄佛寺的一个角落。此刻,他已经完全隐匿了身影和气息,正从容地从佛寺中走出。

    然而此刻,昭玄佛寺却引发了一场动荡。

    “这.......这是怎么回事?金沙灵海怎么失灵了?”这时候,幕毅听到石室里面传来一阵惊慌的声音。

    在这座佛寺中,所有的金沙灵海瞬间灵力全无。少了蜚兽的力量,这些金色灵海就没有了力量的源头,佛寺中所有的石室内,那一座金沙灵海完全暗淡了光芒。

    “大事不好了,金沙灵海失灵,莫非是那只异兽死了吗?”一些和尚惊慌喊道,他们纷纷激发阵法,沉入到地下宫殿之中,探个究竟。

    然而此刻,幕毅已经带着蜚兽,早已经远离了这座佛寺。

    “火猿,过来此地!”半路上,幕毅在心底快速传音说道,而在不久后,火猿的身影已经飞到了幕毅的身旁。

    “幕毅,还好你总算出来了,你没受什么伤吧?”火猿担忧地问道,他在外面非常焦急地等待幕毅,无奈他的神识难以探查到那一座地下宫殿。

    这一刻,火猿快速飞入到幕毅的体内,但猝然间,火猿感受到幕毅的体内传来一阵冰寒而极为陌生的气息。

    “你体内怎么有这道力量,这是异兽的气息?幕毅,你体内怎么会有其他异兽?”火猿惊呼道。

    这难道是幕毅所说的蜚兽,这次幕毅把它给带出来了?

    “我们先离开南陈,这件事再慢慢和你说。”幕毅快速喊道,他的身影极速朝着南陈的边界飞过去。

    .......

    .......

    一天后,幕毅已经离开了南陈,但他没有直接返回北周,而是再去一趟官渡禁地。凭借这甄宓幽皇的令牌,他一路畅通无阻,很快就来到了那一座如仙境般缥缈的行宫之中。

    幕毅面见了甄宓幽皇,他和甄宓幽皇交谈一番,但内容无关紧要,只是简单说明北周的情势和幕毅的计划罢了。

    甄宓幽皇对幕毅的计划也没有任何意见,只要幕毅能在他们约定的时间内,将完整的《洛神赋》交给她即可。

    同时,幕毅询问淝水幽皇留下的那道符文,甄宓幽皇却从未见过这样的符文,就连幽灵能画符这一事也颇为诧异。

    待幕毅离开时,甄宓凭借幕毅体内的天书《洛神赋》之力,再次见到了曹植天神的虚影,而这次,那曹植天神的虚影停留的时间延长了十倍之久。

    毕竟,现在幕毅的修为提高到二星天师的修为,而且对天书的掌控也更为熟练了。

    在幕毅离开官渡禁地之前,他再次从那条灵河中取出了大量的灵河之水,这才是他来官渡禁地的最终目的。这些灵河之水是火猿和寒兽修炼的绝佳物质,当然,这个也是蜚兽恢复身体的绝佳之物。

    次日,幕毅已经回到了北周的长安城内。

    然而,正当幕毅踏入这座长安城时,他感受到极为不同的气息。幕毅虽然知晓北周发生了剿灭三家联盟的消息,但北周境内的巨大变化,让他顿时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