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 魔傀> 第二十六章:受惊的神仙

第二十六章:受惊的神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遇到这种不知好歹的家伙,老神仙一个头两个大。

    “赌气的话别再说了。这里只有同伴,没有敌人。”

    “同伴?呃......”

    方笑云本想说“你当我是三岁小孩”,然而对着老神仙的眼睛,那些话无论如何出不了口。无奈他最终只好压下不满的念头,回归当前。

    “这件事得您出马。”

    “责无旁贷。”老神仙神情慨然:“前日战败,老朽辜负皇恩,既羞且愧。苟且偷生为的是有机会......”

    “又不让您冲锋陷阵,这么悲壮做什么。”

    方笑云有点得意忘形,忘了自己的身份。他的本意是玩笑,出口才意识到伤人尊严。老神仙正在抒发情怀,被这句话怼得面红耳赤,旁边人看这一幕,心里纷纷暗骂姓方的家伙简直像条疯狗,逮谁咬谁。

    唯独苏箐心情愉快,收肩、咬牙,费很大劲儿才能忍住不笑。

    这家伙蛮不讲理,胡搅蛮缠,活脱脱一副泼皮无赖形象。偏偏就是这样,那帮滑溜溜的将官反倒无计可施。之前她在两边都吃过苦头,此时望着众人脸上的表情,心里颇有种“看狗咬狗”的畅快。

    一物降一物,土匪制流氓,挺好。

    众人各种心思,没一个拿方笑云当好人看,只有他自我感觉挺正常,顶多有点犟脾气。

    “帮忙瞧瞧这是咋回事?”不管老神仙的脸色多么难看,方笑云将蛮巫的尸体从乾坤袋中取出,丢在地上。

    “什么玩意儿?”老神仙正在调整心情,忽见一具黑气马虎的骷髅丢过来,吓了一跳。

    “调动蛮兵的法宝。”方笑云随口乱编。

    “就凭一具尸体?”

    周统领冷笑着走过来,蹲下身子仔细地看,还好奇地伸出手去摸。

    “都烧焦了,能有什么用。”

    手掌刚刚触及到骷髅,剧变忽生。一股淡淡的烟雾从手指进入,灵蛇一般向上攀爬。所过之处,皮肤焦裂,血肉成烟,露出森森白骨。

    周统领的表情僵在脸上,身体仿佛一个被戳破的气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

    “怎么回事?”

    “诅咒,是诅咒!”

    “奸细,他是奸细!”余大年仿佛梦醒了一样大喊。

    混乱中,一名将领扑上去想把周统领拉开。

    “别碰!”

    老神仙突然尖叫,从不变色的脸上神情惊恐。

    “别碰!不能碰!”

    ......

    ......

    短短片刻,周统领的右臂已成白骨,脸上密密麻麻布满黑线,眼眶里甚至没了眼珠,只剩下两个空荡荡的窟窿。

    与此同时,方笑云胸口微热,感觉到什么东西注入身体。

    那是一股蓬勃的生机,一股力量,一种奇妙转变。方笑云觉得身体里的疲劳正在消失,斗志旺盛,精力充沛,残余的伤势快速好转。除此之外,方笑云听到很多种声音,有悲愤的呐喊,无助的哀呼,绝望的悲吟,凌冽的长啸。那些声音来自不同的人,数量之多、角色之繁杂,让人无法想象。

    这是怎么回事?方笑云一头雾水。

    迷茫中,试图救人的将领缩手取刀,想要变个法子。

    “别动,退开!”老神仙跳着脚大喊。

    “周统领怎么办?”

    “他死了!退开!”老神仙暴跳如雷。

    “邪恶之物,灭其源头。”苏箐知道来龙去脉,双手搓出烈火汹汹,准备将蛮巫骷髅烧成灰。

    “谁都不许动!”

    老神仙直接跳到她身前,身体灵活得像个猴子。奇怪的是,他一直大喊大叫,却没有出手的意思。为阻止苏箐,他宁愿用身体拦截,也不肯运符或者动法。

    老神仙没空对人解释,忙回头去找有用的人。

    “方笑云!快点出手!”

    “......做什么?”

    面对突如其来的状况,方笑云与别人一样既恐惧又迷茫,任谁都能看出,他根本不知道这一切如何发生。

    “把他挪开!”老神仙连声催促。

    “这样能挪?”苏箐瞪大双眼。

    “只有他能!”老神仙大叫道。

    “......好。”

    周围一圈愤怒目光,方笑云暗暗咬牙,上前、抬腿一脚。

    蓬!

    周统领被踢到一旁,化成白骨的手臂断成两截,正在攀爬的烟雾失去目标,盘旋一周之后,方才慢慢退回源头。同一时间,那股不断朝方笑云体内注入的力量消失,脑海中忽闻愤怒咆哮,包含有无法想象的意志。

    天外一尊佛,人在地上看,远隔虚空感受一次,方笑云如遭雷击,两股战战,竟然遏制不住想要下跪。

    如此强大!

    幸好已经结束。

    “我的天!”

    老神仙一屁股坐到地上,脸色苍白,大汗淋漓。周围,吓呆的人们压抑着呼吸,没有一个人敢开口。

    漆黑的骷髅静静躺在原处,不远的地方是周统领的尸体,准确地讲,那是一具干尸。

    良久,余大年小心翼翼走过来。

    “老神仙?”

    “别问。走,全都走。”

    老神仙的脸色异常疲惫,仿佛刚刚经历一场大战。

    “方笑云,你留下。”

    ......

    ......

    将官们带走周统领的尸体,苏箐找到一块能够看到这边的斜坡,远远望着这里。用意为了提醒大家,有苏家人在场。

    所有人离开后,老神仙松了口气,用手拍拍身边地面。

    “来,坐下谈。”

    方笑云失魂落魄,脑子里一团乱。随着烟雾回归骷髅,之前出现过的一切异状而消散,但他依旧沉浸在噩梦之中,心里有无数个念头,无数个疑问,还有无数个声音。

    那个咆哮的生命,那道永生永世都无法忘记的强大意志,方笑云虽然无法对比,但他隐隐觉得,那种强大不属于人间。

    “你先歇会儿,什么都不用想。”老神仙反过来安慰。

    “这到底怎么回事?”方笑云怎能做到不想。与之前张狂的样子不同,他的声音飘忽,态度极为谦卑。

    “知道怕了。”老神仙有双洞悉一切的眼睛。

    方笑云深埋着头,偶尔会用余光瞥一眼骷髅,又像触电般挪开。

    体会过真正的恐惧,方能懂得敬畏。他就像一个顽皮的孩子,大人警告不要玩火,偏忍不住要试,结果被烧到指头。

    “你啊,叫我说什么好。”

    老神仙望着方笑云的眼神仿佛认识他很多年,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方笑云觉得他的表情很奸诈,像个人贩子。

    恐惧与贪婪是欺骗的前提,方笑云很早就懂。

    “想没想好怎么骗我?”老神仙忽然问道。

    方笑云目瞪口呆。

    “关于它的来历。你不得想个法子糊弄我?”老神仙指指地上的骷髅,神情恢复到平时模样,和颜悦色,云淡风轻。

    “刚刚你怕的要死,可怜兮兮,不就是为了偷偷想这个?没关系,啥时候想好了咱们再谈。”

    方笑云张口结舌,再一次。

    “只要编的好,谎言有时比真相管用。以往你谎话张嘴就来,关键时刻别叫我失望。”老神仙一本正经说道。

    “真没有......”

    方笑云哭笑不得,心中堆积的恐惧不知不觉中消失大半。现在他很想一脚把这个老家伙踹飞,然后拉着苏箐跑路。

    “真假都好,必须有个说法。”老神仙意味深长地目光看着他。“你说给我听,我才能给别人一个交代。”

    这番话带有很深的暗示。方笑云大概明白意思,无奈地朝苏箐的方向看了眼。

    “与苏姑娘有关?”老神仙注意到他的举动,“当然有关,必须有关。”

    你姥爷!

    方笑云心里暗骂。

    “那天,我醒过来之后......”

    把英雄救美的故事讲述一遍,方笑云基本原字原句,只隐瞒一点点东西,比如镜子,和刚刚周统领身亡时自己身上的变化与感受。

    前者为了护宝,之前方笑云已意识到镜子的不凡,如今更确信它的珍贵;至于后者,方笑云隐隐觉得自己撞到某种机会,但也可能犯了大忌,无论哪种,不说出来为好。

    “苏姑娘可以作证,这是我杀死蛮巫的法器。”

    故事讲完,方笑云主动将铁锥上缴,请老神仙查验:“我与周统领无冤无仇,也不知道他会去摸。”

    “周统领?他无所谓。”老神仙正在研究铁锥,思想有点走神,想了一下才记起来周统领是哪个。

    “人因我而死。”方笑云语气沉重。

    “依国法军规把苍云军将领滤一遍,当诛者十之七八,死个把统领算什么。”老神仙打断他,回头又道:“你的表情如此沉痛,为何老夫联想到猫哭耗子?”

    方笑云深深地低下头,心里暗骂老东西不仅长一双鬼眼,而且不说人话。

    好在老神仙毕竟不是神仙,没看破方笑云隐瞒的部分。与苏箐一样,他认为蛮巫死于巧合,方笑云洪福齐天。

    “这么说,你不是苏家的人。”

    “不是。”方笑云连连摇头。

    “这样便好。”

    老神仙停下来想了一下,再开口时,语气幽幽好似病人发出的呻吟。

    “有没有听过灭世浮屠?”

    浮屠?

    无缘无故,听到这两个字后方笑云内心阵阵狂跳。他以最快的速度搜索记忆,确信自己从没听过这个名字。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浮屠第一次撞入耳鼓就像锥子刺入内心,落地生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