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我要做门阀> 第七百零四节 融资手段

第七百零四节 融资手段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直到回到县衙,刘进都感觉自己的头皮发麻,整个人亢奋无比。

    没办法,张越描述的盛况,是任何想要有所作为的统治者都无法抗拒的致命吸引!

    以至于,他都快忘记了,此番去工坊园是为了给新丰接下来的渠道建设找资金。

    临到县衙之前,他才终于想起来。

    “张卿……”他拉了一下坐在前方的张越袖子,问道:“渠道建设的资金,怎么解决?”

    “殿下勿忧……”张越转过身来,拜道:“此事已经解决了!”

    “啊?”刘进不是很明白的看着张越,感觉难以理解。

    就去工坊园看了一下,事情就解决了?

    这也……太夸张了吧?

    张越看着刘进的样子,笑了笑,他自是清楚,西元前的人,是不可能知道后世的金融资本能玩出怎样的花活。

    想了想,张越顿首拜道道:“殿下,工坊园如今,各项产业,蓬勃发展,销路广阔,臣为殿下贺!”

    “这都是卿和桑卿、丁卿的功劳!”刘进听着,谦虚道:“孤根本就没做什么……”

    这是事实,工坊园从建立到现在,刘进除了点头同意外,就一直是在做甩手掌柜,也就偶尔去看看,巡查一番。

    就是张越,也没有做多少事情。

    除了最开始招商引资和规划布局外,其他大小事务,行政是桑钧,技术有丁缓。

    他除了出出主意,偶尔提供一些灵感外,没有做太多事情。

    但……

    这其实正是工坊园能发展起来的关键因素!

    工商业,最怕的就是监管和限制。

    只要统治阶级不去限制,对于工商业来说,这就是最大的利好!

    汉太宗在位之时,汉室工商经济能蓬勃发展,主要原因就是当政的黄老政治家们,松开了自商君以来套在商贾脖子上的种种限制和枷锁,让他们能自由自在的发展。

    短短二三十年间,汉室的工商业就兴盛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情况。

    爆发的商贾,携带着巨量的资金,衣锦还乡,买房置地。

    民间甚至有了素封之说。

    而那些超级商贾,更是富可敌国,敢和诸侯王比富!

    现在的新丰工坊园的作坊主们,虽然远远没有太宗和先帝时期的逍遥。

    但,比起其他同僚,他们受到的限制和监管,无疑少的多。

    只要他们按照官府的部署,按照计划进行生产、销售,就能躺着赚钱。

    官府甚至为他们生产,提供了种种便利和政策扶持。

    若这样,他们都不能迅速成长起来。

    那就只能证明,他们不适合经营产业。

    “殿下……”张越看着刘进,拜道:“如今,工坊园已经发展到一定阶段了……”

    “特别是,工坊所出的各类商品,远销关中,甚至销往关东!”

    “臣听说,许多百姓,听说是新丰所产之物便无有疑虑,立刻买下,皆以为汉有贤长孙,必不会害黎庶!”

    刘进听着,脸色也是潮红起来,看上去非常兴奋,当然,嘴上还是很谦虚的:“孤何德何能,竟能蒙父老幸爱啊!”

    张越笑着道:“殿下仁孝,父老如何不爱?”

    “只是……”他话锋一转,颇为担忧的道:“若有不肖之人,买通上下,将不合之物当成合格之物,卖往关中,令百姓受损,岂非伤殿下仁厚之名?臣窃为殿下忧也!”

    刘进闻言,立刻就严肃了起来。

    刘家的人,旁的都可以不管。

    但,在底层平民面前,却肯定会拼命的维护自己的形象。

    就如当今天子,别看他在士大夫贵族眼中,是一个穷奢极欲,挥霍无度的君王。

    史书上,这位世宗孝武皇帝更是成为一个反面典型。

    但在现在,在如今,在底层百姓眼中,这位天子的形象却好的不得了!

    随便去关中乡村,你都可以听到那些流传在农民之间的故事。

    故事通常是天子年轻时,游览关中留下的传说。

    因着这些故事传说,这位天子在关中人民心里的形象,素来很鲜活,加之他虽然在位时间很长,也搞了很多糊涂事,办了许多荒唐事。

    但他从未让自己和百姓直接对立起来。

    恰恰相反,历次出巡,这位陛下都是一路散财。

    一个喜欢发福利的皇帝,谁还会有意见呢?

    人民的怒火和不满,被其聪明的转移到了地主士绅官僚身上。

    在多数人心里,天子是好的,是爱民的,坏的都是贪官污吏、奸诈小人。

    刘进虽然年轻,但他已经被视作太孙来培养。

    岂能不懂老刘家的祖传绝技?

    所以,他立刻就问道:“那依卿之见,孤当以何行而令百姓不受折损?”

    “扣押货款!”张越抬头,看着刘进,轻声道。

    “扣押货款?”刘进眼睛亮了起来。

    “殿下,臣早在兴建工坊园之时,便已经考虑到这个问题了……”

    “如今,工坊园诸事已定,为长久计,臣请殿下许臣命新丰工商署,扣留部分货款,延期交割作坊!”张越轻声说着。

    在后世的资本浪潮里,渠道为王。

    什么沃尔玛,什么家乐福,都是大爷!

    想要供货,就要接受他们的霸王条款,货款按季度或者月度结算。

    而之后兴起的电商浪潮,更是将这个模式发展到极致。

    狗东和天喵,都是需要用户确认收货,且没有质量问题,才会给卖家结算货款。

    而现在,新丰的工商署,同样拥有这样的霸王地位。

    几乎绝大部分的工坊园产品,都是由工商署对外销售。

    所以工商署的地位,其实就是一个垄断性的央企。

    只要有一个合适的借口,工商署完全可以将部分货款,作为质量保证金予以扣留。

    以目前的销售额来说,哪怕只扣留三成,恐怕一个月也能有上千万的资金!

    加上工商署的利润,完全可以支付渠道建设和新丰的其他事务的资金。

    当然了,作坊主们也可以不同意,不接受。

    但他们敢吗?

    他们能吗?

    除了新丰,他们还能找到更好的投资地方吗?

    刘进听着,却是忽然咳嗽了一声,他当然清楚,张越的潜台词是什么?

    拿着扣留的货款来垫新丰的建设资金!

    这一手借鸡生蛋,简直漂亮!

    更不会有任何问题。

    因为,每一批的货物,都会截留一部分货款,当老货款交割时,新货款已经扣留下来了。

    在理论上来说,只要新丰工坊园的销售额在增加,那就没有任何问题。

    这些问题,刘进只是稍微想想,就能捋清楚。

    因为,这些日子,他一直在看《管子》《商君书》甚至是《淮南子》这等有些犯忌讳的书,也有阅读。

    而且,与张越相处这么久,也听过一些张越偶尔透露的所谓‘融资手段’。

    只是……

    他终究脸皮薄,所以心里面有些别扭。

    总觉得这样做,好像没节草。

    但……

    想着新丰那些百姓的眼神,他就硬起了心肠。

    “卿的意思,孤知道了……”刘进略微有些羞愧的说道:“贾人也确实需要负担一些……嗯,社会责任!”

    “卿便去将此事告知桑钧罢……”

    “从下个月开始,工商署截留各作坊应得货款三成为保障,以一月为期,一月后倘无问题,再交割与作坊……”

    这也就是他脸皮薄了,若换了当今天子,恐怕这些截留货款不在账面上呆个半年,那些作坊主休想拿到。

    张越听着,立刻顿首拜道:“诺!臣谨奉命!”

    新丰是这位长孙殿下的食邑县,县内事务,他可一言而决,不需要禀报京兆伊或者丞相府。

    这也是新丰的灵活之处。

    “殿下……”张越抬起头来,看着刘进,笑道:“臣要先行恭贺殿下了……”

    “陛下已经制诏,欲在年后,广殿下食邑之地为四县!”

    此事,其实在大朝议之后,就已经人尽皆知了。

    刘进上殿旁听政务,并接受了群臣恭拜,这意味着,虽然没有正式建储诏书,但在事实上来说,群臣都已经认可了刘进为国家元储的地位。

    既然是元储,一个县的食邑怎么够?

    所以,增加食邑县,给长孙练手,在散朝后立刻就成为了朝野共识。

    等刘屈拜相,上官桀上任太仆。

    新丞相新气象,澎候刘屈执掌丞相大印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联手九卿和文武大臣,上奏天子说:长孙仁孝,中外皆知,为宗庙计,臣等昧死以言:陛下宜当广其臣属。

    天子自然从善而流,接受了这个奏疏的建议,命‘尚书令等祥言其事’。

    这些天来,大体的安排,也已经确定了。

    除临潼外,新丰对岸的万年县,还有在骊山后面的鸿门县,都要划归到刘进麾下。

    如今这个事情,还只限于高层知道,但再过三个月,就会明诏天下。

    刘进呵呵笑道:“皇祖父大人爱幸,孤战战兢兢,往后还要拜托爱卿尽心辅佐了!”

    “殿下,臣以为,殿下当召回各亭官吏,商议参详此事!”张越适时的提出建议。

    “可!”刘进从善而流。

    他和张越此番回新丰,除了处置政务,最大的目的,就是要将这个事情暗示给上上下下的人知道。

    顺便,再发一波红包。

    所以,这次回来,刘进可是带来了价值数百万的黄金珠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