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我要做门阀> 第五百零六节 烽火逐塞(2)

第五百零六节 烽火逐塞(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张越看着众人,微微笑着道:“诸君不必担心……”

    “前时公考之时,本官就已经有所准备了……”

    “现在新丰有司,别的可能还缺,但独独不缺,能训练人民的官吏!”

    上次新丰公考,最后录取了两百三十七名官吏,分散在工商署、县尉、县衙以及地方乡亭之中。

    这些人已经经过了张越的调、教,知道了一些近现代的军队操典常识。

    而张越最近这两个月也没有闲着。

    一方面,他日常阅读霍去病的书稿,在长安之时,更隔三差五去找赵破奴聊天,借阅了这位老将的许多书稿。

    对于当代汉军的训练、操演、编制也已经了然于胸。

    另一方面,兰台的大量藏书与报告,也为他提供了大量军事知识。

    虽然,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上过战场,更不懂为将之道,指挥的艺术。

    但是……

    军事理论知识,却已经无比扎实了!

    在扎实的军事理论知识的基础上,结合后世近现代军队的操典,张越甚至开始私底下悄悄撰写汉家的《步兵操典》,打算将自己看过的霍去病、赵破奴乃至于兰台藏着的许多名将、老将的练兵心得总结起来,进行改良、规范。

    使之成为一部标准的指导性的练兵之书。

    这次冬训,正好拿来实践一下。

    也好发现问题,改正问题。

    “可是……”陈万年起身,微微皱眉,拱手问道:“侍中,若要组织如此规模的军事演练,下官担忧,恐怕百姓不会很乐意……”

    这也正常,新丰承平日久,除了那些醉心军事,靠着军功立家的家族外。

    其他人对于军事的热心程度不高。

    虽然,在社会上尚武成风,百姓也普遍希望自己的子女,能掌握一些军事技能。

    但,假如肚子都吃不饱,谁还有心思去练习武艺?

    再一个,新丰的百姓,因为长期贫困,营养不良的比例很高。

    贸然让他们投入一场可能消耗巨大的军事训练之中,百姓恐怕会有意见。

    张越听着,却是微微一笑:“告诉百姓,就说此番冬训之后,将要立刻兴修水利,官府将优先选用那些在冬训之中表现出色的勇士!”

    对于人民,张越知道,无论是哪个时代的人民。

    诱之以利,就是解决一切问题的良方!

    若现在,他能拿出手的最大的胡萝卜,当然非‘修水利’不可了!

    要知道,这兴修水利可是有工钱的,而且官府还包两餐,发给衣物和其他劳动工具。

    故而,每次官府组织大修水利,人民从来都是无比踊跃的!

    这种既能省下粮食给家人吃,还能赚到五铢钱的事情,谁不喜欢?

    只是,长期以来,国家的水利工程的用人问题,一直被地主豪强们所把持和垄断。

    这些家伙蓄奴的动力来源之一,就是可以靠将奴工送去水利工地或者边塞修路、修长城!

    而且一次赚两份工钱一份是国家给的,一份是征调民夫给的责庸钱。

    简直赚的不要太爽!

    这次新丰传出了要大修水利的风声,不止新丰境内,几乎整个关中的地主豪强都已经盯上了。

    只是,张越早已经打定主意,会将这个事情,留给广大的新丰农民。

    让自耕农和中小地主们来赚这个钱。

    借此给中产阶级补血回魔,好让他们能发展壮大。

    一听张越这话,其他人都是窃窃私语起来。

    不过,新丰目前的情况,非常好。

    几乎百分之九十的官员,都是新提拔和新挑选的。

    与本地地头蛇们没有什么牵扯,故而,大家也都只是议论议论而已。

    并没有人反对。

    “正要和侍中谈水利的事情……”陈万年也只是顿了顿,就拱手拜道:“侍中此去长安将近半月,下官等在新丰与诸乡亭三老、士绅商议兴修水利之事……”

    “只是……下官等愚钝,遇到了许多问题,还请侍中提点……”

    “说说看……”张越起身问道。

    “主要是,下官等不知道,这些渠道,该如何修建……”说这个话时,陈万年羞愧的低下头。

    在场的很多官吏也都是一脸尴尬。

    本来,张越离开新丰后的最初几日,大家还是很开心的。

    因为,他们发现,似乎自己的能力也很强啊。

    县中事务,都被打理的井井有条。

    以至于陈万年有时候在心里面想着:“或许,吾也可以独当一面了……”

    贡禹王吉等人更是飘飘然,觉得自己已经学的差不多了,将来完全出任地方郡县长官,造福一方。

    直到,当大家伙开始准备筹备水利建设的准备工作时,忽然坐蜡了。

    虽然‘张侍中’跟大家伙一起规划了许多条渠道的线路,甚至还定下了最初几条开工渠道的地址。

    可是,当众人初初开始接触时,准备撸起袖子大干一场时,他们才愕然发现。

    他们其实根-本-不-懂-怎-么-修-水-利!

    别说陈万年,就是贡禹王吉甚至是新丰本地的乡绅们,也是挠着头,急不可耐的左思右想,却想不出办法来。

    本来,在没做这个事情以前,很多人都觉得,修渠道嘛?谁不会?

    就是挖坑而已。

    也只有等到真正动手准备的时候,他们才发现,需要做的工作,似乎有很多很多!

    而新丰县的地质情况,又非常复杂。

    最最重要的是他们没有前人经验可以借鉴。

    在过去,大家关注的焦点,从来都是郑国渠、龙首渠、六辅渠这种超级工程。

    像新丰这样的小水利,最长撑死也就十来里的小水利,几乎无人问津,也很少有人研究。

    于是,怎么修?修多大?多深?用什么材料?怎么设计?

    一无所知!

    本来,若只是单独一条,可能硬着头皮也就上了。

    但偏偏,整个新丰的水利渠道,最终将要连成一条网络!

    这就……

    让人有些无从下嘴了。

    哪怕是陈万年这样的积年老吏,也是两眼一抹黑,根本不知道从哪里下嘴?!

    也是直到这个时候,众人才猛然清醒,为自己的自大与无知,深感惭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