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我要做门阀> 第四百四十二节 恐怖的少府(3)

第四百四十二节 恐怖的少府(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少府各署的积极,让在旁边的公孙遗看的目瞪口呆。

    在他的印象里,这些家伙似乎从来没有积极过。

    譬如哪位考工令郑雍,自打他上任以来,就一直窝在考工署,看上去笑呵呵的,你说什么他都说‘诺!明府说的是,下官唯命是从……’。

    然后第二天,他发现,自己吩咐的事情,考工署压根就没有理会。

    再去找对方,人家依旧笑着说‘诺!明府说的对,下官这就去督促……’

    等到第三天,人家依旧如故,摆明了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如此三番,公孙遗欲仙欲死,却拿他没有半分办法。

    司空令夏侯授,比起郑雍要好一点。

    但也好不到那里去。

    不管什么事情,到了夏侯授那里,起码先打个对折。

    就算这样,还习惯拖拖拉拉,折腾个四五天,才会把事情办完。

    就这还是在自己这个少府卿每天督促和催促之下,才有的结果。

    要是不天天催促,鬼知道司空署的人,会不会他布置下的事情丢掉一边?

    但这两人,却还是少府十六署之中公认‘最体贴上司的’。

    最起码,他们两个还是会给少府卿,哪怕是守少府卿面子。

    还会敷衍一会,表演一番。

    其他家伙,是连敷衍都懒得敷衍。

    尤其是东西织令和东园令,眼睛是长在头顶上的。

    想要他们配合做事?

    没门!

    但在现在,曾经每天都是‘诺,明府……’的郑雍,将口头禅丢到一边,拍着胸脯,张口就是‘考工室三万七千余人愿为侍中效命’。

    最爱讨价还价的司空令夏侯授,现在也忘记了祖传绝招,拍着胸膛保证‘司空署可以承担所有任务’。

    就连向来高冷,不怎么理他这个守少府卿的东园令与东西织令,现在也都纷纷暗示,自己虽然可能帮不什么忙,但是假如侍中有需要的话,那么自己这两百斤随时听候差遣……

    这让公孙遗看的蛋疼,心里面更是怨念不已。

    但反过头来想想,他却发现,这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或许能借此,在少府卿内部建立起权威来。

    便清了清嗓子,起身道:“诸君都不要吵了……”

    他看向张越,问道:“不知道侍中公打算让少府怎么配合?”

    众人闻言也都停下争执,看向张越。

    张越笑眯眯的看着他们,在心里面张越心如明镜恐怕除了已经与自己有了利益纠葛的考工室外,其他人多半是在演戏。

    而且是演给自己身后的天子看的。

    真要以为这些人已经被自个的王八之气所震慑,变成了一个个听话的小弟……

    那就是痴人说梦。

    但是……

    无所谓!

    张越看着他们,在心里面想了想,就笑道:“诸位明公对天子,对汉家社稷的一片赤诚与忠心,真是令本官见而生敬!”

    众人听着,脸上都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张越却是继续说道:“此番,自西南诸国与临邛道之间转输关中的头、蹲鸱很可能将有数百万石之巨!”

    说到这里,张越也不得不佩服老刘家这笔买卖做的漂亮。

    只是用了几个爵位,就能引动西南诸国与蜀郡、汉中的商贾豪强们,争先恐后的向关中转输物资。

    尤其是西南诸国!

    张越可听说了,现在整个道上,都满是驮马、牦牛与鹿车。

    整条岷江与西汉水上,飘满了竹排。

    很可能未来两三个月,在大雪封山之前,从褒斜道上,会有数百万石的物资运抵。

    但长安却连一个五铢钱可能都不需要掏。

    对方大约也不想要长安的五铢钱。

    这些人瞄准的是,汉室的爵位、天子的嘉奖以及赏赐。

    那可比五铢钱值钱多了尤其是对西南地区的诸国贵族们来说。

    五铢钱,在他们哪里没啥用处。

    连黄金,也就那样了。

    他们需要的是,汉室出产的布帛、丝绸、食盐、铁器,以及来自汉天子的嘉奖。

    而如此多物资涌入关中,若是换一个朝代,恐怕也没办法搞定这么大的工作量。

    但汉室则不一样。

    张越看着众人,道:“欲将如此多数量的头、蹲鸱,变成粮食,需要大量人力!”

    “越多越好!”

    “所以……”张越咧着嘴,笑着对他们道:“无论是考工署还是司空署,仰或者胞官署,都不需要担心没有事情做!”

    几百万石的头、蹲鸱,堆在一起,足够将渭河拦腰截断!

    而要将它们变成食物,在这个时代,也没有其他什么好办法。

    只能简单粗暴的用大量人力,以手工将它们制备成食物。

    “恐怕到时候,说不定还要请东西织令与东园令也抽调人手帮忙……”张越说着就起身对众人拱手作揖,拜道:“此事事关社稷安危,宗庙稳固,还望诸公大力协助!”

    众人一听,各自看了看,也是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发觉,这个事情似乎比想象中要难一些。

    但……

    有什么关系呢?

    少府卿就是人多!

    尤其是奴婢多!

    众人纷纷拜道:“谨闻侍中之令!”

    张越点点头,对郑雍问道:“郑令君,考工室最多可以抽调多少人手?”

    “若只是人手,而没有什么技术要求的话……”郑雍琢磨了一会,道:“三日内,考工室可以抽调至少八千奴婢候令!”

    “那司空令呢?”张越又问道。

    “回禀侍中,倘若侍中多给两日时间,下官可以在五日内抽调三万奴婢!”夏侯授毫不犹豫的说道。

    张越听着,脸上的肌肉差点没有抽搐。

    三万奴婢?!

    老刘家果然不愧是天下头号奴隶主啊!

    夏侯授却是昂着头,道:“若侍中再给下官半个月的话,下官还可以从雒阳、河内、河东以及晋阳再调三万奴婢入关……”

    比人多?

    谁也比不过司空署!

    因为司空署除了烧砖瓦外,还有一个工作修城墙、要塞。

    发起狠来,司空署甚至可以抽调天下刑徒、赘婿,发起一场战争!

    张越闻言,连忙摆手,道:“那倒不必了!”

    再来三万张嘴巴进关中抢粮食吃?

    张越可还没有疯!

    “胞官署呢?”张越继续问着。

    “回禀侍中,下官马上就能召集五千壮丁,听候差遣!”杨夏却是有些精神低落,比人力,主要靠屠宰和舂米的胞官确实不如司空、考工、东园、东西织令这些大块头。

    人家可是动辄几万几万的奴婢。

    而胞官却没有多少……

    “不要紧……”张越看着他,笑道:“此番,胞官只需充当监工与指导就行了……”

    头与蹲鸱,都得经过烹煮加工。

    而厨具最多的,就是胞官了。

    接着,东西织室与东园署,也都各自表示,可以支援几千奴婢当苦力。

    由是,张越在心里稍微算了一下,发现,在三天内少府就能给他提供至少五万的劳动力。

    真是让他感觉震怖、恐惧!

    同时,张越也算是明白了,为何秦代的时候,关中还是八百里秦川,可以支援天下。

    到了汉季,反倒需要三河地区转输漕粮了。

    恐怕这少府庞大的非农业人口,是其中的关键。

    遍布关中的,将近二三十万的,脱离土地生产的人口。

    一年下来,起码吃掉几百万石粮食。

    而这只是国家控制的手工业奴婢。

    大商贾们控制的奴婢与游侠们的数量,恐怕也少不了。

    这样在关中就形成一个巨大的脱离农业生产活动的群体。

    在封建社会,尤其是汉室这种刚刚进入铁器时代的封建王朝,凭空多了这么多没有直接从事农业的人口。

    关中农民,哪怕再牛逼,也无法满足他们的粮食需求啊。

    但汉室的强盛,也同样是建立在这样庞大的非农群体身上的。

    他们生产、制造并发明各种先进武器、技术,让汉军可以追着匈奴人打。

    他们制造和生产的盐铁商品,通行天下,让国家掌握了巨大的财富。

    可惜的是,生产力的低下,令这个庞大的体系,连维系都是无比艰难。

    再想创新、开发和提高生产技术,已是力有未逮。

    看来,未来得在少府身上多花些力气了。

    或许可以尝试一下,将之往康采恩或者托拉斯的方向诱导。

    带着这样的念头,张越的笑容就更加灿烂了。

    他笑着对众人道:“明日将会有第一批头、蹲鸱运抵上林苑,届时,请诸公各抽调一百名精干之士,听我号令!”

    将芋头变成粉丝,将魔芋变成魔芋豆腐,或者魔芋粉。

    这些事情,其实就是一个窗户纸,捅破了就没有什么稀奇的。

    张越自己的时间也很紧缺,他不可能跟诸葛亮一样,什么事情都要亲力亲为。

    无论是他受过的黄老思想熏陶还是后世的公务员思维,都告诉他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事情交给下面的人去负责。

    自己只要管好人事,抓住权力。

    有功就赏,有过就罚。

    如此,既轻松又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所以他打算将相关工艺教授给人,等这些人学会了,再教给其他人。

    众人听着,纷纷拜道:“诺!谨遵侍中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