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我要做门阀> 第三百七十二节 天子的难题(2)

第三百七十二节 天子的难题(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张越挠了挠头,对这个问题自然感到棘手无比。

    现在天子的态度,分明是想鱼与熊掌兼得。

    又要当婊子,还想立牌坊,这简直是……

    一副丑恶的帝国主义嘴脸啊!

    不过……

    张越喜欢!

    诸夏的帝国主义与欧陆的帝国主义是两码事。

    欧陆帝国主义者,外残内暴,既对殖民地敲骨吸髓,又将本国人民视为猪狗牲畜。

    但诸夏的帝国主义,却非如此。

    哪怕是现在被批倒斗臭,都快与桀纣相提并论的秦政,其实对于底层人民,也充满了脉脉温情。

    而秦之亡,与其说亡于暴政,倒不如说因为秦的基本盘老秦人抛弃了秦庭。

    刘邦能得天下,除了山东老兄弟们给力,不离不弃外,最大的物质保证,就是关中的老秦人们提供的。

    至于如今的汉室,在未来的史书上,虽然被批评为‘穷兵黩武’。

    然而在事实上,战争的人民的影响,甚至还没有脚下这座建章宫修建之时来的大。

    相反,战争甚至促进了经济社会的发展。

    正是通过战争,汉室的冶铁技术和冶铁规模不断扩大。

    随之在中原地区和北方,大规模的铁器农具开始被应用。

    未来赵过推行二牛抬杠技术,也是因为汉室通过战争,得到了大量耕牛的缘故。

    是故,中国的帝国主义,还真干不出外残内暴,对外欺凌,对内镇压的事情来。

    历史上所有开疆拓土的帝王,在其赫赫武功的同时,其文治水平也不差。

    商汤、周武、周公、成康、周宣、齐恒晋文,以及之后的魏文侯、魏武侯、齐威王、秦孝公等先王先君们,皆是内抚百姓,外征敌国(夷狄)。

    哪怕是秦始皇和当今这位,其实在文治方面,也是鲜有人能及。

    旁的不说,书同文、车同轨的秦始皇和罢黩百家独尊儒术,实行盐铁官营,将郡县制贯彻到底的当今。

    于诸夏的人民和士大夫们,对于君王和国家,有着异常苛刻的要求。

    失道者,就会灭亡。

    而生活在这片土地和成长在这个社会里的君王,哪怕再怎么残暴、昏庸、无能,有一个事情他们清清楚楚四海穷困,天禄永终。

    国家失道,神器易主。

    夏桀自称自己是太阳神,结果,他的人民高呼着‘时日皆丧,吾与汝惧亡’,不惜与之同归于尽,也要干掉这个太阳神。

    周厉王觉得自己很牛逼,不顾他的人民的意见,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又横征暴敛,虐待百姓,于是他就只能去彘地养老了。

    是故,诸夏的帝国主义者的信条,从来都是内王外霸,内诸夏外夷狄。

    就像诗经所言:民之质矣,日用饮食。群黎百姓,遍为尔德。

    君王天子的责任,就是要喂饱自己的子民,让他们吃饱肚子,不受饥寒。

    对于这样的帝国主义,张越如何不喜欢?

    只是,天子的要求,确实是有些为难。

    但倒也不是太难解决。

    “陛下……”张越抬头,看着天子,轻声问道:“陛下可曾听说掩耳盗铃这个典故?”

    “嗯?”天子听着,有些疑惑,问道:“卿此言何意?”

    “楼兰君臣可知其质子为廷尉加以蚕室之刑?”张越轻声问道。

    “不曾……”天子摇摇头。

    楼兰与汉长安相距数千里,别说楼兰人,哪怕是汉家大将李广利不也没有听说过这个事情吗?

    “那,陛下命大臣护送质子回国,楼兰人安能知王已为蚕室之人?”张越说道:“而质子既已为蚕室之人,其必惧他人知晓,尤其是必惧其国人民知晓此事!”

    天子听着眼睛一亮,这倒是一个办法。

    楼兰质子自己没了小勾勾,这是事实。

    但楼兰人不知道啊。

    只要汉室能捂住楼兰人的耳朵,不让他们知道,那么楼兰人又如何知道自己的新国王是个太监?

    更妙的是,这个质子肯定不敢将这个事情告诉其他人。

    他只要敢说出去,那他这个国王也就别想当了!

    出于人性的自私,他恐怕会比汉家更渴望保守秘密。

    为了王位,他恐怕什么事情都敢做!

    唯一的问题在于……

    这么做似乎有些不地道。

    将来青史之上,他恐怕少不得要被人评头论足一番。

    这却是有些麻烦啊!

    张越也知道,他看着眼前的天子,心里头太明白他的想法了与他曾经伺候过的几位领导一样,上位者们啊,只要不到火烧眉毛之时,面对问题他们的想法,总是既想要面子,又想要好处。

    但婊子易当,牌坊难立。

    这是千古难题。

    好在这个难题在后世已经被攻克了。

    张越俯身拜道:“陛下不妨再为楼兰质子觅一贤妻,以为贤内助,古者姜齐氏为武王后妃,绥德六宫,天下称善……”

    “臣闻之,诸邑公主如今守寡在家,陛下不妨特诏加恩,以诸邑主尚楼兰质子……”

    “如此,楼兰质子之世子,亦可得立……”

    这实际是腾笼换鸟了。

    用一个诸夏贵族置换掉楼兰王族的血统。

    还没有任何人能找出毛病来。

    但天子却是看着张越,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心里面他很明白,张越恐怕是在报答卫皇后了。

    卫皇后一生共有一子三女。

    长女卫长公主先嫁给了平阳侯曹襄,继续刘氏与平阳侯家族的联姻传统。

    曹襄死后,被他下诏嫁给了五利那个大骗子,在天下人面前蒙羞,最终郁郁而终。

    次女宣阳公主的婚宴也十分不幸,先是嫁给了昌武侯单德,但这位君候是一个二货,生平最爱就是与人决斗。

    结果,元朔四年,他在长安与人决斗,误伤了一个围观的吃瓜群众。

    更可怕的是那位吃瓜群众还死了……

    这就是大罪了!

    所以,单德被处死。

    其后宣阳又尚了好几个列侯,但最终结局不是合离就是寡亡。

    其一生无子,凄凉无比的死在了戚里的公主府。

    于是,卫皇后就剩下一个女儿三女诸邑公主在世。

    但……

    这个女儿却自小叛逆,与阳时公主一般,养了无数面首。

    更可怕的是她也卷入了这次巫蛊之案中,有证据显示:诸邑公主知道阳石公主在家养了巫师,行诅咒之事。

    这就太尴尬了。

    若按照汉法,哪怕是公主,纵然其母是皇后,兄长是太子,也难逃一死!

    没有人能救得下!

    甚至可能将是族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