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我要做门阀> 第三百五十七节 巫蛊之祸?(4)

第三百五十七节 巫蛊之祸?(4)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逆子!”公孙贺甚至都没有等到张越说完,就怒不可遏的看向了公孙敬声,在心里面破口大骂:“汝是真的铁了心要害死吾家这上下数百口吗?”

    贪污不算什么。

    谁没拿过好处?

    但,侵吞北军军费……

    这是自取灭亡,自找死路了!

    别说是公孙敬声这样一个区区太仆了。

    便是他,甚至是汉家历史那些威名赫赫的名相权臣。

    也从没有人敢把爪子伸向北军,伸向北军军费。

    这是要死全家的事情啊!

    北军拱卫京畿,更负责宿卫宫廷。

    这百年下来,早已经在宫内宫外,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利益集团。

    这个集团的力量,强大无比!

    连天子对北军,都要连哄带拉。

    他曾担任太仆十几年,拿的贪得东西,多的车载斗量。

    但,北军的钱,他连一个五铢钱也不敢动!

    因为他知道,动了就会死。

    但现在,公孙敬声却把爪子伸向了北军。

    公孙贺现在只想仰天长叹,恨自己当年,怎么没把这个畜生射到墙上!

    更紧要的是……

    公孙贺微微抬头,看了看卫皇后和太子的脸色。

    然后,他就看到了皇后的身体,都在因为愤怒而颤抖。

    “皇后恐怕以后都不会信我了……”公孙贺低低的叹息了一声。

    在今天之前,他费劲无数心思,拉下老脸,动用了很多关系,才请动皇后来居中调和。

    却没成想,事到临头,发生了公孙敬声瞒着他去给那个张子重添堵的事情。

    没办法,只能星夜入宫,七十多岁的人了,还得跟个小年轻一样,在皇后面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说自己教子无方,说自己有愧长平烈候,请皇后恕罪,终于让皇后动容,不因为这个事情而迁怒,继续为他作保。

    好嘛……

    现在一切都毁了。

    在皇后心里面,他公孙贺肯定成了一个言而无信,满嘴谎言的小人。

    哪怕这次危机能够渡过,未来太子顺利登基。

    他公孙贺,也将没有任何用武之地。

    皇后不会再信任他了。

    这是最可怕的事情!

    想到这里,公孙贺就一咬牙,对公孙敬声喝道:“逆子!吾要与汝断绝父子关系!”

    除了公孙敬声,他还有四个儿子,七个女儿,二十一个孙子和三十多个孙女。

    但能带给公孙家族利益的,却只有一个皇后。

    公孙敬声也是吓尿了,立刻就趴下来,哭着道:“父亲救我!皇后救我!家上救我!”

    若是被执金吾带走,等到明天,他就再也不是大汉太仆,九卿之一。

    再也不能享受那荣华富贵,锦衣玉食。

    相反,他将锒铛入狱,被关进船狱,甚至可能再也见不到太阳了!

    恐惧让他瑟瑟发抖,难以自抑,于是他丢弃了所有颜面和架子,甚至爬到张越面前,哭着磕头:“侍中公!侍中公!求您救救我吧,求您去陛下面前给我说几句好话吧!”

    他实在是太怕了!

    因为他知道,只要执金吾去将太仆的帐翻出来。

    那么……

    他就必死无疑了!

    从他接任太仆开始,每年他都在悄悄的挪用北军军费。

    最开始,是几十万,百来万。

    然后是几百万,上千万。

    发展到近年,北军军费经太仆下拨部分,起码有三分之一,被他截留。

    然而,他能有什么办法呢?

    太仆衙门掌管天下马政,负责供应汉军战马和皇室用马。

    每年少府都会将一大笔资金转拨太仆,用于养马。

    但问题是当他接手的时候,整个太仆衙门,上上下下都烂了!

    各地马苑和马厩,统统荒废了。

    从上到下,每一个人都在忙着捞钱。

    少府拨来的钱粮,还没入账,就已经差不多清洁溜溜了。

    而他作为太仆,也要吃,也要开销,也要粉饰太平。

    但少府拨的钱粮,早就已经被人瓜分的干干净净。

    而瓜分这些东西的人,不是他父亲的旧部,他的叔伯辈,就是卫家、公孙家、石家的人。

    哪一个他都没办法动!

    怎么办呢?

    当然只能从北军军费上动手脚拉。

    反正北军历年都要换装,每年都要报废大量军械。

    很多军械,在公孙敬声看来,完全可以再用几年嘛。

    譬如弓箭啊弩机啊箭矢啊,省着点用,少训练几次,就可以了。

    但如今,东窗事发,他才真正感到了害怕。

    北军有多么强大,他很清楚!

    旁的不说,北军六校尉,任何一个单独捻出来,地位都不比他低。

    更别提,北军之中,出了无数的大将、列侯。

    在恐惧之中,他慌不择路。

    是根稻草都想抓住。

    张越却是摇了摇头,叹道:“太仆,还是与下官一起出去吧……”

    “执金吾只给下官两刻钟……”

    “请太仆莫要让下官为难,莫要让丞相为难,莫要让皇后与太子、长孙为难!”

    说着张越就朝卫皇后、太子刘据以及长孙刘进微微恭身,道:“请皇后、家上、长孙恕臣殿中失仪!”

    公孙敬声必须立刻交到执金吾王莽手里。

    因为,张越知道,这货可不仅仅是贪污那么简单。

    巫蛊啊!

    这可是巫蛊!

    连诸侯王碰了,都是必死无疑!

    区区一个太仆,注定是死路一条!

    哪怕他是被人冤枉的。

    哪怕他根本没有做过哪些事情。

    但,只要天子相信,他做过了。

    那他就一定做过了。

    况且,阳石公主府上挖出来的巫蛊小人和找到的巫师,已经是证据确凿,铁证如山!

    他岂能不死?

    甚至恐怕丞相公孙贺也会被牵连,公孙氏家族覆灭几乎可以预见了。

    在这样敏感的事情上,张越是不会给公孙敬声或者公孙贺任何去拖太子、长孙下水的机会的。

    所以,他轻轻伸手,抓住公孙敬声的两个肩膀,然后轻轻一提,就将他提了起来。

    接着,他笑着道:“太仆请吧!”

    就拉着他,向着殿外走去。

    公孙敬声那里肯乖乖的跟张越走。

    但,他再怎么挣扎,也挣不脱张越那两个铁钳一样的双手,他倒是想撒泼打滚,但奈何,张越手上的力气大的让他根本没有机会。

    于是,在满殿上下公卿的注视下,太仆公孙敬声就像一个小孩子般被张越提着向前走。

    自始至终,他都挣脱不动!

    “张蚩尤……名不虚传啊……”无数人在心底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