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我要做门阀> 第三十六章 来自网游的经验

第三十六章 来自网游的经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张越一开讲,就是大半个时辰。

    期间穿插着后世学来的各种技巧,譬如分类归纳法、逻辑归纳法等。

    又分享了他‘看书’时的一些心得。

    士子们听的如痴如醉,分秒都不敢分神。

    就是吕温与王进,听完也深感受益匪浅,大开眼界。

    “看书原来还有这么讲究的……”王进感慨道:“之前家里的老师怎么从来不与我讲这些?”

    吕温只能沉默以对。

    别说这位公子家的老师了,便是他父亲、他老师也从未说过还可以这么读书的!

    甚至就是董子,也不曾对门徒们如此教导过。

    想当年,董子授徒是怎么做的?

    在广川的时候,董子开讲,都是坐在帷幔之后,自顾自的讲。

    讲完了就撤。

    至于学生们是否理解?如何理解?

    董子一概不管。

    纯粹就是考验听者的天赋与悟性。

    搞得董子在广川讲学十年,结果还有很多门徒根本连董子究竟长什么样子都不清楚……

    董子都是如此授业,其他人怎么教授门徒的,更是可想而知了。

    正是因此,吕温对眼前的那位黄老学派的‘世兄’更感敬佩和敬畏。

    敬的是他的学识,他的人品和他的德行。

    畏的也是这些!

    他可是黄老学派的……

    带着非常复杂的心情,吕温高声对着正要回家的张越喊道:“世兄,世兄……”

    张越闻声回过头来,就看见了吕温,脸上立刻露出微笑。

    一趟太学之行,让他对公羊学派,至少是太学里的公羊学派的人好感倍增。

    虽然那个时候,其实公羊学派是被他架到了墙脚,他又拿出了诱饵。

    但是……

    不要忘记了,儒家历史上,可是有着一个特别著名的典故。

    这个典故叫做孔子诛少正卯。

    因言而罪,因事而诛。

    换个不要脸的,完全可以拿着这个典故,将他留在太学,甚至当场射杀!

    反正,话语权和舆论都在儒生们手里。

    是非黑白,就是他们在定。

    张越笑着迎上前去,拜道:“吕世兄,今日如何有空来鄙人这甲亭了?”

    “太学一别,贤弟风采,令吾犹难忘怀,故此特地上门,来叨扰贤弟,望贤弟莫要介怀……”吕温笑着道,连称呼也从‘世兄’变成了‘贤弟’,似乎在刻意的拉近关系。

    “吕兄说笑了……贵客临门,真是令吾蓬荜生辉……”张越也乐得如此,顺势也改口了,然后,他就看到了在吕温身边的那个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看上去,年纪与张越差不多大。

    但模样却有些眼熟,仿佛在那里看到过一般。

    “这位是?”张越问道。

    “太学王进见过张兄……”对方笑着稽首拜道:“吾闻张兄贤名已久,冒昧叨扰,还望张兄海涵……“

    话虽如此,但张越却明显感觉得到,这个年轻人的礼仪相当的生疏。

    仿佛他很少与人平辈相交,语气之中更是隐隐有着些高傲。

    “应该是某位二世祖?”张越在心里猜测着。

    这关中地界,素来就是列侯不如狗,关内满地跑。

    所以,张越也没怎么放在心里。

    甚至,对于此人与吕温的到来,张越是发自内心的真正高兴和欢喜。

    自数日前他命田、李昆仲在长水乡中广泛宣传自己开放藏书的决定后,第二天就甲亭就涌入了二三十名士子,甚至还有着从南陵县县城跑来的士子。

    接下来几日,士子越聚越多。

    直到昨日,突破了一百人。

    单单靠张家,已经无法满足和接待这么多士子的食宿和抄录工作了。

    田家昆仲和李氏兄弟就是忙死,也满足不了这么多士子的竹简需求。

    至于住宿,那就更是一个大问题。

    没办法,张越就只好广泛的发动甲亭群众。

    将士子们分流到其他家庭之中借宿,又发动百姓,一起动手,上山伐竹,编织竹简。然后将编好的竹简卖给这些抄录的士子们。

    价格也便宜,十斤竹简一钱。

    一个普通家庭,一天可以编织百斤竹简,加上借宿和伙食钱,一天可得数十钱。

    亭中百姓,见到有利可图,纷纷动员起来。

    但新的问题,也随之产生。

    不是所有的士子,都能有钱支付这每日数十钱的借宿、伙食和竹简之费。

    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维系长达半个月甚至更久的抄录。

    张越虽然通过让这部分贫困士子,教授亭里孩童启蒙的办法,暂时性的解决了这个问题。

    但,这只是治标,而非治本。

    况且,随着士子们越聚越多。

    甲亭本身的承受和负担能力,也将受到考验。

    怎么办?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成为了摆在张越面前的头号难题。

    毕竟,他可不仅仅只是想靠着开放藏书赚钱。

    若是这样的话,直接学其他豪强,对借阅和抄录自己藏书的人收费就好了。

    来一个就得给几千钱甚至上万钱,还限定时间。

    对张越来说,借此聚拢名声,积攒人望,同时影响这些寒门士子,让他们的思想和立场,接近或者说倾向于自己所期望的方向,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所以,张越才又玩出了‘分享读书技巧’的把戏。

    目的很单纯。

    一方面进一步刷声望,想通过这些士子之口,坐实自己的贤能之名。

    另一方面,就是学太公了。

    甲亭这里的‘共享书籍’和‘分享技巧’是鱼钩是诱饵。

    钓的就是吕温和王进这样的狗大户!

    打个比较形象的比喻。

    甲亭这里其实就是一个后世的手游或者页游。

    寒门士子们,是普通的非r玩家。

    吕温、王进这样的人,就是大r、土豪。

    张越坚信,只要有足够多的非r玩家聚集,大r和土豪一定会来。

    原因很简单,大r、土豪,需要一个装x炫耀的地方。所以,什么游戏非r一多,大r也会如影随形。

    而吕温和王进这样的人,岂不也需要一个类似的环境。

    所不同的是,大r们追求的是炫耀装x显摆。

    而吕温、王进们,则需要一个刷名声与刷声望的地方。

    他们需要并且一定享受被众星捧月的感觉。

    只要吕温和王进爽了,还怕他们不慷慨解囊,赞助广大寒门士子们求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