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我要做门阀> 第三百节 天梁

第三百节 天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辞别天子,张越步出清凉殿,走在这宫阙之内,到处游览。

    讲老实话,他虽然是侍中,但到现在为止,对这汉宫所知也是不多。

    大约只知道怎么进出,也大体记下了怎么从建章宫走去未央宫。

    至于其他的?

    就一无所知了。

    好在,作为侍中官,他可以通行宫廷任意一地而不受阻拦。

    甚至若有心思,还可以去永巷啊掖庭啊走一走,看一看。

    说不定就能听到许多八卦,看到很多秘密。

    不过,他对这宫里的八卦和秘密,没有任何兴趣。

    此刻走在这宫阙之中,也纯粹只是想要游览一下。

    便在这建章宫里到处乱逛,反正也不用怕迷路,逛累了随便找个人带路就可以出去了。

    在这宫阙回廊之中,走了约莫大半个时辰,张越忽然看到前方隐约有着鸟语花香,树影婆娑,定睛看去,只见一片郁郁葱葱,前方居然是一个种满了各种树木的大型园林。

    “是天梁宫啊……”张越一见就笑了起来。

    后世扬雄作《西京赋》便为天梁宫的恢弘而震撼,写道:天梁之宫,开高闺。

    不过,张越却只是感觉眼前一亮,没有多少震撼。

    毕竟,在后世类似的植物园多如牛毛,是个城市就有一个。

    只是……

    “这天梁宫里有没有杜仲、芋头之属呢?”张越忽然想起来,自己的空间里还缺一些长期培育,重点培养的镇山之宝!

    而这杜仲、芋头就有着长期培育的价值。

    前者,或许能培养出亚洲的橡胶树。

    而后者,则有潜力取代番薯与土豆。

    特别是后者!

    讲道理,亚洲的芋头,其实在淀粉含量与产量上都还算比较高了。

    对土地和肥力的要求也不多。

    当年,秦末战乱,蜀郡和关中很多人逃亡西南夷群山,就是靠着芋头挨了过来。

    由此,芋头也与汉人结下不解之缘。

    譬如说,汉室很多的酒类都是用芋头酿造的。

    后来霓虹学走了,就搞出了清酒。

    张越就记得,后世考古,从刘贺墓里不止找到了火锅器皿,还挖到了蒸馏芋头酒的器皿。

    张安世留给张越的那一批美酒里,也有许多是用芋头酿造。

    当世的士大夫们,也鼓励并带头饮用芋头所酿的蒸酒。

    盖因为,芋头产量高,占地少,而且不占农田。

    芋头酿出来的酒,经过蒸馏后,杂质少,外观好看,除了度数太低几乎没有缺点。

    “我若没有记错的,当初卓氏和程郑氏迁徙临邛,就是靠着挖芋头,攒下了第一桶金……”张越在心里想着。

    此外,还可以尝试将山药、魔芋等植物也进行培养培养。

    有着空间的大能,迟早可以培养出一种中国的土豆、地瓜。

    不过,想要做到这一点,恐怕需要数十年的功夫。

    想到这里,张越就迈步走进天梁宫里。

    此时,天梁宫中,有着两三百名宦官宫女,正在这片园林里忙碌。

    当今天子虽然近年来很少来这里游览了。

    但万一天子兴致来,要游览天梁宫,却发现天梁宫里的植被没有被精心照顾。

    到时候一句:“汝等以为朕不复观此美景乎?”

    那无数人人头就要落地了。

    所以,在这种恐惧的驱使下,天梁宫的植物,甚至比以前这位陛下常来时被照顾的还好。

    见到张越走进来,负责照料天梁宫植物的中官,立刻就被吓了一跳,他战战兢兢的趋步来到张越面前,低着头问道:“这位贵人可是张侍中当面?”

    张越点点头,如今这宫中的侍中就一个他和上官桀。

    而上官桀年纪比他大了起码二十岁,所以被人认出来不奇怪。

    “奴婢万安……”这中官小心翼翼的问道:“未知张公大驾来天梁宫有何贵干?”

    “久闻天梁宫美景,慕名来此……”张越笑着对他道:“明公可愿为我引路,介绍一下这天梁宫的诸般奇木?”

    在建章宫里,有两个植物园。

    一为天梁,主要栽种各类树木和灌木;一为饴荡宫,主要栽种各种奇花异草。

    对于那些花花草草,张越没有什么兴趣。

    但这天梁宫里的移栽的树木,他却很有兴趣。

    万一能碰上一种大有可为的树木呢?

    万安闻言,惊喜道:“为贵人效劳,这是奴婢的福分……”

    说着就带着张越在这天梁宫里走了起来。

    一边走,一边为张越介绍栽种于此的各种树木。

    当今天子在史书上被评价为‘好大喜功’,这却真不是污蔑他,是事实。

    只看这天梁宫就知道了。

    在这里,张越几乎能找到汉室疆域内所有已发行的树木。

    松柏杨柳、桃李梨枣,乃至于西域的石榴黄瓜。

    几乎应有尽有,每一样都栽了一些。

    许多在后世已经灭绝的植物,在这天梁宫中也能寻觅到踪影。

    若换一个后世的植物学家穿越至此,恐怕要乐的手舞足蹈,不想回去了。

    但张越的视线和注意力,却始终集中在那些‘有培育价值’的植物身上。

    等到将整个天梁宫游览一遍,他心里就已经有了目标了。

    “侍中对天梁宫的植物可还满意?”万安却是忐忑不安的问道:“若有不当之处,还请侍中万勿遮掩,尽管说出来,奴婢一定改正!”

    张越笑了笑,道:“天梁宫中一切井井有条,这是阁下的功劳,吾当为阁下向郭黄门说之……”

    万安闻言大喜,他费尽心思的巴结和讨好这个侍中官,不就是为了这句话吗?

    连忙拜道:“假使能得侍中美言,奴婢虽为侍中牛马亦无悔矣!”

    “吾为天子臣,举荐贤能,此吾本职……”张越笑道:“不过……”张越轻声道:“本官平素素爱摆弄各种奇花异草,万公可能为本官送几株奇木去我住所?”

    万安如何不允,当即就点头:“敢不从侍中之命乎?愿请侍中示下!”

    张越于是道:“蹲鸱(芋头)、甘薯(汉代)、思仙(杜仲)及头(魔芋)……“

    正说着,张越忽然看到一个人从天梁宫的南侧走来。

    他连忙对万安道:“暂时先各送两株至我住所……”他望着视野里的那个人影似乎就要消失,想都不要连忙丢下万安,跟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