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我要做门阀>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节 口衔诗书,手持斧钺(3)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节 口衔诗书,手持斧钺(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用了差不多七天时间,渠糜终于抵达了楼兰国都扦泥城下。

    在这里,他终于感受到了名为尊重的事物汉人派了数百名骑兵出城迎接他,更有一位将军亲来虽然这位将军只是那位鹰杨将军麾下的部将,若在过去,只是这样规格的接待,渠糜肯定心里面会有些不爽。

    但在现在,不知道为何,他却感觉与有荣焉!

    脸上甚至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我乌孙还是很强的!”他骄傲的低声呢喃着,感到无比自豪,连头都忍不住高高昂起头,炫耀之色溢于言表!

    没办法,自龟兹往东,这一路上,渠糜所见所闻的事情,让他的想法悄然发生了变化。

    甚至在不知不觉中,认可和接受了汉人确实高人一等的理念。

    不认可都没办法!

    因在这天山以南的地区,在龟兹、尉黎、轮台、楼兰之地。

    汉人的地位,高于一切!

    甚至,就算是在匈奴控制下的天山以北也是如此。

    汉人犯法,各国都没有审判权,必须移交汉人官府审理、判决。

    一个汉朝商人,就可以无视各国律法、传统、习俗,做他想做的事情。

    列国上至贵族,下至百姓,都争相以伺候和服侍汉人为荣。

    渠糜甚至听过几个汉人私底下议论的一个故事,这个故事讲的是,有一个在汉朝混不下去的落魄文人,偶然间随一个商队来到西域。

    却不想,这个在汉朝默默无闻的文人,一到西域就大受欢迎。

    随便说几句孔子的名言,就被某国国王听到,惊为天人。

    随便出个点子,就解决了该国困扰许久的某个难题。

    随便展露了一点聪明才智,就倾倒该国无数贵族之女,于是,每天晚上都有婀娜美丽的少女,来到其房中自荐枕席。

    而其靠着学到的一点房中术皮毛,杀的该国的贵女、夫人,甚至王女、王妃,丢盔弃甲,溃不成军,竟再不愿离开其分毫。

    由之,该国贵女、王女、乃至于夫人、王妃,为了此人争风吃醋,勾心斗角。

    这个故事,很离谱,非常荒唐,没有什么逻辑。

    但就是受欢迎,就是被人议论。

    一路上,渠糜起码听到了至少二三十次!

    那些汉朝的商人、官吏、士兵,有空就会聊这个故事,谈这个话题。

    话里话外,都是羡慕万分,又遐想不已。

    本来,这种故事,若只是说说,也就那样了。

    但关键是……

    艺术来源于生活!

    汉人在西域的受欢迎程度,远超想象。

    西域的很多女子,真的有一些,只要见到是来自汉朝的男人,就挪不开脚的!

    渠糜就亲眼见过,一个给他做向导的汉朝男人,在三个晚上和三个不同的女人滚床单。

    而那个向导,长的并不好看,身材也不算很健壮,出生也不好。

    他身上最贵的东西,不过是随身携带的一柄长剑罢了。

    即使如此,他却频频能勾搭上很多当地的贵族女子、妇人。

    就在昨天晚上,就又有一个楼兰贵族,将他的妻子,送到了这向导房里,原因仅仅是因为那个贵族觉得这个汉朝人年纪轻轻,便能担当大任,将来必有出息,想要提前交好……

    有了这样的身边故事和案例。

    哪怕自身没有遇到这样的好事,汉朝人也会忍不住畅想。

    而渠糜,则被彻底晃花了思维。

    虽然内心依旧傲娇,但在这个时候,却忍不住骄傲。

    这是对比出来的西域诸国,皆是汉人洗脚婢。

    独乌孙可与汉人平等交往!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乌孙的等级,高于各国,凌驾于西域诸国之上。

    这让渠糜也忍不住有些兴奋。

    感觉自己的咖位都变高了!

    似乎已经有资格与汉丞相谈笑风生,和汉朝鹰杨将军坐而论道。

    ………………………………

    在世界的另一端,葱岭雪山之下的贵山城里。

    此时,大宛人正在庆祝一年一度的酒神节,到处都是盛装打扮的妇女与不遮衣体的青年。

    芦笛的声音,随处可见,欢快的赞歌,伴随着芦笛,将节日的气氛渲染至**!

    大宛王宫里,刚刚即位不久的新王银蔡,正在欣赏着他的王后的节日装扮。

    和希腊的酒神节一样,这葱岭脚下的马其顿殖民者后裔,依然保留着在酒神节开始后的第二天,向酒神狄俄尼索斯献祭执政官/国王的妻子的传统。

    当然,这只是做做样子,表明执政官/国王愿意为了全国的利益而牺牲自己妻子的决心。

    银蔡的王后,确实很漂亮。

    至少在银蔡眼里是如此。

    高挑的身材,白皙的皮肤,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秀发。

    让银蔡看的神魂颠倒,忍不住赞美起来:“阿佛洛狄忒啊……赞美您!伟大的爱与美之神,将如此美丽的王后送到我面前!”

    王后听着,含笑不语,轻轻捻起自己的裙摆,如同女王一般,居高临下以傲慢的眼神,看着银蔡,说道:“陛下,今天我允许你亲吻我的脚趾!”

    银蔡闻言,兴奋的都要战栗起来了,马上就跪下来,和一个虔诚的信徒一样去亲吻自己的妻子的脚趾。

    王后看着自己跪在自己脚下的银蔡,心里有些反胃。

    显然,对于这个丈夫,她一点也不满意。

    主要的点在于实在太丑太矮!

    银蔡的身高,不过六尺五寸,比王后都还要矮。

    眼窝深陷,皮肤有些黑,满脸的胡子,看上去活像一个小丑。

    要不是他是国王,王后早就将他踹出门了。

    纵然如此,王后也对其非常不满,于是自然会在外面找些帅哥来补偿,所以其身边从来不缺裙下之臣在事实上,银蔡能登基,多亏了王后情人们的帮忙。

    大宛人和希腊人一样,家里面的女人有情人就和男子有基友一样正常。

    对大宛女人来说,爱情来了,挡都挡不住。

    就像神话里爱神阿佛洛狄忒不就给她的丈夫工匠之神戴了无数顶绿帽子,甚至生了许多私生子吗?

    王后强忍着内心的恶心,对着在亲吻着自己脚趾的银蔡,问道:“听说,有汉朝人来了?”

    “嗯……”银蔡却沉寂在自己王后的白皙如玉的脚趾中,含糊的说道:“都是些商人呢……汉朝使者暂时没有见到,也没有听说有要来的迹象……”

    王后听着,脸上闪过一丝厌恶,轻轻抬脚,踩在了银蔡的身体上,道:“陛下为什么不早点和我说?”

    银蔡被自己的妻子踩在脚下,非但没有生气,反而高兴的很,他笑着谄媚着道:“这又不是什么大事……”

    “汉人和我国相隔万里,只要不去招惹他们,他们便管不到我们!”

    说到这里,银蔡就从自己妻子的脚底下钻出来,道:“从前,蝉王的胆子太小了!他被汉朝人吓坏了!”

    “但我却不一样!”

    他努力的昂起头,看着自己的妻子,想要表现出自己的男子汉气概来:“即使汉朝人真的来了,我也有法子击退他们!”

    “伟大的阿瑞斯会保佑我的!”

    对于汉朝,所有大宛人都是又爱又恨。

    爱的是他们带来的财富!

    每一匹从东方来到大宛的丝绸,都能给大宛人带来黄金只需要转手卖去葱岭那边,利润就能翻倍!

    而恨的则是汉人的霸道与曾经带来的血与火!

    作为马其顿殖民者的后裔,大宛人一直是骄傲的。

    他们自傲于自己的技术、文化、信仰与强大而自律的军团。

    继承自祖先的长矛方阵,一度是他们的护身符只需要军团摆开架势,哪怕是乌孙骑兵,也占不到便宜。

    然而,十余年前,当汉朝军队跨越山与海,来到大宛人面前时,他们才发现,他们的方阵是那么的脆弱。

    无论是他们的箭雨,还是灵活敏捷的骑兵,都让大宛人吃尽了苦头。

    哪怕是曾经的坚城,也根本挡不住汉朝人的攻城武器。

    就连亚历山大大帝所建的贵山城,也没有在汉朝军队面前撑过四十天。

    所以,战争结束后,大宛人陷入了混乱之中。

    他们的骄傲与自豪,都被人踩在脚底下。

    整个王国上下,都陷入自我怀疑之中。

    但时间是抹平一切的良药,随着战争结束,汉朝大军撤回他们的国家,有关汉朝的事情,渐渐被人遗忘。

    特别是最近数年,因为匈奴人的缘故,使得哪怕是汉朝的商队,也很少能有抵达大宛的。

    于是,大宛人渐渐忘记了曾经的恐惧。

    转而有了逆反心理,对汉朝渐渐的敌视起来。

    于是,在蝉王死后,大宛高层,直接将曾经的协议丢在一边,根本不去向汉朝请示,而是内部选举新王。

    银蔡的当选,除了王后的情人们出了大力外,也与他本人一向表现出来的仇汉意识有莫大关系。

    他多次公开表达了对汉的厌弃与敌视,吸引了无数大宛贵族的支持。

    但……

    王后却是斜着眼睛,看着自己的丈夫,一点也没有被他表现出来的气势所吸引,反而满满的都是鄙夷之色。

    “你这个蠢货!”王后咆哮着骂道:“你的脑子里都是泡沫吗?”

    “汉朝人要是那么好对付,哪里能轮到你?”

    事实上,比起银蔡,王后深深的以为,自己才是那个真正适合掌握大宛国政的人选!

    银蔡?

    就是一个废物!

    一个脑子里都是泥巴和污水的弱智!

    汉朝?

    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这个蠢货要是再这么弱智下去,说不定真的会吸引到汉朝人的大军来攻!

    “陛下,你仔细想想,为什么别人会推选你来即位?”王后怒其不争的道:“蛰难、阿糜……哪一个不比你强?”

    “他们为什么不和你一样,早早的表现出对汉朝的敌视?”

    “又为什么在您即位后,就怂恿着您做那些事情?”

    “他们是在拿您当盾牌啊……”

    大宛人对汉朝的心理非常复杂、纠结,又爱有怕,又恨又亲。

    而银蔡的即位,就是这种复杂纠结心理下的产物。

    事实上,王后很清楚,其他贵族和家族,将银蔡推到前台来,就是在测试汉人的反应。

    假如发现汉朝人并不在乎什么大宛王位更替明天就会有贵族带兵入城,将银蔡废黜,自己登基!

    特别是那几个毋寡的儿子,可都是虎视眈眈啊。

    而一旦汉朝认真起来,派来使团问罪。

    银蔡就是最好的牺牲品坏事都是银蔡做的,其他人清清白白!

    都是汉天子的好臣子,汉朝爸爸的好仆人。

    可惜,银蔡却根本不知道这些,反而天真的以为,自己真的英明神武,广受拥戴了就和他一直以为王后是喜欢他的人才嫁给他一样。

    真的是蠢啊!

    王后忍不住在心里面痛骂。

    但……

    “要不是他这么蠢,我又怎么会嫁给他?”王后闪过一丝嗤笑。

    这么蠢的人,是最好的操纵工具与傀儡人选。

    这样想着,王后终于消了些气,语气也变得轻松了一些:“陛下,您现在应该立刻准备使团,带上黄金、汗血马,去向汉朝人表达诚意……”

    “就像蝉王当年一样,最好能得到汉朝人的册封!”

    “只有获得汉朝册封,您才可能真正的坐稳王位!”

    在大宛,打汉朝牌是可以获得奇效的。

    即位前,反汉可以获得支持、欢呼。

    即位后抱住汉朝大腿,可以震慑和威慑其他人。

    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更不敢随意背叛。

    可惜,银蔡怎么都想不到这些,他听着王后的话,疑虑的道:“我要是这样做,其他人会不会?”

    王后听着,整个人都痛苦了起来:“陛下,您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其他人?其他人敢和一个有汉朝册封的您唱反调吗?”

    “其他人敢冒着与汉朝交恶的风险反对您?”

    “汉朝,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主宰者啊!”

    “我听说了,就在去年,汉朝人击败了匈奴人,已经重新打通了商路,所以今年才有那么多商队来到……”

    “您想想,连匈奴都败了,还有谁可以阻挡汉朝?”

    “真希望雅典娜能将她的智慧分给您一点点……”王后最后低声叹息着。

    银蔡听着,终于开窍了,连忙道:“既然是这样,那我这就去准备组织使团与黄金、宝马……”

    他想了想,问道:“王后,您看,我准备五千金币作为贡品够不够?”

    “五千金币?”王后开始听着,还有些笑容,但听到银蔡只愿出五千金币时,整个人都要疯魔了:“陛下,五千金币,恐怕连给酒神献祭都不够吧?至少得准备五万金币才有可能满足汉朝人的胃口!”

    “五万?”银蔡目瞪口呆。

    大宛作为希腊化的城邦王国,其货币和欧陆一样有金币、银币之分。

    一般来说,大宛人的金币铸造是沿袭了亚历山大大帝的铸造之法。

    以正面为国王形象,背面为神明雕像。

    每枚金币重量大约在十五克左右。

    五万枚金币就是七十五万克,相当于七百五十公斤的黄金,换算成汉制大约是三千金左右。

    对于大宛这样的国家来说,一次拿出如此数量的黄金金币,几乎相当于一年收入了。

    对银蔡而言,大概等于他财富数量的一半。

    这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因为,大宛人生来吝啬、小气。

    “对,最少准备五万!”王后斩钉截铁的道:“不然,很难让汉朝人同意……”

    看着银蔡的样子,王后知道他舍不得这么大的手笔,只好劝道:“陛下,放心好了,汉朝人很大方的,您送的礼物越多,他们回赐的东西也就越多!”

    “上次蝉王朝贡,送了三万金币,汉朝人回赐了起码三千匹丝绸,价值超过了十万金币!”

    “真的?”银蔡终于动心了:“我这就去准备……”

    任何能赚钱的事情,大宛人都会很积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