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我要做门阀> 第一千零一十四节 争权夺利(5)

第一千零一十四节 争权夺利(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宫宴散去之时,已是人定时分。

    群臣从未央宫北阙宫门鱼贯而出,所有人脸上都挂着深深的忧色。

    “丞相……”典属国徐争快步的靠近丞相刘屈,然后长身一拜:“今鹰杨将军立,比骠骑故事,下官甚为惶恐,还请丞相教之:下官该如何面对鹰杨将军号令?”

    典属国,是汉大鸿胪下最重要的机构。

    主要负责天下藩属义从事务并指导各藩属附庸王国/部族内部的内政外交。

    一直以来,这个职务便被贰师将军系牢牢控制在手中。

    依靠着这个优势,李广利才能在河西四郡予取予求,可以随时征调大批义从骑兵补充进汉军,甚至直接从辉渠、昆邪、休屠、月氏等部征兵!

    相同的,若有人想要对贰师将军的势力范围,发起挑战。

    典属国就是首当其冲的职位!

    徐争当然明白,故而一散朝,马上就来找刘屈请教对策。

    刘屈想了一会,又看了看周围,对徐争道:“贰师将军,天子大将;鹰扬将军,亦天子之将,社稷爪牙,典属国何必惶恐?”

    刘屈拍了拍徐争的肩膀,笑道:“典属国当前第一要务,还是要将河西战事放在心头!放在紧要处!不可分心,要全力以赴,策应贰师将军的大策,为国建功,为陛下效忠!”

    徐争听着,微微一楞,马上就明白了过来,立刻拜道:“下官明白,下官谨受教!”

    现在,河西之战,已经一触即发。

    这是贰师将军李广利与刘屈的豪赌。

    也是李广利集团应对新的对手的最有力的反攻!

    为此,他们甚至不惜押上了河西过去二十多年来的稳定局面,用尽手段挑衅和刺激羌人、月氏人、匈奴人乃至于其他西域王国。

    为的就是诱导各方势力,主动来到汉军经营日久的边墙之下。

    让他们在汉军的作战范围内与汉军主动开战。

    压力虽然大,赌注虽然很高。

    但,只要赌赢,这场大战就会立刻鹰杨将军的漠北远征。

    成为甚至超过当年漠北决战的旷世之战!

    而贰师将军李广利则可以挟此大战胜利之威,重新登顶汉家最高武将的宝座,甚至拜为大将军、太尉,成为那个鹰杨将军的顶头上司。

    如此一来,自然贰师将军系就可以不战而胜。

    鹰杨将军的走狗们,将哑口无言,黯然失色,只能灰溜溜的夹起尾巴,低头称臣。

    故而,争斗的关键,根本不在这长安。

    而在数千里外的令居、狄道、酒泉、张掖、武威、居延、轮台甚至楼兰。

    只要河西之战得胜,哪怕长安这里一败涂地,战胜之日,就能立刻反攻倒算,甚至拉清单将敌人一个个清算。

    反之,即使长安能赢,只要河西败了,也将满盘皆输!

    胜负早已经不是靠着政斗可以决定的了。

    因战争而起的,必因战争而结束。

    之前,徐争关心则乱,如今被刘屈一说,马上就明白了过来。

    他对着刘屈深深一拜,然后就转身离去,看得出来,他已经重新恢复了斗志。

    但……

    徐争根本没有看到,在他转身的刹那,刘屈眼中流露出来的神色。

    那不安与忌惮的恐惧!

    “陛下根本没有采纳吾与其他同僚的建议……”大汉丞相藏在袖子里的手,有些忍不住的战栗。

    早在半个月前,不甘愿坐以待毙的他,就联合了本派系的同僚,砸下重金,疏通了宫廷关系,然后面见天子,陈述厉害,将可能的风险,以隐晦的方法,向天子报告。

    而且,以刘屈所知,参与此事的不止是他和他的派系。

    还有其他很多人,甚至包括了一些此前与那张子重关系亲密的大臣,也参与其中。

    无数势力联合起来,向天子游说。

    甚至在皇后、太孙、宫廷贵人之前,反复陈述厉害,晓以大义。

    这本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事实上,在今夜之前,刘屈一直认定,天子已经采纳了意见。

    那张子重必然将得高爵高食邑,而低配鹰杨将军的秩比。

    天子也一定会因为忌惮大战之前的厉害,而不敢冒着可能刺激河西的危险,而将那张子重的鹰杨将军莫府提到贰师将军之上!

    最多,只会是一个‘比贰师将军’。

    哪成想,今夜发生的一切,将所有先前推定的事情,全部推倒。

    一个‘比骠骑将军’的鹰杨将军,就此诞生。

    而且,是由两位宗室诸侯亲执黄钺白旄以献天子,而天子以黄钺白旄授其大权!

    更是亲口许诺‘从自上至天者,将军制之’‘从此下至九渊者,将军制之’。

    这等于授予后者,拥有征讨天下不臣,诛杀不服夷狄的权力。

    只要其领兵出外,随时随地,都可以借此特权,节制其想要节制的郡国兵马!

    包括,贰师将军的河西四郡……

    深深的长出了一口气,刘屈低下头来,咬紧牙齿。

    他明白,河西之战,他与李广利都只能胜!

    而且必须大胜之!

    小胜乃至于胜利果实不够大,都可能招致厄运!

    “茕茕白兔,东走西顾,人不如故,衣不如新……”刘屈忽然笑着吟诵起这首在民间已经广为流传的诗歌,嘴角的笑容,满是苦涩:“可怜呐!可怜呐!丈夫哪里会知旧妇怨?人不如故?喜新厌旧,人之常情呐!”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告诉了刘屈。

    当今天子,已然不耐烦了!

    不止是对李广利,也是对他!

    哪怕他才上任丞相不过八个月……

    但这位陛下,却已然按耐不住了……

    不然,他便绝不会做出这种公然打脸,公然无视丞相的决定!

    那不止是**裸的向李广利表明态度:将军请拿出将军的态度来!

    更是在对他这个丞相表明立场:朕欲建不世之功,丞相能佐则佐,不能佐,不如退位让贤!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人英候鹰杨将军张子重!

    新丰的实绩,万里远征的胜果。

    使得这位陛下,重拾了壮年的雄心壮志!

    他要立刻马上就看到成绩!

    不能给他成绩的,趁早滚蛋,让能做出成绩的人上位。

    不识趣的人……

    朋友,你听说过条候周亚夫吗?

    给你脸还不要脸,那就别活着了。

    刘氏素来凉薄!

    不管是对大臣,还是女人,乃至于兄弟手足。

    ………………………………

    张越与刘进,联袂走出宣室殿。

    司马玄、续相如、辛武灵以及匈奴的虚衍,紧随其后,亦步亦趋。

    “张卿……”刘进对张越问道:“有功将士名单,是否已经撰写完成了?”

    “回禀殿下,臣早已经将有功将士名单整理、确认完毕……”张越答道:“除司马将军、续将军、辛将军以及姑衍王外,符合上报朝堂,请求封赏的人,计有五千四百三十二人,其中乌恒、匈奴义从八百余人……”

    至于司马玄等人的军功与封赏,自是轮不到张越来报告、申请了。

    那是少府、尚书台以及丞相府的事情。

    按照惯例,他们封侯是必然的。

    就看能封多少?给什么样的地方了?

    此外,虚衍的单于之位,也是十拿九稳。

    对张越而言,关键的重点,始终是上报朝堂的有功将士名单!

    能否将名单上的人的封赏全部落到实处,能否实现所有诉求,关乎他本人的威权以及鹰杨将军的地位。

    但这个事情,需要时间。

    毕竟,几千人的封赏,几千个官职。

    一下子想要落实下去,难度非常大!

    “卿将有关名单送到孤的宫里来吧……”刘进道:“孤会亲自来操办这个事情!”

    “殿下……”张越听着,连忙道:“臣岂敢劳动殿下?”

    这事情,刘进若出面,当然是很好办的。

    三公九卿,谁敢不给太孙面子?

    拾掇拾掇,完全可以将最难安排和安置的将官,安置下去。

    但,那不是张越想要的。

    也非是张越的部下所希望的。

    靠着太孙出面,才搞定有功将士的职位?

    传出去,谁还瞧得起那些人?

    这个事情,甚至连张越都不好直接出面争取。

    这不是小事。

    正主下场,要冒的政治风险实在太高。

    更会破坏游戏规则汉室素来,就是一个养蛊的地方。

    强汉,不仅仅是精兵名将辈出。

    正坛的撕逼小能手,也是一茬茬的长。

    自高帝开始,朝堂内外,无日不斗,无日不争。

    争斗纠缠中,诞生了一个个充满生机与斗志的团体。

    当今天子在位的这些年里,更是不断上演着堪比后世宫斗剧一样精彩的剧情。

    创造出了一对对冤家对头。

    田窦婴、公孙弘主父偃、张汤庄青翟……

    能者上,庸者汰。

    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令整个国家变得极为好斗。

    一言不合,就要灭人国家,毁人城市。

    但,这样激烈的争斗,也有着强烈的后遗症。

    田窦婴、张汤庄青翟,最终都是同归于尽。

    所以,游戏规则也渐渐完善。

    到得如今,普遍承认的潜规则之一就是王不见王。

    两大派系相争,正主不下场。

    先下场者要被天下嘲笑,是输不起的low逼。

    一般,正主下场都是那种万不得已之下,破釜沉舟的决死一击。

    故而,当初公孙贺与李广利争权夺利十余年,但李广利与公孙贺却依然可以坐到一张桌子上谈笑风生,哪怕明明就在他们眼前,彼此的部下已经打的头破血流,他们却依然可以含笑自如。

    这个规则,张越不打算破坏。

    更不提,让刘进亲自下场这种事情了。

    那已经不是破坏规则,而是毁灭规则了!

    刘进却是叹了口气,无奈的摇摇头。

    这数月来,他成长了许多,慢慢的也变成了一个熟知政务的正治人物。

    所以他知道,一场空前的大战,就在眼前了。

    新兴的军功贵族们,会挥舞着他们的功勋,将一个个官职、官署,抓到自己手里。

    这场激烈的战斗,将彻底改写朝局,改变国家。

    数以百计,甚至上千的官员、贵族将黯然失意,离开长安。

    地方郡国,也将面临洗牌。

    动荡会持续数月甚至数年。

    毋庸置疑,这很招黑,也很招人恨!

    刘进真的不喜欢这样,他性格素来喜静,不爱喧哗与撕逼。

    所以,才主动提出替张越处理。

    可惜……

    微微的叹了口气,刘进知道,他是不可能说服张越,也没有理由说服张越。

    张越看着刘进的神色,就知道这位太孙殿下的老毛病又犯了。

    于是,轻声劝道:“殿下不必太过担心……”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何况,这朝堂如一潭死水,沉寂已久,是时候放几条鲶鱼进来,搅动一下这死寂的水潭,让新鲜血液流动起来……”

    张越在刘进面前素来很坦白、坦率。

    因为他知道,刘进虽然有些圣母,但不是那种优柔寡断之人。

    他的圣母病,有些类似后世那些喜欢在网上指点江山的人,回到现实,还是会拎得清的。

    刘进听着,沉默片刻,道:“孤知道啊……孤知道啊……”

    “这是皇祖父的意思……”

    “将卿与诸位,架到火上烤……也将贰师将军和丞相架到火上烤……”

    “看谁先支撑不下去……”

    张越闻言,不可思议的抬起头来,看着刘进。

    他记得,数月之前,刘进绝不会想到这个地方,更不会明悟到这个地步!

    仅凭这一点,这位太孙殿下就已经拥有了一定的正治意识与判断了。

    更难得的是,他看出来了这些问题,却依然怀有一颗仁心,想要消弭矛盾,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名声,促进团结!

    这……简直是……

    张越看着刘进,莫名的想起了那位已故数十年的太宗孝文皇帝。

    毋庸置疑,只要刘进继续成熟、成长下去,并依旧怀有这样的仁心。

    那么,大汉帝国恐怕就又将出现一位与那位太宗皇帝相提并论的君王了!

    这是好事!

    不过……

    在现在,张越觉得刘进还是应该猥琐发育的好。

    哪怕太宗皇帝,在未即位前,不也是以‘中庸忠厚’的形象,出现在外人眼里吗?

    所以,张越立刻就上前道:“殿下,陛下圣意,身为臣子,臣不敢揣测,臣以为殿下宜当如是!”

    然后,张越又转身看向身后众人:“诸公今夜什么都没有听见,对吗?”

    司马玄等人立刻低头答道:“臣等耳鸣已久,未闻有声……”

    刘进看着,忽地笑了起来,拉上张越的手,道:“卿实在多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