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重生的渣男驸马》> 第145章

第145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元鼎八年,老皇帝正式将皇位禅让给太子慕若城,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意外也算不上意外的决定,皇长公主慕若颜被任命为监国,兼任左相,兵部尚书,户部尚书,成为大周实际上最有实权的人物。

“外面在庆祝什么?”

我听到传来的礼炮声问道。

“回驸马爷今日是新皇的登极大典。”

婢女回道。

登极大典?

呵呵

我不觉苦笑。

“驸马爷您还没喝药呢。”

婢女见止戈起身往外走,赶忙追了过去。

“驸马爷,长公主吩咐您…”

“滚!”

我说着一掌向那个阻拦的侍卫披砍过去,伤口撕拉一下被我硬生生的扯开。

侍卫们怕伤到止戈不敢使出全力,且战且退,没一会儿的功夫便被打的七零八落,而止戈白色的中衣也因为伤口开裂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

“啪,啪,啪”

未乐疾步飞身越过众侍卫,趁止戈体力不支的间隙点中他的穴道。

“哈哈,哈哈,你不是很讨厌我,你杀了啊。”

我肆笑的看着为乐道。

为乐不屑的笑道,“你以为没有她保你,你还能活到今天吗?”

“我不需要她的伪善,留着我我早晚会把你们一个一个全都杀光!”

我双眼血红,鲜血顺着袖口留到青石板铺垫的地上。

“去请大夫来给驸马治伤。”

为乐冷冷道,转身离开。

*******

“你今天和侍卫发生冲突了?”

慕若颜拿过婢女手中的托盘,吩咐众人退下。

我闭着眼睛只当没听见。

慕若颜沉默片刻继续道,“你恨我?”

“你杀了我吧。”

我看向她说道。

“你知道我不会那做”

慕若颜道。

“那我会杀了你为我父母报仇。”

我说道。

“那你要先把伤养好。”

慕若颜一点也不在乎止戈眼中的仇恨,走到床边要帮他换药。

我一把将她手中的托盘打落。

慕若颜淡淡的看着止戈,屈身把地上的东西拾起放到一边。

“她来过了?”

我知道她指的是程羽倾,但没有回答她。

“呵,不自量力。”

慕若颜低语自言。

“你们的事与我无关,我要睡觉了!”

我说道。

“止戈,你可以怨我,但乐儿和擎苍呢?你难道因为我也一并不理会他们?”

慕若颜说道。

乐儿,擎苍?

慕若颜会把他们照顾的很好,而我现在的身份是叛臣之子,他们有我这样的父亲只会徒增不必要的烦恼。

况且我拿不准这两个孩子是不是也是阴谋的产物?如果是,那太可怕了,慕若颜真的爱过我吗?

嫁给我是假的,为了让我愧疚,博得我的信任不惜把自己的妹妹送给我,这么看慕若凌也是假的。

单进呢?

他是不是也是慕若颜的人?

可笑我一直想着除掉睿王,好让她的弟弟巩固太子的地位,事实上背地里支持睿王的人就是老皇帝,还有那个庆妃一族,都是老皇帝和慕若颜的局,利用淳于家收拾了他们,然后再一并收拾了父亲和我。

再也没有强大的门阀,慕家的天下终于平稳了,这就是他们要的天下太平。

哎~

“你为什么不跟我说?你了解我的,我根本不在乎那个至高的权力,你只要再等一等,等我继承了父亲的爵位,你要什么我都会双手奉上,何必杀那么多人呢?”

我喃喃道,像是自语又像是跟她说。

“止戈你累了,睡吧。”

慕若颜轻轻点中止戈的睡穴。

赢了还是输了?为了慕氏的江山,为了苍生不惜下嫁给当初那个“无赖”,她有着比男人还强大坚强的内心,不仅牺牲了自己也牺牲了止戈,换来的一切却抵不上眼前人的一个笑。

她第一次怀疑自己从小立下的誓愿,天下人真的比自己的幸福还重要吗?

乾坤空落落,岁月去堂堂。末路惊风雨,穷边饱雪霜

乾嘉二年,继位仅不到三年的皇帝,冬围狩猎时不慎堕马身亡,同年慕若颜拥立不满五岁的小侄子登基,第二年由群臣上书,亲登帝位,成为大周开国以来第一位女皇帝。

御书房~

“为乐你说他现在在干什么呢?”

慕若颜看着窗外飘散的雪花问道。

“回陛下,据探子回报他半年前在江南的一个小镇落脚开了家小酒馆。”

为乐说道,拿着一件斗篷披到慕若颜的身上。

”哦”

慕若颜转身看了眼桌上堆积如山的奏本淡淡道,“再去添一盏灯,朕今天要将所有奏章批完”

江南麓县

“哥哥。”

“嗯?怎么了?让你去买菜怎么什么都没买就回来了?”

我抬头看向慌慌张张跑进来的仙儿问道。

仙儿咽了口口水,放下手里的菜篮绕过柜台低声道,“北氐和大周要开战了,听说公皇上这次要御驾亲征。”

”哎~又要死人了。“

我叹气道,手指啪啦啪啦的拨动着算盘没有停。

仙儿见止戈不急不慢的按住他的手急道

“你不担心吗?北氐可是倾全国兵力势在必得,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北氐的主帅好像是个女的,会不会是”

“呵呵,随她们去打个天翻地覆好了,我们现在只是小老百姓这种大事轮不到我们管。”

“好啦,快去买菜,马上就要开张了。”

我半推着仙儿出门。

三年前,当我一觉醒时,身边只有一大包银钱还有我的小仙儿。

这或许是我和她之间最好的结果,远离那个是非之地,隐姓埋名过普通人的生活。

什么仇恨,什么报复,我做不到也下不了那个手,那么多年的夫妻情分我……我宁可自己死也不会伤害她吧,我们之间有太多事都说不清,恩恩怨怨的还是算了。

战火燃起,血流成河,白骨叠山,北氐和大周的这场仗一打就是五年,双方互有胜负,最终死了那么多人落了个草草收场,签订盟约,誓言永不相犯。

这一切又是何苦呢?

“哥哥你不开心吗?仗终于打完了。”

仙儿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笑道。

“开心啊,不过看这儿天恐怕又要闹灾了。”

我忧心道。

当年战争一开,我就关了酒馆,穿梭在大周和北氐之间做一些贸易买卖,也多亏早些年结识的那帮朋友帮忙,生意顺风顺水,如今也算小有名气的财主。

“仙儿,增设粥厂的事怎么样了?”

“呵呵,哥哥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这事月前就准备的差不多了,以备不时之需。”

仙儿说道。

“嗯”

我点点头。

“对了,仙儿你也老大不小了什么时候给哥哥领个妹夫回家啊。”

仙儿亲昵的挽着止戈的胳膊说“这个嘛哥哥先成亲仙儿才能早点嫁人哦,所以哥哥要抓紧了,不然仙儿就变成老姑婆了,到时候嫁不出去赖你一辈子。”

“哈哈”

*******

“胥公子真是个大善人啊。”

“谢谢,谢谢。”

“老张,多给这个老婆婆一升米再。”

“大家不要急,每个人都有。”

仙儿看着经历过天灾脸上再次浮现希望的一个个面孔,不禁由衷的笑了出来。

“谢谢胥小姐,你和令兄真是大好人啊。”

“呵呵,年轻的让一让老人和孩子。”

仙儿大声冲人群喊道。

突然熙攘的人群一下子静了下来,仙儿原本洋溢的笑脸也暗淡了。

“是她?”

仙儿认识走在最前面的就是为乐。

“别来无恙,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请仙儿小姐移步”

为乐说道。

“说吧,你来做什么?”

仙儿警惕的看着为乐道。

“哎~”

为乐叹了口气道,“陛下一月前出走了。”

“啊?”

仙儿听完眼睛登时瞪得老大,“你说什么?出,出走?”

“嗯”

为乐点点头,“我怀疑圣上此次出走是为了他。”

“不可能”

仙儿摇头讽刺道,“在陛下心里哥哥又算的了什么呢?”

“呵,是吗?”

“仙儿小姐我无心为难,陛下失踪的事朝野还不知道请你务必保密,还有如果发现陛下的行踪请尽快告知给我,我就住在城里最大的那家云来客栈。”

为乐说道。

“嗯”

仙儿应了声,看着为乐一行人离开,便也赶快回家去找小鱼儿。

“胥小鱼!”

“嗯?”

我狐疑的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是你?

程羽倾笑着走过来,抓住胥小鱼的手道,“好久不见。”

“你怎么来的?”

我警惕的看着四周把她拉到小巷里,“这里是大周境内你疯了。”

“呵呵,你还是关心我的对吗?跟我回北氐好吗?不然我留下来也行。”

程羽倾说道。

“胡闹!”

我气的甩开她的手,“我想你误会了,如果被她的人发现我跟你在一起会连累我和仙儿的。”

“口是心非”

程羽倾再也不用伪装成那个受气羸弱的女人,追上前死死的握住胥小鱼的手用略带撒娇的口吻说道,“我不叫程羽倾,我的本名叫左芊荨,父母是大周人,出生在北氐…”

“我管你叫什么。”

我不耐烦的打断她,但死活甩不开她的手。

“喂,你再不松开我喊人了啊。”

“你要是不怕我被抓走杀头的话就喊吧。”左芊荨紧了紧手有恃无恐道。

“你”

“放开他!”

额……

这声音…好耳熟…

我不说大家也能知道是谁了吧。

“哼,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不服的话大不了我们再打过。”

别看是在大周境内,但左芊荨一点也不给慕若颜面子,叫嚣的“啪”的一声,踮着脚直接亲了胥小鱼脸颊一下。

我捂着被她刚刚亲过还有湿乎乎的脸颊有点发愣,再一看慕若颜,尼玛杀过来了。